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對不配行禮之人的抗議


一個一個抬出去,剩下幾個溫和的在臺前舉牌,重複叫著那個令人聽得心煩的口號。

你如果不行使監票的權力,是你的決定,我尊重你的決定。

陳建波竟然對毛孟靜說了這一句。然後他們開始點票。把選票打開,舉高展示,陳議員確認,稍稍彎腰宣佈:一號。破壞一切程序之後的行禮如儀是最惡心的。仿佛一切都在緊守程序公義,仿佛從他決定坐上主席位到那一刻他一直都在恭謹地尊重著,仿佛逼我們相信剛過去的一小時從來不存在,仿佛真理真的堅定地站在他們那邊。

台上的陳健波主持內會主席選舉,名不正言不順。周滿鏗攝

泛民自然值得批評,我曾幻想在臺前的幾個突然倒出來自瑞典的一罐魚,然後反敗為勝。不需多言,但我仍希望問清楚,在李議員後面的那個1字眾目睽睽之下遞增成40票的時間裡,我們經歷著的是怎樣的世界,而我們在這個世界又該如何自處。

無視民意,粗暴DQ,強行開會,政權為達到目的真的可以不擇手段。或者我們會問香港的公義去了哪?但細細想,我們經歷著的只是過去一年經歷過的那個世界,充斥著被程序公義保護的不公。我們並沒有失去什麼,因為我們可失去的幾乎都已失去了。但我們多了些什麼,多了一份悲憤,或者我可以將這情緒歸納成,對行禮如儀的邪惡的無力。

我們似乎向人大靠近,因為40後面那些0,和那些被阻擋在會議室外的名字,其實可以化成人大的沒有、沒有、沒有。其實不必要重複幾次沒有,也不必煞有其事地列出所有候選人,因為不會有反對,也不會有其他人當選。如此只是禮儀上的枝節。邪惡總是被禮儀層層包裝,嘗試告訴人們一切如常。但我們都憎惡行禮如儀的邪惡,因為禮儀象徵著文明,而文明不應用以合理化邪惡。

如是我們便有種義務,破壞邪惡的行禮如儀。議員們的抗議,容我一廂情願地說,多多少少正有這意味,而這也是我們應該堅持的,即使不能消滅邪惡,至少要讓那些人知道他們配不上禮儀,或程序的高貴。

所以我說今天的衝突有意義——最少讓政權的行禮如儀狼狽一番。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