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庭外故事】73歲婆婆朝九晚六旁聽 心痛被告遭遇悄悄給利是 自己不買衫不買鞋不需要多謝


「太多人了!」保安和同袍交談時,不禁慨嘆法庭內擠擁一幕,再三叮囑被告:「一陣到你們的時候,原位站立就可以了!」

西九龍裁判法院周三(13日)審理多宗涉及反送中社會運動的案件,去年11月18日油麻地暴動案,其中40名獲准保釋的被告下午一同上庭。法院內外都是人,公眾席要用作被告席,一班班律師團隊亦要站在庭內一旁。保安、律師、家屬,不斷尋找各自熟悉的臉孔。原本坐在公眾席第一排的傳媒,昨日都要坐在一旁。因為被檢控的人,實在太多。

法庭內,擠進起碼過百人;法庭外,由一樓中庭到地下大堂,更是一排又一排的人群,等候的,是一個輪候進入法庭的機會。政府推廣公民教育多年,何時開始,年輕人、師奶、大叔,是如此關心司法權益,學習聽審、學習程序、學習法律觀點?

人之多,就連呼吸也來得沉重。40人之中,年齡介乎17至31歲,以20餘歲為主,等候開庭期間,有人看看手上的電話,也有人看書。疫情之下,人人戴上口罩。如果CSI口罩是反映身份和權力的象徵,庭內近100人,大約有4名警員、3名司法機構人員、1名保安員戴上CSI口罩,所有被告、旁聽者和大部分律師團隊,都是戴上藍色、白色等平淡而普通的外科口罩。少數與多數,檢控與被檢控,口罩反映的權力劃分,大概是今天香港社會的縮影。

疫情帶來的影響,還有需要隔位坐的公眾席,令旁聽的名額變得更少。被告人數眾多,旁聽名額減少,即使是家屬,也未必能走入法庭內,陪伴著至親應訊。案件與案件交接之間,有人出入,便是家屬等候多時、急不及待擠入法庭的瞬間。40人分成兩案押後至7月22日再次提堂(案件編號:WKCC4321、4322/2019),被告繼續保釋。

不少人聽審後等候囚車離開,揮動手上燈光,高呼口號,伴送被羈押的「手足」,場面感人。張凱傑攝

法援或自辯的17歲少年

反修例運動觸發史無前例的警民衝突、逆權抗爭,由去年6月至今,超過8,300人被捕,當中近1,400人遭起訴。連日來,每日都有過百人因為社會運動而上庭,遍佈各區裁判法院和區域法院。

對於一間蚊型網媒來說,如何取捨?審訊披露背景,判決主宰人生,如何好好紀錄每一個法庭故事?同日有「赴湯杜火」健身夫婦暴動案,有名氣、有話題、有點擊率,因此相信也會有媒體報道。記者最終選擇旁聽已經還柙3個月、涉及今年1月29日葵涌警署汽油彈的17歲少年案件。

案件暫毋須答辯,金頭髮、戴眼鏡的17歲少年是一位音樂導師,控方昨日修訂控罪為企圖縱火,並加控一項管有物品意圖摧毀或損壞財產,轉介區域法院,下月2日開始答辯。控方反對保釋,辯方亦沒有申請保釋。不過,法院提醒被告,區域法院再沒有當值律師服務,被告可申請法援或選擇自辯。(案件編號:WKCC348/2020)

原來被告並沒有委聘或義務律師協助,如不申請法援,17歲少年或要以自辯,決定人生前路。

73歲婆婆:我都唔明點解要咁對啲後生仔

衝突過後,警署外不時出現大批家屬苦尋子女一幕,法院內同樣也多了一班公眾人士聽審,聲援因社會運動被檢控的「手足」,無論認識或不認識,試圖分擔暴動罪又或其他刑事罪行帶來的沉重。下午4時至5時,西九龍裁判法院各個法庭也陸續散庭。一位婆婆獨自步出法院大樓,記者上前問她:「有親屬今天上庭嗎?」她說沒有,反而急不及待地問:「你知唔知佢有無得扣?佢已經坐咗8個月!」

事源昨天最後一單案件,涉及已還柙8個月、30歲的餐廳侍應容志強,被控去年9月6日刑事損壞港鐵旺角站,判處即時監禁8個月。據了解,被告自去年9月11日被捕,還柙至今已經超過8個月,理論上已服刑完畢,惟被告仍需返回監倉,待懲教署計算日子及收拾個人物品,未能當庭獲釋。(案件編號:WKCC3648/2019)

白髮婆婆說,年輕人為她手機裝上Telegram,使她緊貼每天上庭資訊。一對經歷歲月的雙手,卻願意走入年輕人的世界。張凱傑攝

人家稱她做「白髮婆婆」,今年已經73歲,昨天一大早已經來到法庭聽審。她住在長沙灣一帶,主要會來西九龍法院聽審。她說,早上7時許起床,稍稍進食後,9時許來到法院排隊,9時半上庭,中午再出去吃點東西,下午再回來聽審。

她形容早上較少人,下午就多一點,昨天也因為人太多,沒有位置,無法進入法庭內,只能站在庭外著聽審。她說一般下午4時多散庭,但如果被告需要還柙,她和其他聲援的市民就會到停車場外送車,可能要等到傍晚6時,甚至7時都試過。

她記得,有時太夜,一起送「手足」車的年輕人會說「車埋我返屋企」,令她感慨:「佢哋好好,所以我都唔明,點解要咁對啲後生仔。」

七旬銀髮之齡,朝九晚六在法院待足一天,累不累?她說身體會累,有時看見一些案件,心裡也會不開心。

最令她感觸的案件是,一名17歲男生疑因今年3月1日凌晨在旺角焚燒垃圾桶,被控縱火罪,主任裁判官羅德泉拒絕保釋申請,要求被告還柙候訊。被告其後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獲法官李運騰批准,附帶宵禁令、禁足旺角警署令、不得離港、人事擔保等條件。辯方曾透露,被告在警員威脅會加控其他罪名下,才簽署同意口供。(案件編號:WKCC494/2020)

庭上披露,中四男生與中風母親相依為命,需照顧母親的日常生活。「白髮婆婆」親眼目睹男生的中風母親,坐著輪椅上庭求情,坦言很不開心,「為何裁判法院不批,而高等法院又批准,我不明白。」

由去年開始,默默旁聽至今,她說試過天氣很冷、前一晚夜睡很累,想過不來,但一想起被告的人更辛苦,最終還是起了床,過來聽聽審、看看他們。她和兄弟姊妹同住,但形容大家的關係是互不理睬,因為家人是「藍絲」,反對她前來聽審聲援,就連她光顧「黃店」膳心小館「買一盒餅都被人話」,被指責「不要再出現我眼前」。但她不理家人的反對,決心每次一個人來,堅持做良心的事情。

有時候,她更忍不住向身世很可憐、生活有需要的被告給予「利是」,對方很感謝她,但她說:「我不需要多謝。」她又透露,今年已經訂下目標「不買衫、不買鞋、咩都不買」,更中止了東華三院、宣明會和保良局的捐款,坦言:「藍絲說我們收錢,其實我們是貼錢出來。」

西九龍裁判法院周三當天審理多宗涉及社會運動的案件,不少人聽審後,到停車場等候囚車離開,揮動手上燈光,高呼口號,伴送被羈押的「手足」。囚車鐵欄之外,燈光揮動、吶喊聲響遍,場面感人。直至晚上近6時,她還未走。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