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內會風波】黃宏發撐立會法律顧問:李慧琼只能為選主席開會 外聘大狀賦權「臨時主席」不符議規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為解決內會選主席風波,外聘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及孫靖乾提供法律意見,指內會「現任主席」李慧琼有權召開會議以處理內會事務,特別是急切或重要事務。

李慧琼周一表示,內會本周五將會進行兩個會議,議程昨日已經上載到立法會網頁:上午半小時會議,只有選舉正副主席一項議程;下午3小時會議,有五項議程,第一項是「在2019-2020年度會期內務委員會主席選舉尚未完成之時,考慮、討論及解決內務委員會的急切/重要事務」,其餘議程包括討論委任張舉能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等事宜。李慧琼指,早上會議將繼續由郭榮鏗主持,下午會由她或新會期主席主持。 

李慧琼周五下午召開的會議,到底是否可以跳過選舉主席的議程,直接討論其他內會事務,將會備受挑戰。前立法局主席黃宏發接受眾新聞電話訪問,指李慧琼只能為選舉主席召開會議,不能為著其他目的而開會。他續指,其他緊急事項可以擺入議程,但在選出主席之前,不能進入其他議程。

黃宏發指,同意立法會法律顧問去年10月向內會提供的意見,即根據《議事規則》第75(2)條及《內務守則》第20(c)條,選舉主席應為新會期首個議程,再由新會期主席決定議程安排,現任主席無權調議程。 

相關文章:【拆解法律意見】梁君彥問《國歌法》繞過內會直上大會 余若海孫靖乾:官員可與李慧琼磋商

最後一任立法局主席、前立法會議員黃宏發。資料圖片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談及內會時指,政府最少有七條法案已經過了法案委員會的審議,政府認為是適當時候可以在立法會大會恢復二讀,希望三讀通過,「政府將第一時間和選出來的內會主席商討這件事。」她的言談中,是否預視內會即將有一個「選出來」的主席?細閱梁君彥外聘法律意見書全文,當中有提及「臨時主席」,或許是周五兩大陣營開會的焦點。

黃宏發看過法律意見書全文,認為余若海、孫靖乾著意指出,新會期主席選出前,李慧琼作為「現任主席」仍是內會主席,應具有內會主席可行使的所有一般權力。「我唔係話佢講錯咗,我係話佢overstated」。黃宏發尤其不同意:「佢嘅argument基本上就係講:temporary absence(暫時缺席)就可以任命一個臨時主席。」

外聘法律意見認為,自立法會換屆選出內會主席後,「內會主席」這個角色就必然存在,新會期主席選出前,上一會期的主席(稱「現任主席」,即李慧琼)就無異於內會主席,擁有內會主席一般的權限。外聘法律意見續提出:但是,如果沒有人適當地擔當到內會主席的角色,就要想想現行規例下內會可以做到甚麼。法律意見的答案,是委任臨時主席:「如果現任內會主席不能再擔任內會主席,內會委員可就處理內會重要事務制訂程序,並在主席暫時缺席期間委任一名暫代(即臨時)主席,並可以處理內會的重要事務。」而根據《議事規則》第75條(18),選舉過程可以由委員會自行決定。

黃宏發批評:「這個講法太過離譜,因為有關條文(《議事規則》第75條(2))講主席、副主席暫時缺席嘅情況底下,委員會可在其缺席期間另選一委員代行主席之職。但佢(外聘法律意見)推論到可以選出臨時主席(代行主席之職) 。若果你能選出個臨時主席,你已經選咗主席啦,你都多餘。」黃宏發指,由委員代行主席,與臨時主席主持會議是兩回事,黃宏發認為這不是解決方法。

有資深立法會議員表示,無印象出現過臨時主席,而在沒有先例的情況下,相信單是討論選出的過程都會好大爭拗。

《議事規則》第75條(2):委員會的正副主席須由委員會委員互選產生,任期直至下一會期的委員會正副主席在該下一會期分別選出為止;若下一會期的委員會正副主席選舉是在下一會期開始前進行,現任正副主席的任期直至該下一會期開始為止。如主席及副主席暫時缺席,委員會可在其缺席期間另選一委員代行主席之職。
向梁君彥提供法律意見的(左)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右)資深大律師孫靖乾。

黃宏發又形容,現在索取外間法律意見並非在尋求解決辦法,只是變成法律觀點的爭拗,「(而家)係準備打官司,呢個十分愚蠢。因為你最緊要就係,大家唔好將一切嘅嘢推晒去法庭。法庭都唔係幾願理你嗰啲咁嘅嘢。你可以自行解決,大會都未上到去,就已經搞到準備打官司,寧願走上法庭。如果我係主席,我一定唔願意見到咁嘅嘢發生。」梁君彥外聘法律意見出爐後,引起民主派議員不滿,宣布眾籌另聘外間法律意見,計劃公布不足一日,昨晚已籌得逾27萬元達標。

黃宏發指,同意外聘法律意見批評郭榮鏗的做法,認為立法會主席早就應該介入。他指,立法會大會可以透過動議,直接委任內會主席,形容是「非常嘅措施」,「因為呢個係大會底下嘅委員會。大會嘅規則話明你要選主席,你遲遲唔選出來嘅話,咁唔通我停止呢個委員會嘅運作?呢個委員會嘅運作同大會好大關係。所以大會應該過問,議員作為大會嘅成員都應該過問,咪用motion囉。」那麼梁君彥是否失職?「我認為主席一定有責任嘅,唔好話6個月,2次會(未選到主席)都唔得。」

如何評價建制派現時的做法?黃宏發沒有直接回應,僅重申選舉主席以外的緊急事項可以擺入議程,但不能先於選舉主席,「你客氣啲就係話,我將佢擺喺度,唔係表示我可以將佢列喺度,而係話俾大家聽應該需要處理呢啲嘢,新主席一上場嘅時候你就處理。」他又提問:「(現在李慧琼擺上去)嗰啲outstanding嘢點解當時第一次開會唔擺喺度,而家拖咗咁耐就話需要擺,之前唔需要擺嗎?定之前佢都認為自己係無權擺。」

拖了半年,李慧琼才透過外聘法律意見知道自己「有權」,是否「不熟書」?「我唔敢話人熟唔熟書。好多時唔係熟唔熟嘅問題,係做唔做得到嘅問題。做唔做得到即係有無足夠嘅支持度,包括埋西環、包括埋政府點諗。」

李慧琼、梁君彥將如何跟隨外聘法律顧問意見行事,將成為公眾焦點。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