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沙中線紅磡站最終報告】潘焯鴻批「明罵暗幫」將提司法覆核 「更積極考慮參選 香港不是只有黃藍」


 

政府周二(12日)公布沙中線紅磡站調查委員會的最終報告,這場工程風波持續接近兩年,當初揭發剪短鋼筋的混凝土承辦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作為「吹哨者」,坦言去年9月已對調查委員會感到失望,故單方面宣佈退出聆訊。最終報告發表後,他通宵達旦細讀,批評200多頁的報告只是「明罵暗幫」,免去政府、港鐵和禮頓的刑責,又質疑報告對於結構安全的裁決。潘焯鴻表明會就最終報告提司法覆核,追究責任。

在工程界打滾超過30年,潘焯鴻因為沙中線事件,他一手創辦的中科興業失去所有本地工程項目,又花掉數百萬元巨額官司費,最終換來這樣的一份報告。他感嘆:「係有損失嘅,你一生可以用幾多,你都帶唔到走,做個有意義的人好過啦。」潘焯鴻說,這份最終報告令他更積極考慮參加立法會選舉,但稱自己不分黃藍、不會參與民主派協調,「兩邊我都唔覺得會係正確」。

相關報道:【沙中線紅磡站最終報告】批造工差劣、檢查馬虎、紀錄保存欠佳 政府港鐵禮頓管理不善須負責 沒提懲處

中科的本地工程項目跌至零,潘焯鴻近期與友人在長沙灣一座工廈開設口罩廠,生產外科和可重用口罩。周滿鏗攝

沙中線紅磡站最終報告,批評港鐵和禮頓須對各自的管理和監察系統出現嚴重失誤負責。政府作為沙中線項目的監督者,亦應負上部分責任。但潘焯鴻認為,報告實際上只是「明罵暗幫」,表面上批評三方,但實際上報告內容對於港鐵和禮頓不利的地方,委員會採取較高標準問責,亦沒有提及兩者的刑罰。

報告提到(361-365段),車站結構有甚高的安全系數或剩餘承托力,故即使圖則有改動、螺絲帽接駁欠妥,也不影響結構。潘焯鴻質疑有關說法,指車站結構設計使用年限是120年,需要考慮隨年月損毀、結構老化的情況,「但你無視了損耗的問題,呢個結構可能十年八載就會裂,裂係咪會冧呢?唔係,但你要用好多錢補救。」潘焯鴻指,沙中線紅磡站花了50億元工程費,今次卻花20億元作加固改善工程,可想而知其嚴重程度。

他又認為,聆訊中,中科和政府各自委聘的專家證人一直都有指出車站結構有問題,須跟從合約的規定;但委員會、港鐵和禮頓三方所委聘的專家證人卻持相反意見,導致中科一直處於少數下風。他又質疑,調查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聽不懂工程技術知識,較難中肯地作出裁決。

最終報告又提到,建議在紅磡站運作期間,持續監察車站結構,給予公眾信心。所使用的監察應採取經優化的「例行預防性檢查」制度進行。陳帆昨日在記者會上解釋,因原定使用的監測儀器太過敏感,可能會誤鳴,於是改用「例行預防性檢查」,為期最多五年,持續監察車站結構。

潘焯鴻質疑報告為何未有解釋改變監察方式原因,亦沒有深入調查。他認為原因之一,是港鐵根本上對結構安全存疑,用監測儀器鳴聲的話,容易讓公眾發現並質疑,「成個委員會無就儀器測試做過調查」、「佢哋(港鐵)覺得就算加咗加固措施都好,啲車行、啲人用的時候仍然有問題,仍然會郁動、出現裂痕,所以你先唔夠膽擺儀器測試,唔想俾公眾知。」

潘焯鴻打算最快下周提出司法覆核,質疑夏正民在報告指「結構工程專家應從結構工程的角度 ,集中研究實際建造工程是否安全及適合作預定用途,並且只有在認為該等工程不安全或不適合作預定用途時,才應從結構工程的角度,就是否需要『適當措施』以確保安全提供意見;以及結構工程專家無須研究『適當措施』是否只為了符合法定或守則規定。」(376段),他認為夏官無權作上述指示,質疑違反調查委員會的職權範圍。他透露,獲知名人士資助打官司,成功獲批司法覆核的話會做眾籌,估計花費約100萬元。

潘焯鴻表明最快下周,就沙中線調查的最終報告提出司法覆核。周滿鏗攝

中科興業因為捲入沙中線風波,單是官司費已花近400萬元,至去年本地工程項目已跌至零。潘焯鴻說,中科現時主要在海外承接工程,「我起碼無移民,但我唔覺得香港無得救,我希望話俾香港人聽,願意企出來係唔使死。」事件令他生意大減,30年來的工程生涯幾乎付之一炬,他又有何感受?「係有損失的,你一生可以用幾多,你都帶唔到走,做個有意義的人好過啦。」

事件揭發工程界的陋習,潘焯鴻說,最終報告出爐後,他收到不少建築界人士的訊息,希望他能夠息事寧人,但他堅持追究到底,「我一直在香港長大,我已經50歲,我睇住香港係80年代、90年代到回歸後,香港各行各業不斷沉淪,過程中無人夠膽出聲,出聲的大部分都係身敗名裂,中科其實好慘。」

「但都捱過咗,而家企番起身,腰骨更加直。」他形容,最終報告猶如一個里程碑,已經較當年鉛水事件的調查委員會就責任方面落墨更多,「起碼鬧港鐵同禮頓」。他指,提出司法覆核,是尋求真相的另一途徑。今年立法會選舉後,他相信民主派的議席有所不同,有望在立法會內引用權力及特權法繼續追究事件。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右)較早前接受眾新聞訪問,指有意成立新平台,支持新晉者走中間路線爭取立法會議席,其中一人是潘焯鴻(左)。

工程事業損失大,潘焯鴻卻賺了知名度,有機會投身政界?潘焯鴻承認,這份最終報告令他更積極考慮參選。他稱,未有決定在地方選區或功能組別參選。有報道指潘焯鴻或出戰九龍西直選。潘焯鴻早前與黃店「租舖」合作賣口罩,但另一方面,又獲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打本支持設廠生產口罩,究竟他如何定位?

「究竟香港係咪得黃同藍?我覺得唔係,淨係本土派都唔覺得自己係黃啦,但唔知點解本土派自己又就範,如果咁都企唔住,唔好自己咁偉大攬炒爭取啦,所以我唔覺得香港係分黃同藍。」

他指自己非黃亦非藍,「兩邊我都唔覺得會係正確。」潘焯鴻說,若他參選,主打政治議題只會由大黨得益,表明不會參與民主派的協調,「如果泛黃的人圍威喂,有4個人出來選,其中一個係黃碧雲,你投唔投佢票都好,佢都贏啦,你覺唔覺得悲哀呢?」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