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自有荒涼


【撰文:不無】

昨日立法會令我想起百多年前的中國國會。

那時保安不進大廳,沒有官員有驅逐之權。抗議的同盟會議員,可以一直抗議。議長合法選出,台前也沒有金鐘罩。被袁世凱控制的公民團包圍國會脅迫議員,甚至衝入大廳毆打反對派。不能離開,議員們不得不屈服於飢餓,終在第三次投票順公民團之意選出袁世凱。他們終於可以步出大廳回家吃飯。公民團的熱鬧,是中國國會的荒涼。

今日的香港,再出發聯盟不會包圍立法會,但立法會內會的主席台,卻有保安人牆,保護一個不合法的主席。除了拉隊離場的,泛民全被驅逐。忘了說,那時的反對黨若要離場,便因人數不足而流會。

香港有香港的荒涼。驅逐的那一刻,推倒在地的一刻,黑手套肆虐的無數個時刻。
本該主持開會的搖著頭到外頭找麥高風,本該在自己的座位的卻在用著不屬於她的主席麥。她本該被驅逐,卻在指揮著驅逐別人。挑釁生事,拖行議員的不被驅逐;略盡保安應有之職,嘗試把非法主席拉下來的卻被抬走。對的被趕走,錯的留下。

連點綴都不要了,誰能想象,立法會的這邊,空無一人,那邊卻在熱鬧,圍爐取暖。於是,這邊的荒涼變成蓋不過去的抗議,空椅之上,沒有一點平靜。

有說這是政變,是奪權。她好像滿不在乎。

連備受恥笑的中國國會都比不上,再說什麼黑暗什麼荒唐便再沒意義。我們自有自己的荒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