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曾任「寫手」】大狀劉偉聰佩服李鵬飛出戰直選:自由黨如今是狗屎垃圾


 

率領行政局總辭、接受直選洗禮、見證中英談判、到去年鞭撻林鄭月娥沒有站在香港人一邊,縱橫政壇大半生,前行政立法兩局議員、前港區人大代表李鵬飛上周五離世,享年80歲。

逆權大狀劉偉聰,曾在1994年擔當李鵬飛的「寫手」,為飛哥撰寫立法局的講稿。他形容李鵬飛是一位「高層次的政治人物」,願意放棄委任議席,接受直選洗禮,因為飛哥明白人民授權的重要。由昔日精英主義、走到民選機制,再到今時今日大不同的政治環境,李鵬飛決定退下來,沒有戀棧權位。

劉偉聰最後一次見李鵬飛是兩年前。他憶述,當時有篇訪問稿想給李鵬飛看,對方主動說:「不如出來吃個飯」。他們當日相約在中環雲咸街、逾90年歷史的名廚Jimmy's Kitchen見面。今天,餐廳已經結業,人也已經不在。

李鵬飛(左)上周五離世,享年80歲。圖為他2018年與太太出席恩師鍾士元喪禮。資料圖片

深水埗又一村區議員、執業大律師劉偉聰,1993年香港大學法律學院畢業,他在1994年1月至10月期間,獲聘任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的助手,專為對方撰寫演講辭。初生之犢,大學剛畢業,頓然踏足政界,跟著大人物做事。他坦言,以前的個人政治立場傾向保守少少,較認同李鵬飛的政治理念,而當時自由黨正提倡憲制改革。

他形容,當時李鵬飛已是「高層次」人物,聘請一個助手不用飛哥親自處理,所以稱不上是飛哥親自「欽點」揀中他。經過筆試、又要口試,最終獲聘。踏入辦公室,劉偉聰說:「我是Lawrence。」他就說:「我是李鵬飛。」

劉偉聰說,李鵬飛是一個很liberal、很free的人,「只要佢相信你能夠勝任,就會畀你很大自由度。佢對其他年輕人係點,我唔知,但對我係咁。」

每逢周三立法局開會,李鵬飛早上拋出Topic,劉偉聰中午前就要寫好講稿。基本上,李鵬飛都不會改寫講稿內容,就照著劉偉聰寫的讀出來。劉偉聰說,當然1994年的立法局跟現在不同,現在社會和傳媒都監察立法會內的一言一行,「當日不似現在咁敏感、咁針對性」,故相對輕鬆。

劉偉聰記得,有天李鵬飛告訴他:「議助不能做一世,要快啲執業。」當年劉偉聰只有法律學位,但執業就要再報讀法學專業證書(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in Laws,PCLL)。因為飛哥一席話,他決定1994年10月回到校園,之後成為執業大狀。

劉偉聰形容,李鵬飛是一位很「高層次的政治人物」,因為對方放棄最「保險」的委任議席,改戰直選(1995年),經歷民意洗禮,在當時來說,可謂破天荒。因為李鵬飛明白,行政的合法性,需要人民授權,所以一人一票很重要。他坦言,昔日管治奉行精英主義,被揀中的人都是在行業有表現,李鵬飛、李柱銘、鄧蓮如……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有名有姓。

以往港督揀精英,今天阿爺要的人是聽話、盲目、表忠。

劉偉聰形容李鵬飛:「只要佢相信你能夠勝任,佢就會畀你很大自由度。」眾新聞記者攝

劉偉聰說,李鵬飛後來也跟自由黨愈行愈遠,「他們有沒有私交我不知,但你會發現,那幾位榮譽主席沒有李鵬飛份。」劉認為,民主政治和政黨政治同樣重要,有民主但政黨不成熟,同樣不行。「你看看,民建聯在功能界別和地區直選,兩邊兼備。而自由黨只是戀棧功能界別,也是失敗的原因。」

他說,今天自由黨剩下的人,都是「狗屎垃圾」。這句出街啊?「出得,記得出埋我名。」

劉偉聰最後一次見李鵬飛,已經是兩年前,記得那次見他很瘦。(曾有報道指,李鵬飛2006年發現胃癌,幸沒有擴散到其他器官,做過一次手術後康復)

去年11月區議會變天,劉偉聰當選區議員。他說,區議會只是整個政治架構很基層的位置,事前沒有告訴李鵬飛,但當選後都有向對方「報喜」。李鵬飛向他說:「要為香港做事」。這也是李鵬飛最後跟他說的話。

劉偉聰形容李鵬飛是「歷史人」,見證殖民歷史,由精英主義,走到民選機制,再光榮退下來,已完成歷史使命。

今年52歲的劉偉聰,1998年開始在金葉大律師事務所(Gilt Chambers)做大律師,近年多數打刑事案,曾代表「以胸襲警」案被告吳麗英打官司、代表過年初二旺角衝突案被告盧建民,最終被判囚7年,為判刑最重一人。去年反送中運動,他擔當義務律師為被捕人辯護。

今年4月底,資深大律師麥高義去世,正是劉偉聰的律師樓創辦人之一。

一個月後,劉偉聰得悉李鵬飛去世,他說有點突然,又來得有點傷感。

一代社會賢達,在紛亂的日子,一個個離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