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唱榮光被掌摑】獄中被虐打被稱「暴動仔」 眾志要求懲教署徹查事件


多名在壁屋懲教所還柙的抗爭者表示曾在獄中被懲教職員虐打,其中一人表示於還柙初期更每周被打4至5日。被還押的抗爭者全被懲教職員稱為「暴動仔」,而他們在獄中唱《願榮光歸香港》亦被職員掌摑。有還柙抗爭者被懲教職員於背部批踭、撼頭埋牆,香港眾志要求懲教署徹查事件,表示會向聯合國反映香港政治犯所受到的不公對待。

自去年反送中運動以來,未滿21歲而被還押至壁屋懲教所的男抗爭者多達34人,即使抗爭規模在疫情期間減少,至今仍有14人在懲教院所當中囚禁。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及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今日召開記者會,表示早前接獲求助,多名在壁屋懲教所還柙的抗爭者表示曾在獄中被懲教職員虐打。

懲教署就有關指控回覆,如個別人士就其服刑期間的待遇有所不滿,可向懲教署投訴調查組作出投訴,投訴調查組會按既定機制處理。署方建議有關人士聯絡投訴調查組提供相關資料,以便跟進調查。

香港眾志昨日亦在fb專頁上載一條約12分鐘的影片,受訪的抗爭者都是曾在壁屋懲教所還柙,後來獲保釋,他們向香港眾志求助,表示還柙期間被懲教職員虐打。香港眾志形容程度嚴重得無異於遭施予酷刑。

 

香港眾志今日在記者會透過視像通話,讓還柙期間被懲教職員虐打的受害人向傳媒自白。受害人Tom憶述,懲教職員在Tom還押的首天知悉到他是政治犯時,便二話不說掌摑他兩巴,然後大聲呼喝:「你現在襲警,我老婆都是警察,你是否想打我老婆?」,更出言恐嚇:「你現在食的是政府飯,我可以不讓你食飯!」,Tom透露,自己約一星期被打一兩次。

受害人Tom憶述,在囚期間自己約一星期被打一兩次。    香港眾志影片截圖

Tom亦指出,懲教人員向來刻意針對政治犯,存有差別待遇。他特別提到在2月7日的晚上,他與政治犯在壁屋懲教所的1倉3樓4廊在唱《願榮光歸香港》,後來一名懲教助理得悉此事,便在日間活動室大喝一聲:「全部暴動仔同我踎出嚟!」,要求政治犯以蹲的方式步行至一個閉路電視未能拍攝的樓梯位置。而禤雅達在樓梯暗角位置,不單辱罵和掌摑政治犯,更在自己掌摑得「疲倦」以後,命令其他未被掌摑的政治犯要「大大力掌自己一巴」,並威脅他們表示:「我知道你地屋企人地址,唔好將呢件事講出去」。

Tom強調,非政治犯在監倉唱任何流行曲即使唱得大聲,都不會有職員懲罰,但他們唱《願榮光歸香港》,聲量跟其他囚友唱普通流行歌一樣,卻被懲罰,反映懲教人員向來刻意針對政治犯。

他們指非政治犯在監倉唱任何流行曲,即使唱到多大聲也好,都不會有職員懲罰他們,但他們唱《願榮光歸香港》,卻被刻意針對及虐打。    香港眾志影片截圖


另一名受害人Jackson表示,自己雖只在壁屋裡囚禁了數月,卻受到外界難以想像的折磨,「暴力對待已經係基本,仲要日日侮辱你屋企人」。他明言自己不單受到肉體上的傷害,「心靈上嘅創傷都好大。」即使擔心因披露事件而導致要重返壁屋,他亦願意「企出嚟為不公不義的事發聲」,批評懲教署職員濫用權力的情況日益嚴重,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懲教署,而非按現時投訴機制「自己人查自己人。」。

香港眾志又指在壁屋懲教所裡,最嚴重的虐打,更與酷刑無異。黃之鋒提到另一名在囚期間被虐打的受害人Ivan,當在囚人士準備出倉,Ivan就被帶到一個沒有閉路電視位置,遭到懲教職員抓住他的頭,用力撞向石屎牆,連續撞了四五下,期間不斷掌摑他,以及用力擊打他的頭頂。Ivan表示之後兩天持續頭暈,有時會突然失去平衡,內心心靈創傷很大。

 

黃之鋒表示會積極向聯合國反映香港政治犯所受到的不公對待。     立場新聞直播截圖

黃之鋒指出,懲教濫用私刑對待在囚人士,已符合《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當中對「酷刑」的定義,認為懲教職員因在囚人士政見而進行報復式行為,證明此等惡行並非單一事件,相信有關情況已牴觸《聯合國在監人處遇最低標準規則》有關歧視及監獄工作人員不得對眾犯使用武力等條文。黃之鋒承諾,將積極向聯合國反映香港政治犯所受到的不公對待,同時亦要求懲教署署長徹查事件。

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指出,早在2017年與媒體合作揭發少年監獄的大規模虐囚事件時,已知道懲教署一直涉及系統性濫用酷刑對待少年犯。儘管懲教署一直否認惡行,但自報導後總算有所收斂,令管方不敢肆無忌憚,豈料現在又故態復萌。他認為懲教署必須嚴懲濫權職員,並向公眾交代。邵又認為,一而再發生手足被虐打事件,反映壁屋懲教所內有人不只要管理監房秩序,甚至要負責整頓當下的香港政治秩序,他認為在警方濫捕之下,將有大量抗爭者還押及入獄,懲教署必須確保在囚人士的政治取向不成為被針對的理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