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只是一份正常的試卷


編者按:今天(15日)最新發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舉行記者會,明令要考評局取消這條試題的評分。

一份DSE試卷,資料大篇幅介紹日本為中國改革做的努力,輕輕帶過日本同期對中國的經濟侵略。問題是:日本對中國利多於弊,同意嗎?然後被國家批鬥。

同為選修中史的中學生,當然知道有試題資料會多著墨考生不熟知(教科書少談)的論見,幫助考生配合已有知識從不同角度作答。這種出題方式並不少見,本就不足為怪,再加上問題溫和地允許考生自由選擇作答立場——引導之說更是無從談起。但這實在不是重點。毛澤東說過什麼也不重要。重點是,退一步,就算撰題者有心刻意引導考生往利多於弊的立場,那也無可厚非。

引起爭議的DSE歷史科試題。

歷史本來就是一家之言,沒有標準答案。馬克思史觀認為,辛亥革命因脫離群眾和無產階級註定失敗,國民黨史觀自然無階級觀念,但誰也不能分對錯,誰也不應企圖消滅對立的觀點。歷史課是社會科學,不同科學,沒有真理,只有辯論場上的百家爭辯,在不斷的思辨過程中不斷靠近真相。誰也不能保證哪個觀點更貼近真實,所以排斥小眾之見以得出一致的結論本就不是我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尊重小眾之見,才是歷史的天職。正是因此,筆者的歷史課本不時介紹學者對主流觀點提出的異見,只有如此才能使學生在健康的歷史環境中學習思辨,而非盲目地緊抱主流而不顧小眾。

所以即使撰題者有意引導考生,那又何罪之有?難道日本在那段時期對中國弊多於利是不可挑戰的?難道這觀點是「正確」的,而對立的觀點必然「錯誤」?何以引導學生至主流觀點就可以接受,而引導至小眾觀點就要譴責?

外交部或者會答:這不是小眾觀點的錯,而是傷害國民感情。國民感情不少都是從歷史得來,了解國家的歷史才對國家有感情。但國民感情從來不是建立在對歷史敵人的恨意,而是建立在立體多面的歷史。一個健康的民族歡迎對歷史的補足,因為他們熱愛民族的全部過去,而不會追著自己在歷史中受害的角色自憐。如果僅僅為歷史提出不同的可能性便已足以傷害國民感情,如果國民感情完全建立於對日本的負面評價,那這種膚淺脆弱的感情不要也罷。如果真要追求這樣的感情,別到歷史書上找,找不到的。到天安門的水晶棺前去吧,如果你看不到毛主席對千萬生命的責任。

至於國民教育應有之義,不正是培養學生對國家歷史的立體認識嗎?如果國民教育必須放大在歷史上受害者的角色,而避談侵略者的貢獻,先不說這種教育的意義,不如先想想我們要放棄的是什麼吧。

為了異樣的國民教育,教育局連中學生的歷史卷子都容不下。剛上完通識網課,提起這件事,老師頗為痛心,說:讀書之餘,你們還要想想讀書的自由剩下多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