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Teriver張駿豪——沒有爵士古典的分界線


原本是1月聯絡Teriver的,但疫情打亂了很多演出和計劃,商量後決定可以繼續的部份就繼續,於是去到4月,才出現了這個剛睡醒、邊食飯邊聊的訪問。
 
有朋友曾經跟我講過,「是香港需要Teriver,不是Teriver需要香港」。這個評價驟眼看有點誇張(聽到時我也沒有太大反應),不過且看一看他的經歷。
 
2004年畢業於自1994年起就是美國最佳jazz studies program的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得爵士樂學位。於2012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My Nocturne》,獲爵士樂雜誌《JazzTimes》好評。經常跟世界級樂手們合作,包括Latin Grammy Award得獎樂手Eddie Gómez, Billy Drummond, Jean-Michel Pilc, George Garzone and Antonio Hart。回香港後又跟多個大團合作,包括香港小交響樂團、西九文化區自由約、為慶祝文化中心成立30周年策展《爵士盛會——傳奇與延續》等。
 

Teriver張駿豪。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2019年《禾・日・水・巷》重演後樂團合照。照片由被訪者提供

最初對Teriver 的認識是爵士結他手,會跟不同音樂人合作jam歌,又會寫自己的jazz tone。然後有天看到Ensemble Transience 瞬・樂團演出的宣傳,原來他還會寫室樂(chamber music),2018年看了其樂團的演出《載行Departure》,發現Teriver在音樂上的野心比我以為的多,嘗試將音樂創作突破爵士結他手或爵士音樂的定型。

我沒有想太多結他唔結他、jazz 還是classical之類。總之音樂就是音樂。Music is music。跟林丰合作的《禾・日・水・巷》是一個契機,之後繼續發展自己的Ensemble。

《禾.日.水.巷》由Teriver 和另一年青香港作曲家林丰共同創作,是室樂多媒體演出。2015年於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世界文化藝術節首演,其後於中國六個城市及台北巡演,2017年獲邀於藝發局主辦的英國倫敦「香港音樂系列」演出。2019年1月又重演了一次。

《禾日水巷Hong Kong Episodes 》2017「香港週」台北演出Trailer

沒有想太多,但做咗先。香港都沒有太多這類形音樂,想將這種Ensemble音樂和其他地方的樂手帶來香港。香港的古典音樂訓練和音樂人其實多過爵士音樂好多,有好大空間和可能去嘗試。
 
剛開始Ensemble的時候是辛苦的,有很多事還在摸索。例如跟樂手們的溝通。在做同一件事的時候,Jazz 同Classical用的語言是不同的。大學時幸好除了jazz還讀了幾個contemp music 的courses,自己要調節外,在給指示樂手們的時候,要找到一個能讓他們明白和舒服的方法。

Contemporary music,中文譯作當代音樂,主要是指1945年後直至今日的古典音樂。
 
是有一種音樂想寫,寫完才找樂手去演奏自己作品?還是,有好認識好想合作的樂手,由樂手出發來寫作品?

是要同步的,如果只顧其中一樣,出來的效果不會好。作曲不是performer 或technical player 般去show off。作曲是有musical idea,idea 可以用好多方法表達出來。就像在工具箱中找出合適的,哪一部份用哪一種樂器、如何組合;例如chamber music 的一段,可以有更多弦樂的細節而不用鼓。
 
玩jazz和玩classical對樂譜或音樂的理解是不同的。在寫歌的時候,或rehearsal時,就要明白musicians的習慣,給指示或方向時要明白他們的需要。但又要留空間給他們發揮。

如何認識Teriver已忘記,好像源於睇show。跟Teriver相處沒壓力,不會有那種「我是很厲害的音樂人」的壓迫感或棱角。聽他講述自己如何跟不同音樂人合作就更明白了,保持一份開放的態度是重要的。
 
除了音樂總監Teriver,Ensemble Transience 瞬・樂團的成員共有13人,包括:鋼琴Chok Kerong、鼓的Mark Ferber、低音大提琴的Sam Minaie、小提琴的雷麗麗和許智健、中提琴的何珈樺、大提琴的王翹𦑊 、長笛的二階堂泉、中音色士風的孫穎麟、小號的Toby Mak和Daniel Rosenboom、顫音鋼片琴的蘇郁涵、及指揮翁韶文。
 
《Neon》,Ensemble Transience瞬樂團第一張大碟《Episode》

我所認識而做音樂創作或演奏的朋友,很多都不熱衷於教學;教音樂的部份不會佔用太多創作的空間和時間,但會依照自己的音樂理念作教學,應該算是貴精不貴多吧。

Music is a language。一開始去學這種語言,不是要學music theory 或理論,是要多聽。喜歡聽、聽得多,就會開始有問題,會懂得問如何做到這種技巧,然後就可以再學那技巧。

Teriver 還會在自己的製作中,跟自己的學生一同演出。同時又會跟眾多不同音樂類形的創作人合作,cross-over 多得有一段時間,好像去任何演出場地、任何音樂類形都會見到Teriver。

建立一個生態、ecosystem 是重要的。有一班人有一個平台,一個基地,可能不是搵好多錢,但我們可以將這件事延續下去。
 
幾時得、幾時成功,成功的定義又是甚麼,如果跟著別人倒模,或者,不斷擔心是無意思的。自己有幾enjoy the process?鬧個system,或者自己好惡好寸對事情都無幫助。自己努力去、用行動做一些改變,可能大方向或情況會跟著自己的行動而改變。

《Still Lonely》,木子Mukzi x Ensemble Transience的cross-over,2019年8月「雜秩亂序- 盛夏音樂會CHAORDER  - Summer Concert」的演出。

(木子Mukzi都是一位90後音樂人,在2018年與友人組成島嶼樂隊/THE ISLAND,一同演出及錄製其原創歌曲。)
 
年初因疫情而將樂團的演出延期了。新計劃是甚麼呢?

我已經搵了美國 Chamber Music America 的 President、Billy Childs 合作。他是5屆格林美獎得主,影響我好深的一位爵士和古典鋼琴手和作曲家。希望樂團感受到世界一線的水平,大家一同進步。
希望可以做到,別人一講這件事,或這種音樂,會立刻想起你。不一定是只有你才做到的那種特別或唯一,但要別人第一個想起你。

受疫情影響,現場演出暫時無法舉行,Ensemble Transience 瞬樂團和 Billy Childs的合作將重新計劃成一系列網上演出和活動,預計在夏天7至8月期間舉行。更多最新消息,可留意 Teriver的網頁,或樂團的Facebook Page。

Ensemble Transience 瞬樂團 https://www.facebook.com/EnsembleTransience/
Teriver Cheung:http://www.terivercheung.com/
Chamber Music America:https://www.chamber-music.org/about
Billy Childs:http://billychilds.co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