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選民名冊覆核案】警員佐級協會上訴:應可揀是否公開個人資料 記協:資料不全削監察 選管會:有違政策原意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去年提出司法覆核,質疑選舉管理委員會在選民登記冊,將選民姓名及住址一併公開,損害選民個人私隱。原審裁定有關做法合法及合憲,駁回協會司法覆核申請。員佐級協會不服上訴,高院上訴庭周二(5日)開庭審理。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表示,認同公眾及傳媒可監察選舉,但現行制度下,任何公眾人士都可以查閱選民全名及住址,令選民為選舉權而犧牲私隱權,並非必須,亦不符合比例,故屬違憲。員佐級協會建議選管會制訂機制,容許個別選民不公開其資料。選管會及記協均反對,質疑協會提出的方案有違政策原意,削弱公眾監察。法官聽取各方陳詞後,宣布押後裁決。

立法會選舉將於9月舉行,選民登記冊因法庭頒令,目前未能公開予公眾查閱。美聯社圖片

案件由高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上訴庭法官鮑晏明共同審理。

提出上訴申請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由資深大律師陳樂信代表首先陳詞。陳樂信表示,協會整體上認同公眾可查閱選民登記冊,惟現行的選民登記制度帶有前設(precondition),即是市民要享有選舉權,必先登記成為選民,並讓公眾經選民登記冊查閱全名及住址。選民並不能選擇不公開其全名及住址資料,如果他們有個人私隱的顧慮,就只能放棄其選民資格。協會認為,選舉權是市民的基本權利,但市民行使選舉權時,卻要犧牲其私隱權,如此犧牲並不是必須,亦不符合比例,故屬違憲。

警員佐級協會倡選管會設機制 允選民不公開資料

陳樂信提到,世界各國在公開選民資料方面,做法不盡相同,但不少已發展國家,包括英國、加拿大、澳洲等,都容許選民選擇不向公眾披露個人資料,而在香港現行的選民登記制度下,並沒有機制處理選民選擇不公開其全名及住址。

雖然原審裁決指,沒有證據顯示選民登記冊所披露的資料被用作「起底」,但陳樂信以近期有警員被「起底」的情況,指出選民登記冊一併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對於警員及家屬,尤其是兒童,仍構成被「起底」的風險。他續指,這顧慮不限於警員,某些名人、從事敏感工作的人士亦可能擔心其選民資料被濫用。陳樂信質疑,現行制度對這些選民不公平。

陳樂信重申,協會認同要維護選舉的透明,但私隱權是基本人權,同樣應受保障。他續指,如果有人因擔心個人資料被濫用而放棄參與選舉,亦是對選舉制度的損害。協會認為,選管會可制訂一些機制,處理個別選民不公開全名及住址的要求,或以其他方式公開有關資料,例如公開姓氏加住址或名字加住址。

上訴庭副庭長林文瀚問及記者查閱選民資料是否可接受,陳樂信回應指,協會接受記者查閱選民全名及住址,但在現時制度下,所有公眾人士,包括非選民,都可以任意查閱選民全名及住址,協會並不認同這樣的安排。

相關報道:【員佐級協會敗訴】質疑公開選民姓名及地址有助「起底」及違憲 官:起底資料非取自選民登記冊

警員佐級協會稱,選民登記冊一併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對於警員及家屬尤其兒童,仍構成被「起底」的風險。EYEPRESS圖片

記協:隱藏部份選民資料將削弱公眾監察

早前申請介入案件獲批的香港記者協會,由資深大律師石永泰代表陳詞。石永泰指出,選民登記冊一併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才能讓公眾有效監察選民登記資料中不合常規(irregularity)的情況,如果容許部份選民不披露資料,最終公開的選民資料不整全,便會削弱監察、調查的效果。

石永泰提到,選管會的人手及資源有限,在選民登記期內,往往在短時間內,要處理大量申請,而市民首次登記成為選民時,並不需要呈交住址證明文件,只有已登記選民要更改地址,才須呈交住址證明,故選民申請程序主要依賴市民自我核證(self-declaration),選管會過往抽查、覆核個案並不多,故此,選民登記冊開放選民姓名及住址讓公眾檢查、監察,可以抗衡(counter balance)市民自我核證所涉及的問題,對於確保選民登記冊資料準確尤為重要。事實上,傳媒過去透過查閱選民姓名及住址,能夠揭發涉嫌「種票」等有問題的選民個案,有助維持選舉透明。

首席法官潘兆初詢問,市民的私隱權及選舉權是否不受保障。石永泰回應指,私隱權及選舉權均受保障,但私隱權是有限度的,當市民參與公共事務,包括選舉,事件不再是個人事務,其個人權利會適度收窄。石續解釋,如果選管會抽走部份選民資料,對於公眾、傳媒的監察受侵蝕(eroded)。

資深大律師石永泰續在案中代表記協。資料圖片

選管會:一併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是政策原意

本案答辯方為選管會、總選舉事務主任及選舉登記主任,由資深大律師梁偉文代表,在記協之後陳詞。梁偉文引述立法會文件指,現行選民登記制度一併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的安排,原意就是方便公眾核查。立法會過去曾討論公開選民全名及住址的做法,考慮過會否侵害個人私隱,但最終決定採用現時的方式。梁質疑,員佐級協會一方提出的方案並不可行,有違政策原意。

梁偉文指出,選舉權及私隱權都不是絕對的權利,兩者之間要取得平衡,這是立法機關在制定政策時所討論及考慮,屬政治社會政策(political social policy),就如有些國家滿16歲的公民有投票權,但有些地方則年滿18歲才可投票,有關政策的劃線並沒有絕對的對與錯。

至於員佐級協會提到外國容許選民不公開資料的例子,梁偉文引述協會呈交的資料細節反駁,指多國的實際做法並非陳樂信陳詞般,例如加拿大選民可以選擇在登記冊上隱去姓名,但當他們想在聯邦選舉中投票,須重新申請在登記冊上補上其姓名。他表示,各地在公開選民資料方面,沒有一個普及的做法,有很多地方並不容許選民不公開資料,即使有國家容許選民不公開資料,亦不能說是香港的制度有缺憾。

梁偉文重申,實際上,市民透過查閱選民登記冊去將個別選民「起底」並不容易,查閱要指明查閱的部份,而查閱只限作選舉相關用途,查閱過程中不得筆錄、錄影或錄音。他澄清,原審裁決指出,沒有證據顯示選民資料被用作「起底」,但原審法官是認同有關資料可以被用作「起底」。梁續指,警員被公開「起底」的資料,例如子女於什麼學校就讀等,主要都是警員自行放上社交媒體。梁偉文表示,他不是要怪責警員,只是認為員佐級協會不應諉過於選民登記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