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高度發達的公民社會VS滯後的管治意識和「國王的新衣」


經常感覺自己童心未泯,總喜歡把小時候學過家喻戶曉故事裏的小道理應用在當下。因為故事裏的小道理都很顯淺,應用起來自然簡單。但不知道為什麽,教小孩子的道理,我們卻在現實中忘記甚至背道而馳。

去年10月我發表《香港第三選項》一文提到北風和太陽的故事,在政論界引起了一些引用。之後在12月份發表《香港的政治瓶頸與中央需要作出的轉變》一文,也引用了鯀用圍堵方法治洪水失敗被處死,而大禹用疏導方法獲得成功,且得到帝堯讓位的故事。兩者都是規勸執政者要懂得民情,就是要掌握路人對北風和太陽的心態;還有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為政者到底為什麽不懂,反而背道而馳,這一點我還是弄不清。可能他們認爲執政就是Rocket Science (火箭科學)那麽深奧,只有他們懂,我們普通老百姓不會懂,也沒有資格説三道四。

高度發達的公民社會

但執政者可能還未覺醒,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非常普遍應用的今天,世界已經完全反轉過來了。現在的民智、民間掌握的知識和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執政者的管理水平和控制能力。尤其是在香港這樣開放的國際城市,我們的公民社會的發達程度早已超越了政府的認知和能力。如果不是因為政府掌控了很多資源和資訊不與市民分享,可以肯定的說,香港的公民社會能夠做出的決策必定比政府的優秀和準確。

其實,現在讓任何一位司局長包括特首,和一個比較優秀的十來歲香港中學生放開討論各種知識,他們肯定會招架不來,甘拜下風。這種經驗,可能他們是沒有的,因爲他們根本不會放下身段真誠地接觸學生和年輕人,而是永遠高高在上以俯視的角度看待學生和年輕人。可是身為家長的市民很多早已經深深體會到,現在的年輕人和中學生,已經不再單純從書本裏學知識。很多他們懂成年人不懂的事情,都是從朋輩、網絡世界和社交媒體學囘來,我們很可能學也學不來。

滯後的管治意識和公民社會的落差

可惜現在的特區政府的管理班子以及他們的管理文化,還是停留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意識。從很多方面看,我們的特首和司局長經常認爲他們作為精英所作的決定就是最好最全面,對於市民和專業界的意見就是充耳不聞。就以逃犯條例和這次醫護要求封閉為例就是最好的證明。其中當然包括他們認為只有他們知道的上意,甚至更有大陸優先的考慮。

在過去幾個月的返修例運動中,我們很容易看到香港社會這種很高意識的公民社會,以及群眾之間所做的決策都往往比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作的決定有效率、準確和有預見性,最後更證明是受到大部分香港人的支持。

至於中央政府自從2013年開始試圖透過特區政府,把國內行得通的管治手法、控制意識套用在香港,甚至強加於香港人頭上,所得到的反彈和遭遇到的挫敗就更加明顯。

以一個相對封閉而且是高度管控的政治體制,面對高知識水平、高度國際化、自由開放的公民社會,肯定是格格不入,毫無疑問高下立見。兩者要融合,唯一方法是前者逐漸趨向後者而不可能相反。要不然,兩個體制只可以保持互不干預,井河之分。

香港特區現在的管理班子還有一個核心問題,就是政務官員出身的特首和司局長,是沒有視野或者是不容許有視野的一群官僚。政務官員從來只懂得按照宗主國的意思和命令做事情。在他們心目中,服從和體現宗主國的任務就是最優秀的行政。更可怕的是自從中央要求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之後,他們就認為只要政策是合法,就已經滿足了中央政府的最低要求,民情就可以不用理會。因此,才產生了近十年來政策重重挫敗,逆民意而不知進退的困局。當然,2013年以後中央政府提出要「牢牢掌握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就像孫悟空戴上了金剛圈一樣,動彈不得,特區政府已經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管治意志,只有完全聽命於中央。

「國王的新衣」各人的角色

最後,跟大家重溫一個耳熟能詳的安徒生童話故事,就是「國王的新衣」。相傳有個很愛打扮和非常要面子的國王,有一天要徵求全世界最好的布料做新衣服。剛好有幾個騙子知道國王的性格,成功說服了國王讓他們以最新穎、最優秀的材料給他做「國王的新衣」。騙子還向國王誇耀說,只有聰明的人才可以看到新衣服,笨蛋和懶惰的人都不會看見。國王被打動給他們很多錢去製造新衣服的材料。國王還派人去打探他們做材料的情況。可是,被差派的人只看到騙子在不停轉動空空蕩蕩的紡織機,卻沒有看到任何新衣的材料。但是,他們生怕把真實的情況給國王彙報,會被國王認為是笨蛋或懶惰。於是回去跟國王說,看到正在紡織很漂亮的衣服材料。等到騙子假裝把空氣當成新衣給國王穿上的時候,國王為了面子,也假裝很高興地脫下身上所有衣服,穿上根本什麽都沒有的「國王的新衣」。滿朝臣子也為了面子和保命,大家惟有都說好看。最後,國王穿著「國王的新衣」,赤身露體在城裏巡遊,終於有個小孩子童言無忌大聲說國王沒有穿衣服。

這個故事可貴之處在於它點出了我們生活中,假話說盡的騙徒、只愛面子不要褲子沉迷恭維說話的國王、只顧自己烏紗保命沒有原則底綫騙飯吃的臣子、童真爛漫感言的小孩子。

香港這次反修例運動裏有幸有很多關心香港、非常愛香港,而且不惜犧牲自己前途甚至生命的學生和年輕人扮演了故事中的小孩子。而建制派一直以來就像那些臣子一樣,為了可以繼續騙飯吃,明知道社會大多數人反對有關修訂,卻全力鼓動政府推進立法。他們心知肚明硬闖立法的後果等同把中央、特區政府和香港撞頭埋墻,但他們還是埋沒良心地說中央和特區政府喜歡聼的話。為了保護自己的烏紗,寧願國王被騙出醜,自己不死就可以了。而首先提出修訂逃犯條例的人就是騙子,是罪魁禍首。至於國王到底是誰?他是明知自己赤身露體還硬要別人去撐?抑或他真的以為自己穿了一身漂亮的「國王的新衣」會得到別人讚賞?劇透至此,留給大家去想像和思考好了。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