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五四運動到了,五四青年節到了


【撰文:侯鎮安】
筆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市民兼選民

五四運動到了,即是中共的「五四青年節」又到了。

1919年5月4日,北京學生抗議巴黎和會中,列強把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舉行大型示威遊行,隨後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發展成更多長期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愛國運動。相當於香港2019年5月已經開始的「反送中」大型示威遊行,隨後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發展成更多長期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共中央政府等多形式的爭取民主運動。持續至今!

五四運動資料照片

1939年,在紀念五四運動20周年時,陝甘寧邊區「西北青年救國聯合會」,決定5月4日為中國青年節(又稱「五四青年節」)。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院正式宣布5月4日為中國青年節,但並非全民假日,僅14至28歲青年可放假半天,實行至今。在香港、澳門主權移交後,五四青年節雖沒有成為法定公眾假期,14至28歲青年亦不能放半天假,但亦算逐漸受港澳兩地關注,有些紀念性活動舉辦,如金紫荊廣場五四升旗禮等。(引述自維基百科

2001年五四前夕,已有報道指中共刻意強調五四運動的愛國性質。在北大百年校慶時,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把「五四」的意義規定為「愛國、進步、民主、科學」,而在官方宣傳中又特別突出「愛國」和「科學」,民主和進步不見了。並認為,歷次政治運動和對民眾人權的迫害,使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喪盡,民族主義已經成為中共賴以苟延殘喘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段時間以來,「愛國」的陳詞濫調,充斥中共官方媒體,最後總要落實到「團結於專制政權」、「團結在以國家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這個主題上。不同於「五四」時期,今天的「愛國」是自上而下炒作出來的;由此可見,「愛國」與否,是中共憑藉借來,以操縱和控制民眾的一種伎倆。

2019年5月3日,五四運動一百週年前夕,有論者以2018年的「深圳佳士維權事件」相比,《北大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等同當年《北京學界全體宣言》,帶出要紀念這場一百年前舊中國的社會運動的原因:「五四運動是活的歷史,因為它的精神還活著,它所提出的目標還沒有完全達到(在香港至為明顯),還有更年輕的人志願為他而推動。自由、民主、人道、科學,都是永遠不會完結的事業。」

正如2019年香港爭取民主運動至今,一直得到部份國內同胞聲援與支持,部份更親身來港,參與示威遊行,不少回國後,更遭受國安和公安的盤問、起訴和逼害。同樣,一百年前,香港人也曾積極聲援和支持國內京兆地區的五四運動。2019年5月4日,五四運動一百週年,就有論者以「五四運動,關香港事!」為題撰文,描述了這段歷史:1919年的五四運動席捲全國,也波及香港;街上貼有反日、杯葛日貨的傳單和標語,一群學生從中環歌賦街出發,打著寫上「國貨」字樣的油紙傘,經威靈頓街、皇后大道及德輔道遊街,結果在皇后大道與文咸街交界被捕,最終被處罰款。其後,皇仁書院、英皇書院、英華書院等校學生響應,舉行集會,並決定成立「學生聯合會」,港英政府當局大為緊張,採取了一系列反制措施。

但是,五四運動的影響,並沒有因為港英政府的干預而停止下來;例如彭粵生等人,便在西營盤設立「策群夜義學」,並呈報香港教育司立案。他自任教員,向貧苦兒童灌輸知識;同盟會會員蘇兆徵等人則在香港成立中華海員工會聯會總會,並呈報華民政務司立案。這些早期提倡新式教育的人士和工運人士,分別為1922年的香港海員大罷工、1925年的省港大罷工奠定了基礎。1927年,魯迅來港演說;1930年代,許地山教授來港主持港大中文系,以及1937年抗戰爆發後,大批南來文化人如蔡元培、蕭紅、戴望舒等,都令新文化在香港呈現出一番新氣象。

2019年7月12日 ,有論者認為,跟2019年的香港爭取民主運動比較,五四運動兇殘得多:1919年5月4日,北京大學生三千人遊行,其中激進派「火燒趙家樓!」,他們衝入高官官邸(=張建宗官邸 )放火,順手把當時到訪的高官(=陳茂波 ),打到腦震盪!論者質疑為什麼香港建制派,不單止能夠接受五四運動的殺人放火,還能歌功頌德,但卻又不能夠接受香港民主運動示威者的有限度暴力?

五四運動當年遊行被拘捕的大學生,被視為愛國學生,回到校園受到英雄式歡迎。網絡照片

他的總結是:如果沒有火燒趙家樓,歷史書上就只會記載一句「北京大學學生遊行後和平散去。」就等於:如果沒有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的衝擊,林鄭給中央的報告,也只會有一句「香港有部分人遊行後散去。」五四運動的大學生沒有人被捉去坐監,還影相留下義士的「英雄形象」,2019年的香港爭取民主運動,衝擊的後生仔義士,也應該是特赦,也一定是英雄。

台灣(中華民國)的青年節是3月29日,因為1943年,中國國民黨認為黃花崗烈士的事蹟更勝於五四運動,1948年,更公布此日為革命先烈紀念日。也許香港也應該效法台灣,把329、612、721或831,定為香港的青年節,並列為公眾假期,除了可以表揚曾經於2019年香港爭取民主運動中,自願付出,甘願犧牲的年青人、義士和烈士之外,還可以讓全港市民,每年都有機會可以靜下來,反思反思,究竟五四、六四、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社會運動和爭取民主,是所為何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