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兩辦聲明」違背了《基本法》22條的初衷——中聯辦奪權系列(上篇)


最近,中共在違背《基本法》的立法原意上又踏出錯誤的一大步:它通過港澳辦、中聯辦發表聲明(以下簡稱「兩辦聲明」),實質性地修改了《基本法》第22條(以下簡稱「第22條」),使中聯辦前所未有地取得「監督」特區政府的權力,實實在在地把中聯辦變成香港的「太上皇」或第二權力中心。

「兩辦聲明」首先是違背了第22條的立法初衷,這是最根本的;其次是違背了中共自己成立中聯辦時的初衷。事實上,違背了第22條的立法初衷,也就必然會違背中共自己頒發的文件。

什麼是第22條的立法初衷?最簡單直接的一句話:就是為了避免香港回歸後,在香港出現一個「太上皇」(即第二個權力中心);而矛頭所指的就是當年的新華社(即今天的中聯辦)。筆者採訪了整個《基本法》的起草過程,有責任就此釐清現在當局的一些謬論。

鄧小平宣佈以「一國兩制」的模式解決香港回歸的問題後,大家驚雲甫定後,馬上產生的第一個疑慮就是將來在特區政府之外還會不會有第二個權力中心,從而影響香港的「高度自治」?

最早公開提出這個憂慮的是《明報》社長查良鏞,他在《香港人的憂慮和意願》的社評(1984年5月18日)中列舉了香港人的七大憂慮,其中有:

4、擔心中國現行的務實開放路線會改變,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錢,否定鄧小平「一個國家、兩個制度」的構想,使得「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

5、擔心中共處理香港事務的中級幹部與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

6、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政府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雖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有名無實。擔心中國軍隊將來派駐香港,令普通市民心存恐懼…擔心中國的公安情報人員暗中在本港活動,侵犯到普通市民或政治上反共人士的人身自由。

稍後,時任行政立法兩局首席非官守議員的鐘士元在1984年6月向鄧小平直陳香港人的憂慮,他說:

香港人面對九七回歸有三個主要擔心。第一,擔心將來的港人治港,實際上是京人治港,中國表面上不派幹部來港,但治港的港人都由北京控制,港人治港變得有名無實。香港人第二個擔心是,九七後,中國處理香權事務的中低級幹部,將來在執行上不能落實中央的政策,不能接受香港的資本主義和生活方式,處處干擾。第三,雖然港人絕對信任鄧主任及現在的國家領導人,但擔心將來的領導人又走極左路線,改變現行國策,否定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政策,使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全部落空。(見《香港回歸歷程:鍾士元回憶錄》(2001)頁73–76)

上述兩位提到的「京人治港」,就是委婉地表示擔心出現第二個權力中心,至於這個第二權力中心是何所指?在當年的環境下只能是指新華社,因為當年既沒有外交部特派員公署,也沒有解放軍駐港部隊,在香港的國企除了以「四大行」(中國銀行、華潤、招商、中旅)為主加上較次要的工商機構外,其他國企還沒有進駐,而且它們也不是政治組織,不可能成為第二個權力中心。但新華社在港根深蒂固,除了它之外別無其他中共的政治組織能夠成為第二權力中心,所以對第二權力中心的擔憂主要就是對新華社的不放心。

對新華社的擔心是跨越政治光譜的,泛民主派固然有,親中共的建制派也有,這可從當年的京官如何做撫順的工作可以看出。

據泛民的李柱銘說:

筆者曾在1988年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開會期間,問當時的港澳辦副主任魯平,新華社回歸後的去留。他表示回歸前,因中央政府不承認三條不平等條約,故有需要在港設新華社,扮演國家駐港領事館的角色,但香港回歸後就是自己的地方,新華社便應撤離。他在1996年亦向傳媒表明,香港將來不會出現中共黨委書記垂簾聽政,也絶不會在特區上面再來一個太上皇指手畫腳。另外,新華社香港分社前社長許家屯也曾公開表示,回歸後新華社就應撤離。(見:〈李柱銘:荒謬無稽的「名正言順」〉,載《蘋果日報》2018/9/18)

就連親北京的建制派也是有顧慮的,所以在1996年1月,「香港明天更好基金」組團訪京,也就此問題詢問港澳辦 [註1],國務院港澳辦主任魯平信誓旦旦地說:「絕不會在特區政府上面設立太上皇」

魯平說:「有人提出來說,將來行政長官產生了,立法機關也產生了,司法機關產生了,還有一個黨委書記沒產生,這是對香港政策不瞭解。一國兩制嘛,當然我們整個中國,是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但是香港是搞資本主義制度,一國兩制嘛,那裡還會來一個甚麼黨委書記,所以這一點請大家放心,我們的政策不會變,絕對不會變的。將來絕對不會在香港,有一個甚麼太上皇,再來這個指手畫腳,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上面,再來一個甚麼太上皇,不可能。我們是堅決要實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堅定不移的,因為這不是一個為了討好香港人的權宜之計。這個鄧小平先生已經講得很清楚,這個不是權宜之計。」

魯平稱:「《基本法》裡已規定得很清楚,將來就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一條是堅定不移的、一定要在香港實施一國兩制。所以將來香港的特別行政區政府,它就是一個全新政權,立法機關它就是行使立法權、將來它的司法機關行使司法權,沒有甚麼其他的機構,還有甚麼其他的權力,那麼我們中央就管國防、外交和其他屬於中央管轄範圍內的事。」

對此番說話,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張浚生作出解讀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將來是按照《基本法》的規定來組建。這個講得很清楚嘛,《基本法》裡面有沒有規定,說香港要像內地的省、市、自治區一樣有個黨委的?沒有嘛,他講的就這個意思嘛。」至於新華社香港分社在九七年後是否會繼續存在,張浚生就說,新華社香港分社現在是中國政府在香港的工作機構,跟魯平所講的沒有關係,而且一直都沒有管過香港政府,在九七年之後,亦不會成為特區政府的太上皇。

可見得,全香港不分政治派別,都擔心1997年之後特區會出現「太上皇」、「第二權力中心」,而大家所擔心會成為「太上皇」的正正就是新華社。所以《基本法》第22條的制定時的「立法原意」就是為了避免新華社成為「太上皇」和「第二權力中心」的。所以現在「兩辦聲明」謊稱中聯辦有監督特區政府的功能,本身就是對第22條精神的最嚴重的篡改和歪曲。

當年中央無意干預香港的初衷,還可以從領導人的講話中得到印證。1989年12月6日江澤民在會見英國首相特使、首相外事顧問柯利達時說:

在「一國兩制」問題上,我曾在同香港許多工商界人士、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談話中引用過一句諺語,叫做「井水不犯河水」。有的香港人不大理解,說: 「井水不犯河水,河水必定犯井水」。其實,我這句話完整地說是:「井水不犯河水,河水不犯井水」。(見《香港必須有一個平穩的過渡期》 ,載《江澤民文選》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江澤民說這番話時,《基本法》還沒有最後定稿,他已經清楚表明中央不會干預香港,所以在哪個時候中央不可能有所謂設立中聯辦來「監督」香港特區政府施政的設想。

註釋:

1.  筆者按:以下講話均直接引述自他們的親口回答,筆者從無線電視《新聞檔案》抄錄下來。黑體字是筆者著重突出。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