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老兵的回憶和期盼


【撰文:蔡熾昌】
作者為考評局前秘書長,本文純屬筆者個人意見,與考評局無關
 
本學期的學生經歷了前所未有的衝擊,由去年九月開課時社會面對困境,到今年疫情襲港,學生失去了不少上課時間,中六同學面臨文憑試,忐忑不安之情,家喻戶曉,令人痛心關懷;家長老師竭盡所能,協助他們渡過難關。好不容易文憑試終於在4月27 日開考了,大家誠心盼望考試可以順利完成。

今年文憑試歷史科引起爭議,遭教育局要求取消的,是第二題(c)部。

5 月14 日歷史科考完後,有人士/團體強烈批評卷一第二條題目(c)部,教育局當晚發表聲明,對公開試出現如此設計的試題深感遺憾,並予以譴責,認為嚴重傷害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的感情和尊嚴,要求考評局嚴肅跟進,向公眾作出合理交代,並全面檢討出題機制,從速改善,以維持文憑試的公平性、公正性及可信性。考評局15日凌晨回應稱對事件深感遺憾,將嚴肅跟進處理,並稱歷史科考試剛完成,仍未開始閱卷程序,目前不宜就試題作出評論,以免影響閱卷的公平公正,有損考生利益。十分公允,應該得到社會人士的認同。同日下午,教育局局長宣布已要求考評局取消這條試題,以維持歷史科考試的公正公平性。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周五下午要求考評局取消該引起爭議的試題。

取消題目(答對了也不計分)非同小可,令筆者想起80年代中學會考多項選擇題(MC)試卷有個別題目在考試後予以取消的處理。由於無法試前進行預試(Pretest),未能知道各題目的表現特徵包括區分度(Discrimination index),假如有預試,區分度過低的便不會用於真正的考卷,一道人人答對的題目,區分度是零,完全失去甄別考生的能力,等於一條廢題。需要考試後進行題目分析(Item analysis),掌握有關資料,然後把少量有欠理想的試題交學科專家詳細審視,假如專家認同統計資料,才呈交高層批准然後取消有關試題,從而提高整個卷的信度(Reliability)。在試後出版的過往試題小冊子,被取消的題目均有註明供未來考生參考。明白到取消試題一定引起考生的不滿甚至投訴,考試局(當時未改名)做了不少解釋工作,最終獲得學校和考生的理解。

簡單來說,取消題目是公開考試的一個嚴肅項目,必須經過一個過程,以科學為基礎,輔以學科專家專業意見。偏離正軌,放下專業,後果嚴重。

第二題已有兩項資料C和D,分別為(a)、(b)兩部分用。再加一項E供(c)部易如反掌,因為日本在1945年前在中國的惡行罄竹難書,這樣就可以提供另一角度的史料,避免資料的「片面性」和「引導性」。為甚麼「審題委員會」捨此而不為呢?筆者嘗試揣測 「審題委員會」的專業考量。
 
(一)添加一項資料大大降低了題目難度,每一個考生,無論他的歷史認知程度如何,都一定會回答「不同意題目的觀點」,這就損害了題目的區分度。
(二)添加一項資料,如非必要,是浪費考生的閱題時間,也可能浪費了紙張,違背環保政策(這都是需要考慮的因素)。
 (三)委員會可能想到一個折衝的辦法,列出觀點問考生是否同意此說後,在「解釋你的答案」前加上「並就你所知」(括弧為筆者所加)。如此一來,可以出現下列情況: 
l)對抗戰歷史一無所知的考生就單憑兩項史料C和D選擇同意題目提出「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觀點;
2)小心審題的考生,會留意「並就你所知」,然後運用他們對抗戰歷史的知識作不同程度的發揮,推翻C和D,選擇弊多於利。

視乎考生的表現,這道題目可以達到比較理想的區分度。很難想像考生答題時腦海會浮現政治思想。

考評局發出的聲明除解釋「審題委員會」的結構外,還指出擬定試題和評卷指引,成員須一致接受之後才正式定稿。換句話說,沒有一個成員可以有特權,這個行之有效的做法值得重視。

考評局的聲明也有簡單介紹自我改進的機制,每年在考試完畢,所需的資料齊備後,有關委員會會檢討各方面的工作,包括題目和行政,務求精益求精,為莘莘學子提供優質的考試服務。這項重要的工作有賴許多局外教育界人士的熱心協助。

今年情況特殊,文憑試的考生失去不少課時,令人無奈和痛心。在這樣困難的環境下進行考試,考生心情忐忑不安,可以理解。希望社會能給他們一個寧靜的環境,讓他們安心備試,順利完成文憑試。目前風聲鶴唳,山雨欲來,對心力交瘁還要應試的十來歲考生,會不會有影響呢?相信這是不少家長和老師的牽掛。
 
懇請當局以考生為重,三思,則香港幸甚!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