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荔枝角收押所拒收程翔《千日無悔》 邵家臻:囚權尺度不一 我喺赤柱收到呢本書 陳健民憂政治審查收緊


反送中運動至今已累積逾8000人被捕,百多人目前遭還押在不同懲教所,被羈留人士的權利及待遇受到社會關注。最近有義工先後把程翔撰寫、講述他在內地坐牢經歷的《千日無悔》,送到茘枝角收押所給兩位年輕手足,但都被退回,退書理由是「該書有夾縫,可以收藏毒品,所以不得進入監獄。」不過,坐過5個月牢的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說,他去年7月在赤柱監獄服刑時能收到這本書,他質疑囚權尺度不一,懲教署疑針對因反送中社會運動被囚的政治犯;坐監16個月的「佔中三子」陳健民,也質疑當局對在囚人士閱讀的刊物,收緊了政治審查。

《千日無悔──我的心路歷程》是資深新聞工作者程翔的著作,他於2005年在中國內地被逮捕,翌年被判間諜罪,2008年2月獲假釋回港。他分別經歷了監視居住、看守所和監獄三種囚禁方式,承受了莫大的精神壓力和心靈創傷。他在書中披露了自己服刑的心路歷程,包括分析單獨囚禁對人的影響、牢獄生涯對人性的扭曲,以及比較中港兩地的法制等。

 根據懲教署的《監獄規則》,在囚人士可透過探訪者到訪時帶書籍刊物給他們,每月最多可收6本雜誌、期刊或其他一般刊物,而任何淫褻及不雅資料(包括暴力、腐化及可厭)均予拒絕。

來自外間的書簿受到《監獄規則》第56條規管:

囚犯可收受來自監獄以外並由署長所決定的書籍、期刊、報章或其他刊物,但就任何囚犯而言,監督如有合理理由相信某刊物或其部分 ——
(a)載有關於製造任何槍械、彈藥、武器、爆炸品、有害或造成傷害的物體、令人醺醉的酒類或《危險藥物條例》(第134章)所指的任何危險藥物的資料;
(b)刻劃、描述或鼓勵在監獄內使用暴力或任何囚犯逃離監獄;
(c)性質是便利在監獄內賭博,或在其他方面是不利於獄中任何囚犯改過自新的;
(d)性質是鼓勵獄中任何囚犯犯第61條所列舉的任何行為或任何刑事罪行;或
(e)性質是對任何個人的人身安全或對該監獄的保安、秩序及紀律造成威脅,
則他可扣起和處置該刊物或其該部分。

懲教署指《千日無悔》的書上有夾縫,可用作收藏毒品,所以不得進入監獄。圖中的書籍不是送入收押所那本。

關注香港囚權問題的邵家臻表示,硬皮書一向是不能進入監獄的,因為懲教人員擔心硬皮與書之間的夾縫可以收藏違禁品,亦會擔心囚犯利用硬皮自殘,所以絕大部分書本進入監獄前,包裝及外皮都會被懲教署職員扣起。邵指《千日無悔》的外皮並不算一般的硬皮書這麼硬,但他的外皮卻牢牢地黏實書本,不容易難以拆除,故他認為懲教署職員應該怕麻煩,索性拒收。

邵家臻對硬皮書不得進入監獄一向感到不滿,「其實嗰條罅咁細,你用電筒一照就知有冇毒品收埋啦!根本就係比多一個理由佢哋攞正牌去做政治審查!」他去年七月在赤柱監獄服刑期間,都能收到親友送來書本,包括程翔的《千日無悔》。邵直言:「我覺得根本係懲教有心刁難佢哋,因為入面好明顯係對政治犯特別打壓。」他相信因為自己是立法會議員身份,懲教署職員不會太過刁難他,他質疑囚權尺度不一,要求懲教署署長胡英明公開解釋。

雖然監獄內一向沒有明文規定禁止囚友閱讀政治敏感的書籍,但邵家臻透露,以他所知其實很多書不能進入監獄,例如政治類書籍(記錄反送中的《 榮光歲月》、《自由六月》、《催淚香港》)、有關監獄的書籍(講述少年犯的《奴教》、邵家臻的著作《坐監記》)、水着寫真集(日本女演員馬場富美加的寫真集)、健身類書籍、旅遊書,均不獲放行。

他指《千日無悔》的內容是講述內地監獄的情況,而不是香港,照道理就不會觸犯懲教署強調的「影響監房秩序」,但這本書被拒入,難以讓人不聯想至「政治審查」。

邵指懲教署的「禁書」類別與《監獄規則》第56條所定義的禁書風馬牛不相及,批評懲教署於「禁書」類別上,模糊不清,讓囚友難以理解什麼書是能看,什麼書不能看。他形容第56條(e)擁有無限的權力,可任由懲教署職員演繹,此條規則根本「莫須有」。

邵家臻的著作《坐監記》其中六頁被懲教署定性為「影響監房秩序」,必須撕走其中6版,方可進入獄中。    網上圖片

至於邵家臻的《坐監記》被懲教署列為禁書,理由則是剛才提及的「影響監房秩序」。他指,收書的囚友需要填一份表格,有三個選項,一是撕走其中6版,包括第21-22、93-94及149-150頁;二是將本書送往「包頭」(即囚友的財產中,出獄時才可以取回);第三個選擇則是要將成本書丟掉。

邵家臻指,要撕走的6版內容分別關於自製食物(例如檸檬茶加上陳皮,便是傷風的潤喉良藥;消化餅、朱古力及維他奶混合搓成生日蛋糕等)、寄信給議員令文章可以繞過懲教署的監管,以及與囚友偷偷私下通訊聯絡,爭取出獄探垂危的爸爸,因為這三個行為都是違反《監獄規則》,所以懲教署不許這6版進入獄中。 

陳健民指自己在獄中什麼政治書也能看,但自踏入2020年後,懲教的刊物審批明顯比之前嚴謹得多。   

兩個月前刑滿出獄的「佔中三子」之一陳健民,他憶述自己在獄中時,什麼政治書也能看,就算是政治敏感如《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及《她們的征途:直擊、迂迴與衝撞,中國女性的公民覺醒之路》等書籍也能閱讀。

陳健民認為自反修例運動後,懲教對待囚犯的尺度亦漸漸收緊。他憶述在反修例初期,他在獄中天天也閱讀《蘋果日報》,就算是一些反送中的特刊及副刊亦能閱讀。不過踏入2020年後,懲教的刊物審批明顯比之前收緊得多。「我好記得《蘋果日報》整咗個2020反送中月曆同『光復香港』嘅新年揮春,理應就連埋份報紙一齊俾我,但唔知點解比啲懲教職員剪走咗。我當然唔忿氣啦,就走去搵阿Sir理論,佢哋嘅解釋係月曆同揮春係報紙附加物,附加物不得進入獄中。」但陳健民好肯定上年的報紙附加物會一起給囚友,及後他要求獄中的「大Sir」給予正式答覆 ,但最終直到他出獄都得不到。

陳健民認為懲教署正對在囚人士收到的刊物進行政治審查,但現時《監獄規則》並沒有規定禁止閱讀有關政治的書籍,所以他們只能以刊物的外裝或「保安理由」拒絕該刊物進入獄中。他擔心未來被控罪成的囚犯,或許會面對更多方面的打壓。

對於茘枝角收押所兩度拒收《千日無悔》一書,眾新聞向懲教署查詢:為何邵家臻九個月前在獄中可以接收這本書,現在茘枝角收押所拒收;不同監獄對外來書籍的尺度是否不一;是否有四類型的書(政治書、監房書、水着書、健身書)在明文外也不可進入監獄。懲教署只回覆一句「根據法例,所有來自外間的報章及書刊,若其内容或性質是不利於獄中任何在囚人士改過自新或對院所的保安、秩序及紀律造成威脅,署方可將其扣起,不予派發。」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