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國際法院等可以追究香港警暴責任嗎?


【撰文:冼樂石】

自從「反送中」事件發生後,社會有聲音要求追究香港警察在處理示威衝突中的責任,有部份指控特別嚴厲。其中,不少人透過網上聯著平台,要求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或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調查並對相關人士給予懲罰。時至今日,聯署人數不少,但到底是否有用?國際法院可以處理個人與國家﹑地區之間的爭議嗎?以下,本文將介紹國際爭議解決機制的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

為何要討論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

法院作為政府的一部份,是主權的表現,因此法院的管轄權大小,就相當於國家主權的伸展範圍。國內法院有其國家的立法機關或人民制定憲法、訴訟法去規定管轄權,並且由國家的行政機關執行、落實,在國內的人民和其他組織必須遵守相關法律;但國與國之間並不從屬,國際組織——包括國際法院——的建立,是建基於國與國之間的協議、承諾,而協議、承諾沒有與國內相比擬的強制執行機制。國際法院中的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完全取決於該國際法院的成立條約和各國間的共識。因此,在向各國際法院投訴、要求調查前,我們應首先了解法院是否對投訴人以及投訴對象有管轄權,投訴人是否符合當事人資格。

各個國際法院的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

國際法院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國際法院的管轄權可分為兩種︰訴訟管轄權與諮詢意見管轄權,後者並非訴訟案件,因此本文將不會進一步提及。根據《國際法院條約》第36條,法院之管轄範圍包括︰

・各當事國提交的案件,無論是通過特別協定(compromis)或者國際條約中的仲裁條款提交的;

・《聯合國憲章》或現行條約所規定的事件;

另外,若當事國經事先聲明,願意接受國際法院對條約解釋、國際法問題、是否存在違反國際義務的爭議或者賠償、補救等事宜上的強制管轄權,國際法院亦可對就上述事宜開庭審理。

不少國際條約都有約定仲裁條款,例如《禁止酷刑公約》(第30條第1款)、《保護所有人免遭強迫失蹤國際公約》(第42條)。但是,締約國有權表示自己不受上述條裁條款限制的聲明,也因此不少國家即使簽署、執行上述條約,亦不代表接受國際法院在有關條約解釋、執行爭議上的管轄權。

那國際法院又可以受理哪些當事人提出的案件呢?根據《國際法院條約》第34條第1款,「在(國際)法院得為訴訟當事國者,限於國家。」第35條規定,法院可受理《國際法院條約》締約國——即《聯合國憲章》的締約國——的訴訟;在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指示下,亦可接受其他非聯合國成員國的訴訟。

綜合以上,可見國際法院雖然有多種管轄權,但歸根究底還是需要相關國家願意接受國際法院的管轄,案件才有機會審理。另外,只有國家有權進行訴訟,其他身份的人士,無論是國際組織、個人或者非政府組織,都不能以訴訟主體方式參與國際法院的程序。

國際刑事法院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國際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國際刑事法院的管轄權比較簡單,就是對《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第5條中約定的四種罪行的疑犯、罪犯施行管轄權︰滅絕種族罪(Genocide);危害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戰爭罪(War crimes)和侵略罪(crime of aggression)。但是,《羅馬規約》中第4條亦規定,國際刑事法院僅可在締約國境內,或以特別協定在任何其他國家境內行使其職權和權力。另外,國際刑事法院的管轄權並無追溯力,因此法院只能對已經簽署執行《羅馬規約》的國家行使管轄權。

在國際刑事法院,當事人只有兩種︰檢察官與疑犯/罪犯。根據《羅馬規約》第13條的約定,只有三種情況下,法院可行使管轄權︰

・《羅馬規約》締約國按照第14條的規定,向檢察官提交有關上述罪行已經發生的情勢;

・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根據《聯合國憲章》第7章,向檢察官提交有關上述罪行已經發生的情勢;或者

・檢察官依照《羅馬規約》第15條開始調查犯罪。

國際刑事法院鼓勵非政府組織與法院互動,有時法院會按照相關規定以非政府組織為中間人,搜集受害人資料。除此以外,法院接受個人、組織向檢察署(Office of the Prosecutor)舉報犯罪。可是,個人、非政府組織無權以訴訟主體方式參與程序。

常設仲裁法院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常設仲裁法院雖有法院之名,但嚴格意義上並非與上述法院一般,有常駐法院的法官、通常適用的規則。常設仲裁法院的管轄權,一般來自以下三個來源︰

・1907年《和平解決國際爭端公約》第四部份;

・國家之間簽署的投資保護條約中,有關國家與投資者之間的爭議仲裁條款;以及

・1982年《聯合國海洋公約》中有關解決爭議的部份。

理論上,任何人、國家、組織皆可要求常設仲裁法院就其爭議安排仲裁庭並作出裁決,成為當事人,但爭議雙方需要在爭議發生前已經議定由常設仲裁法院處理爭議。在沒有任何約定的情況下,是無法要求常設仲裁法院對某事作出裁決的。

聯署對各個國際法院有用嗎?

簡單來說,沒有太大用處。綜合以上法院的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我們可以了解到,上述國際法院的「服務對象」都以國家為主,是供國家之間,或者國家與投資者之間、國際社會與觸犯國際刑事罪行的疑犯、罪犯解決爭議、確定責任的。聯署對於各個國際法院而言,沒有實質用途,因為聯署既不可用作穩妥有力的呈堂證供,亦不一定代表某個國家、地區的觀點。

那聯署是不是就完全無用處?也未必。上文提到,國際刑事法院歡迎非政府組織與法院互動,也歡迎組織將犯罪證據上報檢察署。再者,有不少在國際法院、國際刑事法院進行的訴訟,背後都有不少非政府組織和個人的身影,例如比利時訴塞內加爾案中,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就是推動比利時政府提起訴訟的主力推手之一。

結語

相信不少人在目睹警察、政府、法院的所作所為後,對本地的司法體制失去信心,轉而尋求國際間的司法救濟。可是,由於各個國際法院成立時以及之後的各種原因、各國之間的妥協,國際法院的管轄權和當事人資格一直十分有限,甚至可以說,國際法院基本上只對聯合國成員國、國際法人等開放,其他人無權在法院提起訴訟、投訴。群眾的力量可能無法在法院中得到正式的承認,但透過不同的渠道,並不是沒有辦法伸張正義的。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