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民間推香港開放數據指數 土地、商業登記各47分並列榜尾 本土研究社:官地、牌照屋資訊最黑箱


推動開放及無障礙互聯網的民間組織「香港互聯網協會」,參考國際開放數據準則及評估工具,設計出「香港開放數據指數」,今日(14日)發表首次評估結果,在「政府運作」、「公共財政」、「土地」、「衛生健康」等16個數據類別之中,「土地」及「商業登記」得分最低,雙雙以47分並列榜尾。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批評,香港的土地資訊封閉,尤以官地、牌照屋、寮屋等資訊「最黑箱」。他以近日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被揭涉嫌違規入住牌照屋為例,指該牌照屋的持牌人姓什名誰、批租涉及的利益等資料,公眾無法從任何公開途徑查閱,亦不能監察資源有否被濫用。

相關報道:開放數據指數報告:「資料一線通」缺漏重要資訊 部門開放標準參差

第一期「香港開放數據指數」2019/20評估報告

國際間推動政府向公眾提供任何人皆可免費使用、重用及再次分發的開放數據(open data)有逾10年歷史。在2011年,香港首次以試驗計劃形式,推出開放數據入門網站「資料一線通」。此後,公民社會及商界持續要求政府開放更多、質素更高的數據集。2017年,港府將開放數據納入「香港智慧城市藍圖」發展計劃,翌年、2018年起,政府提出新開放數據政策,超過80個政策局和部門每年均會發布其年度開放數據計劃。

香港開放數據落後台灣、日本、新加坡

關注開放數據的國際協作組織「開放知識網絡」(Open Knowledge Network),自2013年起每年公布全球開放數據指數(Global Open Data Index),評核包括香港在內、94個地區的開放數據狀況。香港在2013年排第56位,至2016年升至第24位。在2016年,台灣排第1位,澳洲及英國並列第2位;其他排名高於香港的亞洲國家,尚有日本(第16位)及新加坡(第17位)。不過,全球開放數據指數在2016年後停止更新。自此,港府開放數據發展便無從評核和監管。

推動開放及無障礙互聯網的民間組織「香港互聯網協會」,於2018年9月啟動「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計劃。協會參考19項國際開放數據準則及評估工具,設計出「香港開放數據指數」,並計劃往後每年評估香港開放數據的發展情況,以推動、完善本地的開放數據政策。

協會在去年9月至今年4月期間,根據「網上可獲取」、「機器可讀」、「資料完整」等12項指標,評估政府「資料一線通」及其他官方網站所發布,包括「政府運作」、「公共財政」、「司法及安全」、「土地」、「衛生健康」、「氣候與天氣」等16個數據類別(包括69個數據集(dataset))的開放數據狀況。

12項指標 16個數據類別
1. 可網上獲取
2. 免費
3. 提供批量下載及API*
4. 機器可讀
 (machine-readable)
5. 開放授權
6. 開放格式
7. 資料完整
8. 及時更新
9. 元數據(metadata)^
10. 永久保存(檔案)
11. 識別碼 #
12. 方便閱讀
 (human-readable)
A. 普查及統計
B. 公共財政
C. 立法及諮詢組織
D. 政府運作
E. 司法及安全
F. 商業登記
G. 土地
H. 房屋
I. 交通運輸
J. 社會福利
K. 教育
L. 衛生健康
M. 康樂文化
N. 環境能源
O. 氣候與天氣
P. 科學技術

註:
* 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式介面,即允許程式開發人員採用自動化及自主的方式讀取數據。
^ 元數據包括數據集的背景資料,例如數據主題、建立數據的日期、數據擁有者、數據管理者等,以助用家掌握數據的特質。
# 識別碼源自統一資源標識符(Uniform Resource Identifier,URI)概念,以便在網絡上識別事物並相互連結。識別碼可以是某個事物的編號,例如身份證號碼和車牌號碼,不同數據集中擁有同一識別碼標註的紀錄,可視作來自同一個體,因而相互關聯。對於不涉及私隱的數據,例如樹木、河流、街道,開放識別碼有助於數據使用者作研究分析。

每項指標最低0分、最高10分,第1至10項指標的得分總和,便是該數據類別的得分;第11及12項因在國際開放數據社群尚未形成廣泛共識,故未有計入「香港開放數據指數」計劃2019/20評估的總分,僅作參考。

土地、商業登記並列榜尾 資料要付費、非網上開放

協會今日(14日)發表首次評估結果,研究顯示香港在這16個類別的總平均分為70,其中最高分的是「普查及統計」(90分),其次是「立法及諮詢機構」(82分),而最低分的是「土地」及「商業登記」,兩個類別同樣得47分。

香港開放數據指數2019/20評估報告截圖

報告提到,協會就「土地」類別,檢視了地圖、地界、土地業權、土地用途、地貌及自然資源(例如樹木、河流、山峰等)、城市規劃 (例如分區計畫及規劃執行等)6個數據集;並就「商業登記」類別,檢視了公司註冊資料(應包含名稱、編號、地址等)、牌照、實益擁有權3個數據集。

「土地」及「商業登記」兩類數據的得分最低,主要原因是香港涉及土地業權及實益擁有權的數據集,不能視作已在網絡上開放,因為網民需要憑已知的名稱或登記編號,來檢索特定資料,不能隨意瀏覽資料庫。與此同時,市民亦要先付費,方能取得完整紀錄。協會指,有關做法並不符合開放數據標準。「土地」類別的土地業權數據集,以及「商業登記」類別的實益擁有權數據集,均被評分為0分。

香港開放數據指數2019/20評估報告截圖

「香港開放數據指數」研究員周穗斌提到,在其他國際開放數據的評估,「土地」及「商業登記」一般不是特別高分的類別,他形容這是「普遍現象」。至於香港的情況,他表示仍需要進一步研究方可評論。

香港互聯網協會董事鄭斌彬表示,計劃往後每年繼續發布「香港開放數據指數」,以持續評估香港開放數據的情況。協會希望在香港本地推動改變,所以選擇將資源投放在香港,未有為其他國家或地區評分。鄭續指,協會計劃下一步在香港推廣國際間較佳的開放數據做法,並推動公眾故育及社群參與。 

本土研究社:政府土地物業最黑箱 資訊封閉削公眾知情權

關注香港發展的民間研究組織「本土研究社」,自2013年註冊成立至今,發表有關土地供應及規劃、房屋政策等研究多達14項,每項研究都涉及大量土地相關資料的搜集及分析工作。

本土研究社創始成員陳劍青接受眾新聞訪問時,形容香港的土地資訊封閉,本身有大量資料沒有公開,與香港的金融、經濟數據的開放程度「差天共地」。他形容,政府批租土地、牌照屋、登記寮屋等資料,是眾多土地資訊之中「最黑箱」的部份,比一般私人業權資訊更為封閉,公眾連查冊都不會查到。陳以傳媒近日揭發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Rupert Dover)涉嫌違規入住清水灣碧水新村牌照屋,以及涉嫌將同村另一間牌照屋出租為例,指牌照屋的持牌人姓名、批租金額等資料,完全沒有公開途徑可查證。他質疑,尋租者可因公眾不知情、無監察,而持續濫用相關資源,政府土地變成私人後花園的情況普遍。

陶輝與妻子及外傭入住的碧水新村牌照屋,惟他們均非牌照屋的持牌人。《蘋果日報》圖片

陳劍青指,土地資訊缺乏透明度,以致很多土地資訊查到一半便無法追查下來,或需用非常迂迴的方式搜集、重組資料,令民間土地研究變得困難重重。以棕地研究為例,棕地作業本身有商業登記,故政府應該掌握相關資料數據,惟政府並沒有公開,民間只能透過衛星圖、地圖工具、親身考察等途徑去搜集棕地位置、面積資料,嘗試呈現棕土問題的狀況。

即使部份土地資訊可供公眾經網上系統查閱,但因政府要收取費用,而非免費查詢,亦增加民間研究的負擔。陳劍青提到,本土研究社2018年發表的《竭澤而築:新界西北魚塘業權調查》,共調查約1130個私人地段,涉及700多公頃土地,揭示香港最為生態敏感的地區,原來有四成土地都是由公司持有、囤積。他續指,即使只想知道有關地段的業權屬公司還是個人,亦要以每個地段25元的價格,透過土地註冊處系統逐一查閱,繼而整理資料,他們最終為此調查花費了4、5萬元查冊。陳劍青批評,查冊收費阻礙一般市民了解這些生態敏感地區的資料。

左起: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黃肇鴻、林茵。資料圖片

民間推出短租地圖後 地政總署才將紙本資訊放上網

陳劍青表示,民間推動政府公開資料並不容易,往往需要以年計的時間去爭取。他舉例指,政府以短期租約批出的土地資料,以往不會在網上發布,只會將分區的紙本資料,分別存放於18區地政處。本土研究社的人員曾經親身到18區地政處查閱文件,再將資料整合及數碼化,以網上地圖形式公開,鼓勵市民租用該些政府土地。

本土研究社早於2014年已發表《租地任我行:馬屎埔短期批租土地個案研究》,提出地政應訂立公眾監察機制,讓公眾監察土地被空置浪費,或作其他用途時作出申訴;到2017年發布《租連阡陌:香港短期批租富豪用地研究》,再次要求當局公開短期租約官地資料。陳劍青指,本土研究社只是期望政府公開相關地點,而非租用者的姓名,但政府始終不願公開。他批評,政府濫用第三方資訊為理由,拒絕公開土地資訊,令有意使用有關土地資源或監督土地資源運用的市民無從取得資料,阻礙公眾使用或監督。

2017年底,政府終於「地理資訊地圖」網頁上載短租土地資料,開放予公眾查閱。不過,陳劍青指出,公開的資料其實佔相關土地資訊不足四分一,由於有關資料要得到租用者同意,政府才會公開,實際上很多資料殘缺不全,例如土地的使用者及租金未必齊備。他提到,在這情況下,假如民間想知道各區短租土地的平均租金是多少,亦無從透過現有資料去計算出來,資料不整全無疑阻礙了民間的研究工作。陳劍青重申,土地屬公共資源,「(公開數據)唔係純粹我哋知多啲咁簡單,而係而家土地資源咁稀缺嘅時候,有冇被人濫用或者有冇公平被使用嘅問題。」

陳劍青表示,土地資源牽涉敏感利益,政府不開放資料,可能與既得利益有關,例如短租官地、牌照屋等資料一旦公開,公眾便得知哪些高官、尋租者曾經濫用政策,因此,民間在爭取開放數據時,要與阻礙土地資訊開放的持份者角力。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