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李鵬飛逝世 鄧蓮如:無畏無私為香港福祉發聲 唐英年:真誠直率不平則鳴


 

港英年代行政立法兩局議員、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上周五(5月15日)逝世,享年80歲。李鵬飛太太及家人昨發出訃告,指喪禮將承李鵬飛遺願以私人形式進行,追思會將於稍後擇日舉行,讓親朋好友出席悼念。據悉,李鵬飛近年健康轉差,今年2月因癌症入住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內科一直留醫,在家人親友陪伴下安詳離世。追思會或待疫情過後舉行。

去年6.12事件後,人稱「飛哥」的李鵬飛接受眾新聞專訪,談及他對特首林鄭月娥的看法,並寄語任何人做特首,「當大陸與香港利益有衝突時,一定要企喺香港人嗰邊。」李鵬飛在該次訪問中,多次強調經歷反修例風波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非常重要,「香港歷史上,未試過一個星期兩次逾100萬人上街,中間更發生流血事件,這個是大歷史問題。六七暴動都有獨立調查,為何今次不做?咁大件事,大家都唔想再發生,不做獨立調查完全站不住腳。」他又與多位社會賢達發聯署聲明,要求獨立調查。

林鄭月娥昨對李鵬飛辭世表示深切哀悼。林鄭說:「李鵬飛服務社會多年,在政壇甚具影響力。他早於1978年獲委任為立法局議員,後來更成為立法局首席議員,服務議會達20年;其間他曾獲委任為行政局議員,為政府出謀獻策。李鵬飛曾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委員和港事顧問,為香港回歸作出貢獻;他亦關心國家,曾擔任全國人大代表,參議國事。 」

「李鵬飛退任議員後仍心繫社會,經常就社會議題發表精闢獨到的意見,亦曾在不同媒體主持時事評論節目,訪問政商界人士。我在2017年就任行政長官後的首個電視訪問就是由他擔任主持,至今記憶猶新。我對李鵬飛離世深感哀痛,謹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他的家人致以深切慰問。」

80、90年代與李鵬飛同為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的鄧蓮如,對李鵬飛離世發出悼詞:「李鵬飛是我的良朋摯友,為人正直忠誠。上世紀八丶九十年代,在充滿挑戰的時局中,我們在行政立法兩局緊密合作。他是個明辨是非的人,經常無畏無私地為著香港的福祉而發聲。我很榮幸可以與他共事,親身見證他對香港的全面付出。我懷念他,也懷念他的敢言、他率性的笑聲,以及我們之間的友誼。」

鄧蓮如(右)說,李鵬飛(左)是他的良朋摯友,為人正直忠誠。網上圖片

李鵬飛是自由黨創黨主席。身在北京的全國政協常委、曾是自由黨成員的唐英年,對李鵬飛表示深切哀悼。唐英年說,與飛哥相識好幾十年,與他是朋友。當年,他剛進立法局,飛哥是他師傅,與他見面頻繁,飛哥教他立法局的歷史和運作。他特別懷念與飛哥及鍾士元的三人飯局,經常一起討論香港時事。唐英年讚揚飛哥是個真誠、直率的人,熱愛香港,深信一國兩制會成功。唐認為,飛哥對香港抱有深切熱情,對特區施政有自己的看法,亦曾參與遊行,不平則鳴。(編按:李鵬飛在2008年首次參與七一遊行)

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向眾新聞表示,今年1月最後一次與政商界邀約李鵬飛到沙田馬會吃飯,當時李鵬飛多數時間在家休養,行得走得。「當時飛哥有病在身,但他沒有透露什麼病,之後已經不能外出,4月李太話沒什麼可以做。我們都預計這一天會來。」田北俊憶述,1月飯局時李鵬飛表示對香港局勢很擔心,但他已不記得具體談話內容。

田北俊說,李鵬飛的立場向來是平衡一國兩制之間的差距及期望,他離開立法會後做了時事評論員,看法更接近泛民。「他當年是淺藍,之後就是淺黃。」田北俊正牽頭籌備「希望聯盟」培育新人出戰立法會,走中間路線,他本來預計正式成立後,李鵬飛或會加入。「現在的自由黨變了唔係我哋當時成立的自由黨,而家佢哋無興趣直選,全部歸邊,(飛哥)同我哋一樣走中間路線,是建制派,但是開明路線。」

田北俊在Facebook表示:「同飛哥相識咗三、四十年,雖然佢只係大我七歲,但我不嬲當佢係我師傅。雖然近年飛哥身體狀況一般,但當我哋需要佢嘅時候,佢永遠都會行出來支持我哋,就好似舊年一齊聯署要求特首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等。李鵬飛係一代傑出嘅政治家,依家已經搵唔到。希望飛哥一路好走。」

田北俊昨在Facebook貼出這椒照片,懷念李鵬飛。田北俊FB圖片

自由黨另一榮譽主席周梁淑儀表示,李鵬飛對社會撕裂感到痛心,以及不明白為何林鄭月娥不肯透過對話,令社會恢復平和。「即使退黨後,李鵬飛一直堅守自由黨創黨的價值,並相信政治分歧,可以透過對話及談判解決。」周太說,李鵬飛時不時會打電話給田北俊和她討論時事,不過自去年底李鵬飛身體欠佳後,未再聯繫。

同樣是自由黨榮譽主席的劉健儀指,去年7月與田北俊、周梁淑怡等聯署,都是透過電話聯絡李鵬飛,然後由李太幫忙處理,並無直接見到飛哥。「當時給飛哥看draft⋯⋯可能當時他身體已不是太方便行動,但電話溝通到。」劉健儀說,對李鵬飛印象最深刻,是雖然自由黨起家靠商界及功能組別,李鵬飛一直堅持同步走直選。她憶述:「他知道既要有功能組別,也要參與直選,所以一有適當機會就參與,飛哥更是以身示範,因為他相信,直選(產生的過程)才能直接服務市民。」

在1998年立法會選舉中,以約2000票險勝李鵬飛的工黨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形容,李鵬飛是可敬的對手,雖然兩人經濟政策取態不同,她有感李鵬飛是值得尊重的建制中人。

何秀蘭憶述,當年競選期間,某一早上雙方團隊在大學火車站外拉票,自由黨團隊佔了有利位置開大擴音器,後來李鵬飛到場後,指示自由黨助選團分隔一點,並降低聲量,令兩隊可以公平競爭。「事隔幾年,有次接受飛哥訪問,我同飛哥講,我無本事贏佢,只係佢選舉期間健康出事,無法盡力拉票。飛哥坦言他當年急性肝炎,急飛新加坡就醫。佢仲話多謝我幫佢甩身,唔使再做議會。他甚有胸襟,絕不小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