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連儂牆斬人案郭官錯在以情蓋理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就連儂牆斬人案的裁決引起爭議,其中焦點是不少人不滿他在判詞中讚揚被告有高尚情操。為免斷章取義,讓我引述原文:「被告在接受刑罰的艱難時期仍然關心受害人的福祉顯然是表現出高尚的情操,而這些情操在現今社會的人包括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鮮有出現。」

區城法院法官郭偉健和案中持雙刀行兇的被告。

按這個「大愛」標準,所有犯案被捕或自首後表示關心受害人的罪犯(包括殺人犯和強姦犯),都具備郭官認為在接受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和專業人士身上鮮有出現的「高尚情操」。郭官這個「高尚情操論」是因為他認為去年因反逃犯修例引發的社會運動(包括案中關鍵的連儂牆)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行為」,令被告被「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因此,他對被告的斬人行為寄予近乎無限的同情。於是他可以「肯定」,被告帶著兩把刀(一把長31厘米的牛肉刀及一把長29厘米的菜刀)前往現場不是預謀犯案,而是想用牛肉刀剷走連儂牆的標貼,再加多一把菜刀「防身」。還有,儘管辯方沒有用被告受到挑釁為求情理由,郭官卻主動將一名女性受害人因被告越行越近她而出手推被告這個動作判斷為「火上加油,令被告更加失控」!

雖然法官可以就案情表達法律以外的觀點,但郭官長篇大論批判反修例運動示威者的禍害,實在是超乎合理比例。郭官裁定被告有罪是因為證據確鑿,無爭辯空間。在量刑方面,被告自首獲減刑三分之一,是依法辦事。值得商榷的是,郭官把量刑起點定為6年。根據過往案例,傷人案的量刑起點是3年至12年不等,而主要的考慮因素是襲擊對受害者造成的傷害和被告是否有預謀傷人。案中一名受害人遭受嚴重傷害,一度危殆,至今依然有創傷後遺症。更大的問題是,郭官認為被告攜帶足以致命的兩把兇器到現場,只是為了清除連儂牆的標貼和防身,而不是預謀傷人。這個判斷,是以情蓋理,完全脫離一般正常人的邏輯思維。

我認為,經常強調無政治考慮的律政司有法律理由就此案的刑期提出覆核。

本文原載於筆者在am730專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