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京官指導施政已成常態 華府制裁中國連累香港


過去一周,有佛誕和五一兩天公假,且是連著周末,本來是市民休閒散心的好日子,但政治氣氛不斷變差,美國就香港23條立法正式警告北京,香港執法者與民眾就限聚令實施屢現衝突,中聯辦繼續發表長篇聲明,抨擊泛民爭取立法會過半及推動黃色經濟圈,保安局長李家超揚言提升香港反恐級別,人大常委譚耀宗為23條立法開出完成期限,這些都是政治風暴的前奏,預示著未來數月的巨大變化。

中美兩國就新冠狀病毒疫症互相公開指責,已經持續了好一段日子,但近日罵戰明顯升級,而且涉及香港議題,美方正醞釀制裁行動,可能殃及香港,必須密切注視。罵戰升級的跡象,是總統特朗普對路透社表示,中國正用盡一切方法令他無法連任,他正研究採取不同的行動,說自己可以做很多事情。特朗普這樣說,是因為對總統大選具關鍵作用的搖擺州份民調對他不利,他落後於民主黨對手拜登,為此他私下向競選經理大發雷霆,甚至威脅要控告他,而在公開場合他就炮轟中國輸出肺炎疫症,重創美國經濟,令他民望大跌,特朗普表明,他正研究反制措施,外界普遍估計是調升中國商品關稅,以及限制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

中美罵戰捲入香港

至於中美罵戰捲入香港,跡象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對路透社表示,華府持續關注北京干預香港管治,侵蝕香港的自由,違背中共過去的承諾,又就23條立法爭議表態,指任何在香港實施嚴苛的國家安全立法的嘗試,都不符合北京對一國兩制的承諾,並影響美國在香港的利益。蓬佩奧這番表態,是繼關注李柱銘等泛民領袖因和平集會被拘控後另一次就香港議題清晰表態,這兩次表態顯示,華府很有可能因應去年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發表批評香港政局惡化的報告,提出警告及某些針對措施,例如限制可供警察使用裝備出口至香港,限制某些高科技產品輸往香港。一批共和及民主兩黨的國會議員近日聯名去信華府,要求引用香港法所授權力,對香港限制人權自由的人,採取更有力的制裁措施,例如禁止他們訪問美國或與美國企業打交道。

北京對於美國的制裁措施,會有什麼反應?從過去數月中國的強硬外交姿態來看,北京絕不會噁忍,必然採取針鋒相對的措施懲罰美國,而這些反制措施可能不限於打擊在內地經營的美國公司,有可能包括在香港的美國企業,假如出現這樣的情況,香港的營商環境就會大受影響,中國企業想借香港走出國際固然大受打擊,美國企業以香港為基地進軍內地市場亦會風險大增,香港在中美經貿戰中若無法置身事外,就必然被炮火所傷。

香港內部環境不斷變差

除了外部環境持續惡化,香港內部環境也不斷變差。限聚令的原意是減少人群聚集,避免疫情傳播,但警方把限聚令用作打擊示威集會的手段,當示威者發動市民在大型商場中庭喊口號和唱歌,儘管民眾分開成不多於4人的小組,相互間距離多於法令要求的1.5米,但警方指他們有共同目的,屬於違反禁令的大型聚集,派出大批防暴警察,進入中環國金中心、太古城及沙田新城市廣場等地方,用武力驅散群眾,又扣查多名圍觀或路過市民,向他們發出違反限聚令的傳票。不過,對於親建制團體發起撐警集會,或者反美示威請願,儘管人數多於4人而距離不足1.5米,警員卻不予警告或票控,對抗議警察的政團便馬上票控,這些明顯的雙重標準執法安排,令不少市民擔憂警隊已淪為政治打壓的工具。

當疫情稍為平伏,限聚令沒必要延長時,情況又會如何?市民是否可以自由地上街遊行抗議?從官員和親建制議員近日言談放出的風聲來看,政府很有可能再度引用緊急狀態規例條例,繼制訂禁蒙面規例後,由特首會同行政會議宣布新的反恐規例,對公眾地方未經批准的人群聚集作嚴格的規管,也可能授權警察取走及檢查涉嫌違例人士的智能手機,以及查封一些發布煽動言論的網站,這些措施將可以在九月立法會改選前,營造一個政府有力地止暴制亂的環境,利便建制派以重建社會秩序,讓香港再出發,作為選舉綱領。由於高院上訴庭已肯定緊急法符合《基本法》,而保安局長又力指香港出現本土恐怖主義,須提升反恐級別,借緊急法推行更多限制示威抗議活動的嚴刑峻法,已完全具備條件,毋須交立法會辯論法案。

中聯辦續指點江山 迫港人習慣

中聯辦的聲明,有兩點值得注意,其一是把泛民在立法會選舉爭取過半議席定義為政治攬炒,把推動黃色經濟圈定義為經濟攬炒,把示威者街頭抗爭定義為暴力攬炒,然後把打擊這三種「攬炒」作為建制的鬥爭目標。中聯辦把反對派標籤為「攬炒派」,把建制派形容為「反攬炒派」,作用是挑動曾參與反修例運動但不想攬炒的民眾,放棄支持泛民及本土青年,另一個作用是為選前選後以各種強力手段,剝奪反對派參選資格作準備。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中聯辦無視干預特區高度自治的質疑,一而再地公開評議香港內部政治議題,指導政府及建制派行事,是要讓中聯辦指點江山成為香港政治新常態,逼香港人習慣。

最後要說到人大常委譚耀宗周末的講話,他拋出了明年8月前完成基本法23條要求的國家安全立法,說這是他的個人目標,不是中央政府定下的期限。雖說是個人目標,但如果沒有和中央及特區高層官員摸底交流,譚耀宗不可能隨便拋出這樣具體明確的立法期限,能夠說出期限,就意味已有了實質的立法計劃,包括具體的立法內容和明確的立法時間表。可以預見,九月立法會改選後,只要建制派繼續控制過半議席,就會馬上啟動23條立法,爭取在林鄭月娥下台前完成,方便2011年底露面的下屆特首人選撇低23條政治包袱,提出各種香港與內地融合的發展大計。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