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監警會612報告引聯合國】槍械驅散集會不合法 3時半宣稱暴動准警使用武力 內部指引無界定甚麼情況、誰人有權宣稱


監警會公布首階段報告,去年6月12日金鐘流血衝突佔當中56頁。報告披露,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在當日下午3時30分,向所有前線警員宣稱當時情況為「暴動」,意味可引用警方使用武力指引,必要時採取合適武力。20分鐘後,指揮中心再指示警員,若性命受到威脅,可提升武力程度。報告披露的內部指引當中,提及「若暴徒在挑戰權威時嚐到任何甜頭,或警方對即時平亂採取行動略有猶豫,將會令動亂的力量變本加厲」,此後警方清場行動惹起大量批評。

其中催淚彈夾雜、數百人圍困中信一幕引起公眾廣泛關注,幾乎釀成人踩人事件。報告指,立法會道迴旋處附近的警員,以及身處演藝道交界的警員,在龍匯道展開驅散行動初時,無法看見中信大廈外的情況,指揮中心亦沒有注意到中信大廈的情況。最終警方向龍匯道,施放少於10枚催淚彈。監警會多次指出,警方需檢討在中信大廈使用催淚彈的做法。

去年6月12日金鐘流血衝突,造成多人受傷。

6月12日事件為整份報告的獨立章節之一,報告指警方當日行動引起公眾關注,衍生27宗須匯報投訴及33宗須知會投訴,須匯報投訴當中,絕大部分涉及警方的武力使用,包括施放催淚彈、使用警棍、推撞、腳踢、胡椒泡劑、胡椒噴劑、催淚水劑、發射低殺傷力投射彈。

2500警出動 曾指示「無法守護防線應撤退」

報告透露,當日警方派遣189名警員在政府總部和立法會綜合大樓內,大樓外一帶就有2,248名警員,另有1,478名警員候命應付突發情況,同場有52名警員提供傳媒聯絡支援,至於在警察總部就有64名警員執勤。當日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由警務處管理層及行動處高級警務人員指揮,直接向派駐政府總部一帶的前線指揮站發出指示。前線指揮站由中區指揮官及五名總區應變大隊指揮官在現場負責指揮。報告提及,當日清早便出現大批示威者,令警方有些措手不及,原定的輪值安排亦因此受到影響。

警方當日早上發出的指示,清晰表明前線警員不應主動向示威者採取行動,只在保衛政府總部、立法會綜合大樓、拯救生命時,才可使用武力。若前線警員無法守護防線,應該撤退。當示威者堵塞政府總部周邊主要道路、收集磚頭、鐵枝和其他硬物時,警方一直沒有採取驅散行動。警方拯救龍和道地下行車道被困人士及車輛時,亦沒有使用任何武力,只是派出警察談判組與示威者斡旋。直至下午3時,部分示威者向警方防線發動暴力襲擊。

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在下午3時42分決定,可以施放催淚彈達致策略性撤退。已撤退到立法會綜合大樓「圓鼓底」範圍的警員在下午3時46分施放催淚彈,而往政府總部入口撤退中的警員則在下午3時47分施放催淚彈。監警會認為,直至此刻為止,警方的行動是因應示威者的行為而作出。

警方當日早上發出的指示,清晰表明前線警員不應主動向示威者採取行動,若前線警員無法守護防線,應該撤退。眾新聞記者攝

指揮中心宣稱「暴動」 指引無界定考慮因素、誰人有權宣稱

部分新聞報道、網上片段及相片拍攝到警員,向沒有構成明顯威脅的人士,或似乎已經被制服的人士使用武力,包括使用低殺傷力投射彈(即橡膠彈、布袋彈或反應彈)、警棍、催淚彈、胡椒彈、胡椒泡劑、胡椒噴劑、催淚水劑、盾牌和徒手武力。部分錄影片段和相片顯示,有示威者頭部、臉部或身體其他部位受傷,涉嫌是警員使用武力時造成。公眾關注警方所使用的武力是否合理。

時間線
下午3時30分 向前線警員宣稱當時情況為「暴動」
下午3時50分 指示警員若性命受到威脅,可提升武力程度
下午4時03分 指示在政府總部一帶清場
警方及後行動惹起大量批評

監警會留意到,公眾關注警方使用武力的事件,大多在下午3時50分後發生。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在下午3時50分,指示所有警員若性命受到威脅,可提升武力程度。下午4時03分,再發出指示在政府總部一帶清場。從這刻起,政府總部一帶不同位置都出現衝突,警員使用不同程度武力,驅散政府總部範圍的示威者,包括催淚彈、低殺傷力投射彈、催淚水劑、胡椒泡劑、胡椒噴劑和警棍,示威者其後分散到金鐘、灣仔和中環不同位置至午夜。警方此段時間的行動惹起大量批評。

此前,指揮及控制中心在下午3時30分,向所有前線警員宣稱當時情況為「暴動」。報告指,將事件宣稱為暴動,是為了提醒前線警員明白當時要處理的情況,並意味可以引用相關的警方使用武力指引,有必要時可以採取合適程度的武力,以達到合法目的。

關於宣稱「暴動」,監警會注意到警方內部指引並無提及《公安條例》第18條和第19條,亦沒有界定在甚麼情況下會宣稱為暴動、當中的考慮因素、宣稱的目的、誰人有權宣稱,以及應否向公眾宣布、何時及如何作出宣布。

監警會建議,警方應在內部指引訂明,當事件被宣稱為暴動時,前線警員可採取的行動、如何區分暴徒與非暴徒、暴動情況下可使用的武力程度和武器 。警方亦應制定關於暴動的明確指引,並考慮向公眾交代宣稱為暴動的目的、準則和程序。當警方宣稱為暴動時,應清楚說明目的和理由,減少公眾誤會或揣測,並增加透明度,避免公眾人士不知情地參與暴動。

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在下午3時42分決定,可以施放催淚彈達致策略性撤退。眾新聞記者攝

指引准警員壓倒目標人物 達到目的必須停止武力

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宣稱當時情況為「暴動」,意味可以引用相關的警方使用武力指引。報告指出,警方內部指引訂定使用武力的原則,警員只能使用最低程度武力以達到目的,在達到目的後,必須停止有關武力,所使用的武力程度亦必須合乎當時情況 。警方使用的武力程度是否恰當,取決於目標人物的對抗程度、警員本身的能力及警員對有關威脅的判斷。

根據警方指引,為了有效控制目標人物,警員可以使用足以壓倒目標人物反抗力的武力,否則警員的介入便無法成功。然而,在使用武力前,警員須給予有關人士機會遵守警方的指令,在達到目的後,必須立即停止使用有關武力。再者,警方有內部指引訂明,警員可根據不同程度的對抗,使用催淚劑裝置和低殺傷力武器。

報告亦提及,根據警方的最新武力使用指引,如遇上頑強對抗,即當事人作出實質行動抗拒警員控制,其行為可能引致他自己或其他人受傷,警員可使用催淚劑裝置,如胡椒泡劑、胡椒噴劑、催淚水劑、催淚彈和胡椒彈。當面對暴力攻擊,即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身體受傷的肢體毆打,警員除可使用催淚劑裝置外,亦可使用低殺傷力武器,如警棍、橡膠彈、反應彈和布袋彈。指引表明,警員應自行判斷決定使用何等程度的武力,並須為行動負責。在現行法律制度下,武力使用屬警員的個人責任,須遵守法律和警隊的規例。

不過,「最新」的武力使用指引何時更新,是反修例運動發生後還是之前更新,就未有提及。

內部指引:若暴徒嚐到任何甜頭 會令動亂變本加厲

報告又披露警方處理的「暴動」的內部指引提及「暴動迅速蔓延,若暴徒在挑戰權威時嚐到任何甜頭,或警方對即時平亂採取行動略有猶豫,將會令動亂的力量變本加厲;因此無論動亂原因,是否源於公民或政治因素或相關事件本身,務必在動亂初時迅速遏止;現場指揮官有責任判斷採取何種措施來平息動亂。」

監警會認為,即使指揮中心宣稱當時情況為「暴動」,但似乎沒有對前線警員的行動帶來區別,因為按指引的話,警員須因應示威者的暴力行為,而自行判斷相應的武力程度。

監警會建議,警方應檢討收集、評估和運用情報的能力、檢討當日的準備工作及其後保護政府總部及立法會綜合大樓的行動策略,能否作出調整,減少與示威者之間衝突,並應檢討將來採取行動保護公共建築物時,是否可採取低對抗性策略,例如事前採取遏制行動。大型公眾活動期間,警方應檢討同時處理不同地點多宗衝突時的人手動員和調配能力,並更有效地運用約兩米高的水馬,比起鐵馬更高更堅固,可加強警方防線,亦減少前線警員與暴力示威者之間的衝突。

當日在立法會道迴旋處附近的警員,向龍匯道展開驅散行動。眾新聞記者攝

指揮中心:無注意中信大廈外情況

6月12日金鐘衝突之中,最大爭議包括數百人圍困中信大廈一幕,催淚彈墜落在人群,並且左右夾雜。新聞影片顯示,部分催淚彈墜落在人群當中,中信大廈外的人群隨即陷入恐慌,爭先恐後試圖進入大廈正門 。根據警方指,位於立法會道迴旋處附近的警員,以及身處龍合街與演藝道交界的警員,在龍匯道展開驅散行動初時,均無法看見中信大廈外的情況,因為他們的視線被中信大廈正門入口的人群遮擋。而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當時亦沒有注意到龍匯道中信大廈外的情況。

對於有催淚彈墜落在人群當中,警方解釋稱,可能是警員在人群之前低角度發射催淚彈,部分催淚彈藥可能在擊中地面後反彈到人群當中。其後身處龍合街與演藝道交界的警員,注意到中信大廈正門的混亂情況,便停止在龍匯道施放催淚彈。這批警員其後嘗試指示龍匯道的人群有秩序疏散。

警方當時計劃讓人群沿添美道的「逃走路線」離開,但許多人並沒有這樣做。大部分示威者在中信大廈正門對開的行人道聚集,並聽從民陣透過大型擴音器作出的指示進入中信大廈。警方稱,民陣搭建的講台阻擋了示威者的視線,以致部分示威者無法看見添美道,其實暢通無阻,可讓他們離開現場。示威者因此選擇嘗試進入中信大廈,而非沿添美道離開。

報告指出,當日下午4時03分,警員從龍和道抵達立法會道、添美道和龍匯道交界的迴旋處,在龍匯道西端及附近施放胡椒彈及催淚彈。下午4時09分,駐守在龍合街和演藝道交界的警員亦開始施放催淚彈,驅散聚集在龍匯道中信大廈外的示威者。據傳媒直播片段可見,由下午4時09分至14分短短5分鐘之間,龍匯道不同位置、毗鄰迴旋處及添美道都出現催淚煙。問題是,當時情況下使用催淚彈是否有必要及恰當。

單是龍合街與演藝道交界的警員清場行動期間,已向龍匯道施放少於10枚催淚彈。至於立法會道一帶警員,在龍匯道西端施放胡椒彈及催淚彈的數量就未有提及。

下午4時03分,中信大廈正門入口的情況。 圖片來源:中信大廈閉路電視片段 
下午4時10分11分,中信大廈正門入口可以見到催淚煙。圖片來源:中信大廈閉路電視片段
下午4時12分至13分,中信大廈正門入口可以見到催淚煙。圖片來源:中信大廈閉路電視片段

報告引述聯合國:使用槍械驅散集會不合法

報告披露警方指引,規定警員使用催淚彈前,必須考慮一系列因素,包括風向和風速如何決定催淚煙擴散、使無辜人士暴露於高濃度催淚煙的風險、需留有逃走路線,否則群眾會產生恐慌。報告另節錄聯合國發表的《執法人員使用低殺傷力武器指引》內容,重點包括:

「即使當局認為集會屬於非法,但參與集會人士的基本人權仍應獲尊重及保護。當局應採取適當的措施為局勢降溫,減低發生暴力事件的風險。執法人員應留意,若在集會中大量展示低殺傷力裝備,可能會導致集會氣氛的張力升級。倘若須使用合乎比例及必要的武力以達致合法地執法的目的,應盡可能採取所有可行的預防措施,避免或至少減低造成傷亡的風險。」

「必須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才使用低殺傷力武器驅散集會人士。執法機關決定採取驅散行動前,應設法辨識個別暴力人士,將他們與其他集會人士區分隔離,以便集會可繼續舉行。」

「應給予時間讓集會人士遵從執法人員發出的警告,並確保有安全空間或路線讓集會人士前往。」

「使用槍械驅散集會始終是不合法。(The use of firearms to disperse an assembly is always unlawful)」

「除非當時情況可合法驅散整個集會,否則在一段距離外發射含化學刺激物的武器(例如催淚彈)時,只應針對暴力群眾。使用此類武器時,必須審慎考慮對非暴力集會人士及旁觀者的影響。」

「如預計將向集會人士使用任何低殺傷力武器或相關裝備,應充分注意引起群眾恐慌的可能性,包括人踩人的風險」

不過,監警會指出,由於事件衍生的須匯報投訴,目前由投訴警察課調查,另有民陣代表和集會人士申請司法覆核許可,現階段不宜評論警方在中信大廈事件,所採取的行動是否恰當。監警會建議,警方應檢討在中信大廈使用催淚彈的事件,包括催淚彈使用前和持續使用期間的評估、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與前線警員之間的協調、警方與集會主辦單位及參與人士之間的溝通、逃走路線是否暢通,以及將來行動部署採取替代策略的可能性。

在一個已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進行期間,若警方認為有必要終止集會,應先與集會主辦單位商討,並給予足夠時間和指示,讓集會主辦單位及參與人士終止集會,並沿可行的逃走路線離開現場。與集會主辦單位溝通尤其重要,以便警方在有需要時,可有效地向集會人士傳遞訊息。警方應部署聯絡人員在集會現場附近,以便即時與集會主辦單位溝通 。倘若警方認為有必要在參與人數眾多的集會上,使用催淚劑裝置和低殺傷力武器,為了減低驅散行動期間可能帶來的風險,應檢討如何加強各隊警員之間的協調。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