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人民大學時殷弘:傳播中國優越性不宜太急太快聲調太高 中俄急劇潛在疏離


中美關係急速惡化,被內地傳媒形容為中央外交智囊的中國國務院參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時殷弘,在五月初的兩次中美關係座談會指出,傳播中國戰疫勝利的體制優越性、塑造中國抗擊全球大流疫的領導者角色成為「新的優先」。但要尊重疫情激發的全球更大複雜性,政策推進不宜太急、太快、聲調太高,否則效果和期望差距將較大。

時殷弘並指出,中俄關係「似乎出現一種較急劇的潛在疏離」,普京在3月30日開始的兩周內,接連4次與特朗普熱線通話,商議兩國在抗擊疫情和穩定全球能源市場方面合作的可能。繼之4月26日普京與特朗普就二戰蘇軍與美軍在易北河會師發表罕見的聯合聲明,將此作為俄美可以合作的例證。

時殷弘5月6日參加人民大學美國研究中心的「美國研究學術圓桌會議」,以及5月8日的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主辦的「中國國際問題論壇2020」,會議以「新冠疫情背景下的世界秩序與中國外交」為主題。內地網絡亦有轉發這兩次會上時殷弘的講話內容。

時殷弘在會上表示,中國對外政策現在有了「新的優先」,並由相關的大力宣傳和對外援助去支持。他說,新的優先就是:一、促進傳播由戰勝肺炎疫情弘揚的、中國體制的某種優越性;二、對外投射中國的新形象,即全球公共健康緊急狀態中抗擊疫情的一個世界引領者。

他接着說,就此而言,目前的突出問題,是不夠尊重世界在大流疫下驟然加劇的複雜性,推進得未免太急、太快和聲調太高,從而效果與期望之間的差距頗大。「與此同時,中國的戰略軍事伸張和集中於『一帶一路』的戰略經濟擴展已經在收縮,原因是國家可用的相關資源減少和與大流疫關聯的種種複雜性」。

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國際政治系教授時殷弘。照片來源:人民網

時殷弘指出,中國在對外關係中面臨嚴峻挑戰:中俄出現潛在疏離;中美對立和競鬥更劇;澳印對華態勢不善;日韓民眾對華態度冷淡;中西歐主要國家在疫情問題上跟進美國抨擊中國;廣州一度的「排非」行為損傷中非關係。在全球治理方面,美國放棄全球領導,但可供中國填充的空間相當有限,因為中國面臨內外困難,可用資源及經驗有限。因此,很有可能出現一個沒有「領導」的世界。

在兩場座談會上,時殷弘除了重點談到中美關係,中俄和美俄關係都有論及,「中國與俄羅斯之間似乎出現一種較急劇的潛在疏離,其表徵是直到宣布4月16日互通電話和表示彼此支持為止,兩國元首之間在三個月裏,缺乏多年幾乎一向頻繁、熱情和常態化了的公開聯絡」。

他說,「另一方面,普京總統卻在3月30日開始的兩周內,接連4次與特朗普總統熱線通話,商議美俄兩國在抗擊冠狀病毒大流疫和穩定全球能源市場方面合作的可能,繼之以4月26日普京與特朗普就二戰末蘇軍與美軍在易北河會師發表罕見的聯合聲明,將此作為俄美兩國可以合作的例證」。

時殷弘說,總而言之,所有這些加上中國在恢復經濟方面直面的內外巨大困難,意味中國總的形勢遠未變得比疫情爆发以前有利,對中國的幾乎空前嚴峻的挑戰就在前面。

內地網絡引述時殷弘於5月8日的座談會表示,要談一談他認為「應該採取的一些戰略、政策和策略」: 

一、不再增持業已顯現「被黑」風險的美國財政部證劵;

二、不要強調實際上不可能的疫情源頭問題的最終「科學解決」(不可能是因為科學家的必不可免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偏向、科學家常有的政治牽連、科學家中間難消的分歧、科學家受的國家制約、疫源問題本身的巨大的科學難度),更不要期望至少短中期內實際上更無可能的「政治解決」; 

三、與此相關,需要認識並適當申述一樣:除在純粹的防疫科學方面,疫情源頭問題的探究沒有必要。因為,這只會加劇中美彼此譴責,將關於解釋的情況搞得更亂,而且任何國家都不應承擔、也承擔不起由大自然和各國非蓄意的自我損傷的錯誤導致的、那麽巨大的生命損失和經濟/社會損失; 

四、盡快和盡廣泛改變如前所述在自揚中國體制優越性和應對全球公共健康緊急狀態引領者方面推進得太急、太快和聲調太高的狀況; 

五、對美國及任何其他國家朝野關於疫情的對華抨擊、指控和誣陷,不必全都一一怒懟,而需要有選擇地適當回應,包括駁斥、申述和解釋。中國政府機構需要防止在回應時公開揚言要對責任國作經濟等方面的報復,包括禁運、取消或中止經濟援助或合作,取消或削減旅行和留學生、民眾抵制等。禁絕以謠傳怒懟謠傳的做法,發生在中國政府官員方面; 

六、美國涉華的傳媒疫情輿論主要由於黨爭而一分為二:共和黨媒體大舉攻擊中國,民主黨媒體則不大對華吭聲,反而指責大舉攻擊中國是為特朗普國內瀆職解脫,偶爾它們還批評如此不利於美國經濟。相反,中國的所有官方和非官方傳媒,在涉及美國時,大致一概激烈譴責和嘲諷。這有礙於促進分化美國對華輿論。因此,應當使某些中國傳媒改而採取較溫和的對美態勢,或曰添上「唱紅臉」,以免都「唱黑臉」; 

七、適當地主動探索幫助美國應對非常嚴重的疫情的途徑,同時牢記美國的疫情越嚴重,中國的外部政治/經濟/輿論環境就傾向於越惡劣,中國的國內困難和隱患就因此傾向於越嚴重; 

最後,也最重要,堅持對外戰略軍事和戰略經濟適當收縮,並且適當加大收縮力度,為此牢記恢復國內經濟與防止國內疫情捲土重來,是中國目前和今後一段時期壓倒性的國務優先,其餘皆在其次。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