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特首選舉落幕 有票素人:親身見證,比改變結果重要


林亨利永遠記得3月26日特首選舉,那天清晨他從屯門家中出發投票前,在Facebook上貼了一張選委證照片,有71個Like,是他有史以來最多迴響的一個貼文。他更記得進入票站前首次試用Facebook自拍直播,結果事後被妹妹取笑:「你覺得自己六四面(指側面)靚仔啲?」

林亨利亦深深記得曾俊華造勢大會當晚,他不在那條「被重新定義」的龍和道,而是在金鐘連儂牆,和一班基督徒選委祈禱,祈求上帝保佑香港。為何不去薯仔集會?他笑說:「祈禱實際啲。」口中雖說早知道大局已定,但林亨利心底期盼奇跡發生。

一個普通人,偶然抽籤抽中選委一席,對基督教選委林亨利而言,親身見證選舉,比改變結果更重要。

 

林亨利只是一個普通人,抽籤之下成為了基督教選委。《眾新聞》製圖

2017年3月26日,灣仔會展特首選舉中央點票站是戰場,林亨利前一晚雖和記者說不緊張,但他深知這是特別的一天。他早和其他選委約好早上9時左右在灣仔碰面,從屯門家中出發前,他把選委證件、通知文件、會場地圖等鋪開來,拍了一張照片放上Facebook,配上了一句話:「就算手中只有一票,願能化作千億祝福。」這改編自聖詩的文字有點矯情,但仍然為他「呃」到71個Like。林亨利說,這是他最爆的一個貼文,算是成功引起朋友關注特首選舉。

灣仔會展當日保安嚴密,傳媒都被限制在部分區域,林亨利憑著選委身份通行無阻,更在步入票站前一直進行Facebook直播。林亨利說想讓身邊朋友看多些,引起他們關注這件事,「平時看新聞都是某幾個主要畫面,但你從選委通道的角度看,就可能看多一些。」他笑言自己是史上首次做Facebook直播,有10多個朋友收看,成績已算不錯。他笑著向記者自嘲:「我都唔識用,自拍我都唔得啦!」林亨利不是為自己「呃Like」,而是用自己的方式,希望身邊人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

今屆非建制派有逾300票在手,不少人視為一大進步。何君健攝

有票也是壓力 自己只是普通人

大多數市民無票他有票,成為選委似乎很特別,但有時手上一票也是壓力來源。林亨利記得早在林鄭月娥和曾俊華都未報名參選時,胡國興出席了一個長期病患者服務論壇,論壇也邀請了他和其他選委出席聽意見。主辦一方向胡官表達完訴求後,大會邀請林亨利發表意見,他向記者覆述時表情誇張:「無啦啦叫你發表意見,乜都唔識,玩咩大佬?」他坦言過往不了解長期病患者的服務需要,但被問到唯有硬著頭皮說了幾句:「應該都是些廢話,例如:『我覺得是社會公義問題』、『需要繼續爭取』、『無論邊個當選都要審視制度』這些經典罐頭。」他笑著說,做選委期間學到不少新事物。

身為選委不知弱勢社群苦況,如何選出好特首?要留意的是,林亨利未成為選委前,其實也只是一個普通人,頂多只是看看報紙了解些皮毛。他在樹仁大學讀經濟及金融學系,畢業了七年,現在銀行工作,基層出身的他月入夠養家,弟弟還讀書中,如無意外「上樓」無望,林亨利就如你我一樣普通。他不是社運界的熟悉面孔,從未加入政黨,只偶爾參加大型遊行。他在2014年佔領運動時和朋友經過中環,看到學生在搬鐵馬、綁索帶時感嘆:「我們兩個已經出來做事的人,仍然是基層員工,權力又無,講到熱血行為,我們(年紀)又已經過了,可以做到甚麼?」適逢今屆基督教選委改為憑抽籤選出,令他自覺有更大機會當選,所以決定報名抽選委,看看天意安排。

林亨利最終在579個基督徒中脫穎而出,成為選委之一,能親身參與這場小圈子選舉。林亨利沒有大肆宣揚自己有票在手,只有家人、幾個朋友、教會和某些同事知道。有朋友得悉後很羡慕: 「點解會有嘅?有票好勁!」他很無奈,只簡單回答:「我抽籤咋嘛。」同事們為了避免影響他投票,不會直接叫他投誰,但總忍不住旁敲側擊,「有些同事跟我說,最好不要投邊個邊個(多是指林鄭),或者叫我投些正常的人。」正因如此,更突顯他手上一票何其珍貴。

基督教選委追問林鄭月娥聲稱被上帝感召參選有何憑據,但林鄭未有回答。受訪者提供

「感覺你有票真係好啲,就算(候選人)幾唔想答問題都要應酬你。」林亨利說的是林鄭月娥。他記得林鄭參選時,曾說過上帝叫她參選,所以一碰面他就直接問林鄭,如何證實上帝有呼召。作為基督徒,林亨利深信上帝的確會有指示,但他憶述林鄭在會面上說了句「報紙誇大了」就草草了事,他追問之下,林鄭竟然用英文重覆一遍後就當答了問題。林亨利笑說:「我個名有咁似外國人咩?」

除了林鄭月娥,林亨利也和另外幾個候選人會面,他認為曾俊華的確較有親和力。「會面當日我著住一件衫,有個英文字,正常人都不太清楚意思,寫著Medison 。他走進來第一個問題,見到我就問Medison是甚麼意思。他非常留意別人,真的connect。他有這項特質,有建立親和力的能力。」至於胡官,林亨利說是一個很「nice」的人。

持續了近四個月的特首選舉全城關注,曾俊華在網上的宣傳造勢,把明明只是1194個人的選舉,變成猶如每個市民都有份投票一般,林亨利坦言曾經被他感動到,他記得曾俊華有一段片,叫市民不要移民,5年、10年後要和香港人一起保護香港。「他告訴你,香港可以變得更好,只要有他在這裡,大家一起走下去,就可以更好。」是否變成薯粉?林亨利承認自己最終投了給曾俊華,但並非因為被他感動到。

「如果你問我,我覺得可以最徹底解決香港問題的,是胡官。」林亨利認為胡國興才能打破制度,真正推動政改,「曾俊華會帶返香港回到沒有梁振英的年代,他要再做多些事情,才可以帶香港到更好的道路。」他開玩笑地補充:「香港人想聽到的,係你話畀佢聽,我哋返去梁振英未做特首的年代,就好開心㗎啦,陰功。」那為何明知胡官較好,依然決定要投曾俊華?林亨利簡單抛出一個答案:「這一刻社會不需要有很大改變。」

若要更形象化地表達,林亨利認為胡官政綱雖好,但卻生不逢時,5年後可能會更適合。胡國興落力推動政改,電視辯論上不斷提到政改、和選委會面有半小時都在講政改,林亨利都看在眼中。他也深知道要改變社會,需要改變遊戲制度,讓其他人有份投票,但他覺得香港經歷了過去五年撕裂,未必能承受太大改變。揀薯片而非胡官,純粹只是時機問題。

當日有示威者在場外得知林鄭當選後掩面痛哭。翁維愷攝

林鄭當選心一沉 籲港人勿太灰心

記者在選舉前一晚致電林亨利,問他會否為投票緊張,他說:「大家預測結果都不會差太遠。」那一刻該思考的,是香港的未來。

結果林鄭月娥以777票當選特首,曾俊華和胡國興分別獲365票和21票落敗。林亨利記得選舉主任在台上公布結果一刻,坐在他身後的一個女選委哭了起來。林亨利沒有哭,但心中還是一沉,「失望是有,有些選委覺得有無力感,正常啦,但問題是大家如何理性地看整件事。」

林亨利一直都知道這場選舉,無論是民主300+,或是包括他自己在內、尚未歸邊的宗教界選委,都無可能影響到結果。「其實你見到建制派太聽話,奴性依然太強,你會對這群人失望。」七百多張建制票下,林亨利從不認為自己能撼動結果,但少一張建制票,就是多一分勝算。

林亨利說不能因為結果失敗,而無視中途的成果。在他的眼中,能迫到四個參選人坐下來好好聽選委説話、能以溝通整合基督教9名政見不同的選委,共同花一日一夜聯署去信林鄭,反對她政綱中的宗教事務小組(餘下一人為林鄭的提名人),這些已是選舉過程中的成果。與其著眼非建制派坐擁300多票都落敗,林亨利寧願正面地思考,感激過往100多票變成今屆300多票。

林亨利覺得市民要肯定自己成果才行,他開玩笑地說:「如果唔係,第一個走返屋企喊嘅,肯定係胡官啦,得20票。」回顧這場選舉,會否覺得胡官被用完即棄很可憐?林亨利笑著說:「基督徒有個Whatsapp群組,有人提議不如整張Thank You卡畀佢(胡國興)啊。我就話:『好啊,絕對可以!』我投唔到畀佢,但Thank you卡都得嘅。」

笑聲之中,林亨利還記得自己以素人之身,出來參選選委的初衷:「我出來的原因就是告訴大家,每個人在社會都有他的責任,不是只在家裏做個阿爸阿媽;基督徒返好教會、奉獻好就可以;返工不遲到就叫好伙計,現在是整個社會的政治,每個人都有責任要去做。」

聽起來很天真、很傻兼很膠,但在銀行工作的林亨利,用了一個港人最能理解的比喻:「你一出生不是李嘉誠,那你就一輩子就做乞丐?你會出來賺錢,由一萬都無賺到兩萬蚊,最後可能五萬蚊封頂,但你至少已經不是一個乞丐。」先從密集的選舉期喘口氣,林亨利和其他選委會在休息後,再商討未來該如何監察林鄭執政。

林亨利:「不要看選舉這麼重要,你要整群人守護香港才行。」翁維愷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