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之5:升級與參與工會工作的原因


升級的原因 (有工會人說我給港英收買而升級)

當時自己的英語水平與工作經驗已相當成熟了,廠方相隔一段時間都會有各職級的升級試,不久我便升為工目,後來也升為驗水員及屋內幫辦,穿白制服及帽;在 1964 年水荒前,當局已做了大量防止浪費食水的工作,後來四天一次有水,每次供水四小時,由於水荒,很多大廈當時都用井水沖廁,有些大廈的井水泵日久失修,就用食水駁入沖廁水缸,當時食水有由珠江用船運來一部分,很寶貴,市民全家取水是一件苦惱的事。

為了制止浪費食水,廠方派我和兩個巴籍同事負責檢查大廈水井水泵的運行是否正常,如發覺不運作,就需找出原因,因此處要進入井底,多數二、三 十尺深,檢查是否被污泥阻隔或喉管破裂,上來的時候,身穿的白色制服都被污染得一片片黑色了;所以其他同事不願意下井,回來後還要做一個報告,計算該井尺寸及每小時有多少水產生,是否足夠大廈用,怎樣維修才可正常運作,及井內實際情況和圖則等。但到 1963 年的一次較高級的升級公開試,參加者除了水務各部門的同事外,亦包括各政府部門的百多位男女參加者,考試在皇仁書院舉行。估不到的是該日的試題最主要是:「如何檢查與維修以恢復井水沖廁」,有誰曾做過這種工作而在答案中答對呢?結果我被評考第一,不久便升為水務二級督察。

因當時仍在工會工作,會內就有人說我被港英收買而升級等中傷及造謠,我都等閒視之,但我相信已被列入不可信任的人,因中共有處理幹部的一套:「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漸淘汰」的不公開做法,尤其是對所謂出身不符合要求,當時我已升級,不是工人了。當權的幹部就可據此而隨便作出處罰。其實這些動軋因捕風捉影,打小報告,造謠陷害的事在內部自己人之間無日無之,因為這樣做會為自己表忠,容易得到利益及打擊自己的競爭者,亦是排除異己的常用方法。

參與工會工作的原因

以前年青,十七、八歲,經過世界第二次大戰及日治三年零八個月後,香港到處都是頹垣敗瓦,找兩餐甚艱難,以後怎樣也不知道,只好見一天過一天;亦看到當時國內解放戰爭的時候,共產黨和國民黨的鬥爭,聽共產黨要解放中國的宣傳,如果中國解放了又打倒國民黨之後,就會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幸福的 「新中國」,要推翻「三座大山」,即封建主義、官僚資產階級及帝國主義。當時,我相信年青的人都希望有這樣的將來,但亦不懂分析這是否真的,因為我只是老百姓之一。我為什麼會接觸到共產黨呢?因為當時共產黨的「東江縱隊游擊隊」北上支援解放戰爭,上去的人就去了,剩下的人也很多,他們就來香港,分別被安排進了工會、學校、文化團體和政府部門;雖然他們做雜工,職位很低,因為他們沒有太多技術,但他們就是作為種子,在職場傳播革命思想, 組織青年人去旅行、談天,透過玩樂開始他們的計劃。跟著就宣傳解放後的美好將來,以吸引年青人。不斷做這樣的統戰工作。

自年青時不斷追求,以為共產黨有多好,一直在學,讀馬列書、毛澤東思想等等,以為接下來會做得好。但亦想不到,解放後他們開始鬥地主、三反、五反、四清、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個接著一個的運動,當時他們說那些是壞人,所以要剷除他們,那時我們已經沉迷在他們的圈子內,令我們幻想著一個理想的社會,於是就全情投入,參加了它的工作,後來還參加成為新民主主義青年團員及中共黨員,還越來越積極,將自己的前途都投放在它的事業中,以致不能自拔,這就是偏聽一方,沒有獨立思考的代價。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