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拓展非牟利藥房及家居藥物回收計劃


(一)背景:

(1)人口老化 重病年輕化 藥物需求增加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7年的數字顯示,估計全港有1,983,200人患有慢性疾病,當中68.8% (即1,364,000人)在統計前6個月內需定期服用醫生處方的西藥,可見倚靠藥物來維持健康的市民數目不少。

現時,大部份專科門診服務皆由公立醫院提供,隨著人口老化和很多慢性病也有年輕化趨勢,很多需長期服藥的患者到公立醫院專科求診,令公立醫院藥劑部的工作日益繁重,衍生很多問題。

公立醫院藥房工作量龐大,政府有需要研究如何分流工作,減輕公營藥劑部門的壓力。

(2) 配發過多藥物 製造家居藥餘
1. 公立醫院醫生人手不足, 需要延後病人的覆診期,院方會安排足夠藥物至下一覆診期。假若病人的健康情況有進展,他們便會自行減少服藥,衍生剩藥的現象 ;

2. 病人在公立醫院獲處方6至9個月的藥物後,若期間健康不適,須再入醫治療,醫生便會改動治療組合,之前取的藥物便是浪費 ;

3. 很多病人經常有不依從指示服藥的問題,長者更是用藥的高危一族。一則是記性問題、二則認知能力下降,無法分辨藥物、更令人擔心是長者在欠適當指導下,對疾病和治療方案存有偏見,改動服藥指示,致未能對症下藥治病 ;

4.病人對服藥較常見的問題是自行判斷服量,有些怕長期服用會傷害身體、有些若感到有副作用便停止服用。

但在覆診時,假若病人詐稱依時服用血壓藥,醫生發覺情況沒有改善,再開新藥,舊藥便全部浪費 ;

5. 一種藥物過了專利權,其他藥廠便可生產。病人在覆診取藥時,獲配轉了包裝的藥物,以為是新藥,回家則棄舊藥。若有適當提點,不取新藥,可免浪費 ;

6. 不同的藥物有不同存放的要求,三個主要因素分別是溫度、濕度和藥物類別。若病人處理不當,自會影響藥物的成效 ;

(3)大量藥餘 浪費資源
公營醫療系統一次性給病人多種類和多數量的藥物,會導致大量剩餘藥物(下稱「藥餘」),不僅浪費資源,虛耗公帑,更危及病人健康,必須檢討。

在2012年有調查發現香港有三成慢性疾病專科門診的病人,自行停止服藥,浪費醫管局億元的藥物開支。

審計署於2016年11月下旬發表的報告指出:「藥單所發的平均可用日數普遍持續增加,如在2011至2012年度至2015至2016年度期間,專科門診的平均給藥日數由76.4日增加至84.2日,增加了7.8日,建議醫管局定期評估藥物的浪費程度,並採取有效措施解決問題。」但基於安全用藥原則,醫管局醫院和診所不會重用已發給病人的藥物。

藥餘問題是世界各地關注的重要課題,有調查指出,在上世紀80年代,法國每年丟棄藥物達 7萬噸 ; 而台灣每年丟棄藥物據估計可堆滿五座 101大樓。

(4) 棄置藥餘 影響環境
剩下的藥丸、膠囊或藥水必須小心處理,因為在堆填區或排污渠的藥餘,可能在泥土和海洋中聚積,造成環境污染,後果是非常嚴重,絕不能輕視 。

市民若把藥餘棄置於垃圾桶,藥物如一般家居廢物運往堆填區棄置,當中的化學成份會滲進土壤、水源,污染環境。

有研究顯示家居藥餘在堆填區年復年的累積之下已出現危機。2018年9月,浸會大學生物系團隊在已關閉20年的屯門望后石堆填區和大埔船灣堆填區,測試其滲漏液是否含有七種藥用抗生素。結果顯示,三種抗生素濃度,超出評估環境風險的指標,尤其所有滲漏液樣本均有環丙沙星(Ciprofloxacin) ,濃度超過指標5至53倍。

市民若把餘藥丸倒進鋅盤、坐廁內,現代淨水及污水處理系統對於分解常用的藥品成效有限。有污染問題的藥物,例如抗生素、磺胺類和消毒劑會對自然界微生物生態產生衝擊,因為某些磺胺類甚至可存在環境中超過 一年以上的時間 。

美國在過去十年發現,八成境內河流含有藥物殘餘,令生物行為改變,例如在哈德遜河更發現抗藥性細菌。而在大西洋捕捉的魚類,身體上有抗生素和微量毒品。

而台灣發現境內有七大河川,均被藥物有不同程度的污染。

2012年聯合國發表研究內分泌疾病上升同環境 ,包括泥土和河流被內分泌干擾化學品污染是有直接的關係。因為典型污水處理廠於水處理過程中,對內分泌干擾物質的去除率約為70%,因此藥品仍會殘留在淨化後的水中,而含藥的化學物質進入居家飲水系統中,長期飲用含微量藥物的水將會危害人體健康。

(5) 家居藥餘 應妥善處理
在很多國家和地區,回收藥餘是有特定渠道,經藥房和醫院回收藥物,確保得到妥善處理。而在英、美、台灣,則會在藥房設有回收站,藥餘放入塑膠桶,然後銷毀。

香港是有法例監管規管診所、醫院、安老院棄置的藥物。在《廢物處置條例》(第354章)下,由醫院、診所等機構所產生的廢棄藥物和針藥被界定為化學廢物;其儲存、收集、運送及處置均要符合廢物處置(化學廢物) 的嚴格規管。但有關管制並不適用於在一般家居情況下所棄置的藥物和針藥。

在2013年和2017年,環境局局長黃錦星和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都分別指出家居所產生的剩餘藥物,與一般家居固體廢物運往堆填區填埋棄置,不會導致污染或危害公眾健康。可見在香港,既沒有家居藥物回收渠道,亦沒有管制如何回收。

(二)目標:

為了嘗試解決配藥、一次性配發處方期長的藥物、病人用藥、藥物囤積及藥物污染等問題,經與社福機構、藥劑師組織及環保回收業界人士商討,倡議由三方協作,拓展非牟利藥房及家居藥物回收計劃(下稱「計劃」)。

香港一些社福機構已設立「社區藥房」多年,行之有效,但覆蓋面不夠廣泛,需要政府推行。
 

(1) 由非政府組織在地區發展非牟利藥房
1. 承接公立醫院部份的配藥工作,直接縮減病人的輪候時間,紓緩公立醫院藥房的壓力 ;

2. 改善現時一次性配發長期藥物給病人所衍生的諸種問題,減少積存藥物,避免浪費藥物,節省公帑 ;

3. 更全面協助病人掌握正確服藥知識,包括給予全面的藥劑師輔導服務,達致「醫社協作」提升對病人的服務質素 ;

4. 安排藥劑師到戶跟進長者服藥,可即時校正相同或相沖的藥物,維護長者健康 。

(2)家居藥物回收
1. 教導市民如何正確棄置藥物,認識亂棄藥物與環境污染的關係 ;

2. 建立藥物回收機制,推動地區居民參與,亦可探究病人存有藥餘的原因,促進互相關顧的和諧氣氛 ;

3. 建議政府制定簡便可行的藥物回收政策,和跟蹤所收的藥物流向、配合藥物回收工作 。

(三)內容:

從下面四個層面推動相關工作:
(1) 源頭減廢 - 加強公眾教育

要減少藥物污染,必須從源頭做起,可分為公眾及醫護團隊協作兩個層面 :

1. 多元化持續教育
公眾方面,藉教育活動營造正確用藥及處理藥餘的文化。教育項目的對象包括病人、病人家屬、照顧者、外傭。 例如: 在地區定期舉辦專題講座、工作坊、舉辦「長者用藥及藥物棄置」講座、課程。 在社區中心張貼相關信息(如海報、展板),定期於各影像媒體播放以「用藥與環保」為題的影像資訊。

2. 與醫管局溝通
公立醫院藥劑部可主動詢問病人家中有否剩餘藥物,藉以減少配發所需藥物。

(2)拓展非牟利藥房

雖然醫院管理局於2017年12月開始逐步在公立醫院推行「覆配易」覆配藥物先導計劃,將病人的藥物處方分成較少和容易處理的數量,避免病人因儲存過多藥物而產生混淆。但為改善現時香港面對的藥劑服務問題,「計劃」倡議由非政府組織營運非牟利藥房,承接公立醫院部份的配藥工作,既可減輕醫管局轄下醫院藥房的工作量,直接縮減配藥的輪候時間,又可縮短藥物的處方期,加上能提供更完善的用藥輔導,達至「醫社協作」之效。

香港有個別社福機構已設立「社區藥房」多年,行之有效,但覆蓋面仍很小。而政府推行的「地區康健中心」,亦尚未在全港18區設立。

香港是非常急切需求有更多資源強化配藥和藥物輔導等服務,因此現階段正是推行的好時機。

設立非牟利藥房有以下的優點 :

1. 推動自動化藥物包裝機制
由藥劑師主理,以避免因病人往不同專科診治,致接收到不同主診醫生的藥物,而衍生要服食相同及相沖藥物問題。藥劑師加以整理,運用機械把藥物整合,成為早、午、晚、睡前服食的獨立包裝 ,病人每次只需剪開封套,即可服用當餐所需的藥物。

配發藥物由一次性六個月甚至一年,改為每兩個月配發。好處是減低年長患者混淆、錯服的風險,令他們可準確地服食藥物,避免藥物浪費。

2. 質素保證
藥房只供應醫院管理局處方的藥物,並由醫院管理局提供,以保證質量和安全性。病人出院後再配藥時,所獲的藥物無論在顏色、形狀、包裝也和住院時一樣,錯誤服藥的機會便可大大減少。

3. 健康紀錄
醫院管理局與非牟利藥房合作,在藥房設立電腦系統。藥劑師可透過系統在線查閱病人的健康紀錄,在輔導病人服藥的同時,確保提供準確的資料,為藥劑服務帶來質量保證。此外,建立地區老人及長期病患者資料庫方便跟進用藥情況。

4. 藥物輔導
現時公立醫院的配藥服務,為病人講解藥物資訊的時間僅十餘秒,絕對不足夠。把藥物交到病人手上只是藥劑服務最基本的工作,更重要是能教導病人如何正確用藥,明白藥物的副作用和貯存方法。

因此,由非牟利藥房承接部份配藥工作後,可將人手投放在藥物輔導服務,讓藥劑師了解病人服藥情況, 糾正他們對於藥物的錯誤觀念,與病人建立良好關係,更可疏導原本集中在公立醫院的藥劑服務。

5. 長遠效益
病人若能掌握正確的用藥方法,藥物用得其所,可維持良好健康,減少生病和求醫的機會。因為病人若要經常入院及覆診是會增加公立醫院的負荷。此外,年長病人若得適切治療,亦有望推遲入住院舍的時間,減少公共開支和社會的負擔。

6. 風險管理
若過份依賴公立醫院藥劑部的藥物供應,遇上公立醫院醫護人員人手不足時,風險較高。若社區有能力以高效率配發藥物,便能穩定病人的藥物供應情況。此外,若遇上大規模的流行病爆發,為減少病人因不敢到醫院配藥而面臨斷藥情況,社區藥房可分擔風險。

(3)長者用藥支援服務

「計劃」致力推動貼身的用藥支援服務,尤其是對年長病人和獨居長者,可以採取到戶模式跟進。

構思是由藥劑師訓練「長者支援服務隊」的義工,教授藥物和用藥等基礎知識。藥劑師先為接受探訪的長者作服藥評估,訂定跟進計劃後,由義工定期探訪,了解長者日常服藥情況,撰寫報告交予藥劑師。期間,義工更可解答長者的服藥疑問,有需要時可向藥劑師查詢。

此外,安排藥劑師與社工探訪隱蔽長者,給予合適的援助,並同時回收過期的藥物,亦可把去世長者剩下的大量藥物回收,交予回收商依法銷毀。

很多長者經常向不同的專科醫生求診,服食多種藥物,可能會出現藥物相同或相沖的問題。透過支援服務,藥劑師可避免長者,因多服藥物而延誤病情。藥劑師若能透過電腦連繫醫管局,可達至最有效的治療。例如: 病人處方四款血壓藥, 但其實只服兩款。

經藥劑師查問原因和指導後,可讓主診醫生知道,下次覆診少給兩款不需要的藥。藥物用得其所,可以減少浪費。

(4) 推動全面的家居藥物回收
1. 建立長者網絡 教育正確處理藥餘
通過社福機構建立地區長者網絡,教育需經常服用藥物的長者,建立正確處理藥餘的習慣、防止誤服或濫用藥物,並在各區長者中心,訓練「藥物回收大使」,加強推動居民對回收藥物的認知與實踐。

2. 社區中心設立藥餘回收站
回收站可方便長者交回藥餘、又可減運輸成本。在每月於藥餘回收站,安排藥劑師、護士負責的專業諮詢及藥物輔導服務。

其實在很多國家和地區,早已意識藥物污染的危害,並採取不同措施的回收方法並作適當處理 :

英國 - 建議把家居剩餘藥物交回藥劑師和把過期藥放入一個印有專屬標誌的垃圾袋 ;

法國 – 在很多藥店備有「可再用藥」與「待銷毀」兩款回收箱 ;

美國 - 藥物回收計劃由政府付費,並安排藥劑師為市民做藥物檢查及教育 ;

澳洲 - 政府資助社區藥房回收病人的藥餘,省卻政府設立回收點 ; 並定下一天是全國藥物回收日 ;

南韓/台灣 –大部分的醫院和藥店都設有藥品回收店 。

3. 妥善處理回收藥物

回收後的藥物,須經特定程序處理,包括 : 點算數量、把藥餘包裝及標籤,並經藥劑師分類,把抗生素、危險類藥物抽出,轉交領有牌照的合資格回收商,作合規格的處理及銷毀。

在回收商支持下,逐步引入建立藥物棄置監察軟件及記錄系統,把藥物處理據化,監察整個流程,防止環境污染。

4. 回收程序,有以下建議:

i. 運輸公司定期到社區中心/回收站,回收廢棄藥物 ;

ii. 回收藥物棄置於上鎖的回收箱內,並附加RFID晶片以作追蹤 ;

iii. 將回收記錄電子化,記錄每次棄置及回收 ;

iv. 社區中心/回收站記錄所棄置藥物的名稱,數量或重量及棄置時間 ;

v. 回收商回收藥物時,記錄負責回收的工作人員名字,回收時間及回收箱重量員 ;

vi. 回收後將會全數交予青衣化學廢料處理廠處理 ;

vii. 抵達處理廠後,會記錄到達時間及交收內容 。

「拓展非牟利藥房及回收藥物」計劃
倡議者:陳炳麟先生
聯絡電話:5115-9954

2020年5月5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