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與鍾士元被鄧小平批「孤臣孽子」 李鵬飛:政治可摧毀一個人的工作和思想


 

政壇元老李鵬飛逝世,享年80歲。他曾經撰文憶述人生中遇過的壓力,由年少時由大陸赴港、到美國讀書、擔任商界高層、在政圈打滾。其中幾乎「精神崩潰」的,是他和恩師、前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鍾士元等人1984年上京時,被鄧小平批評為「孤臣孽子」,此話雖被視為矛頭指向鍾士元,但李鵬飛原來當時也感到壓力:「這次令我感到莫大的壓力。我心想我一向都感到自己是個中國人,從沒有拿過別國的護照,怎會背上這個稱號呢?這事令我明白到政治是什麼的一回事,它可以摧毀一個人的工作和思想。」

鍾士元(右)和李鵬飛(左)關係亦師亦友,鍾士元生前每年舉辦壽宴,李鵬飛定會出席。圖為鍾士元2017年百歲生日。眾新聞記者攝
鍾士元1984年到北京見鄧小平,李鵬飛也有隨團。

李鵬飛1940年生於山東煙台,曾居上海,1954年偷渡到香港定居,曾就讀清水灣三育中學及培英中學,之後往美國密茲根大學取得數學工程學士學位,1963年畢業。李鵬飛曾憶述:「初到香港的時候,一句廣東話也不懂,在寄宿學校唸書,被人叫做『外江佬』。不過,我很快便學會了廣東話,之後,到美國升學。為了學好英語,我決定跟西人同學一起住。一年後,英語有很大進步。留學八年後,我返回香港,那時又要重新學習中國語文,尤其是廣東話。這些少年時代的經歷,在日後幫助我懂得如何去應付壓力。」

李鵬飛回港後, 70年代於當時本港最大的美資公司安培泛達電子廠任經理,他曾寫道:「我任職安培泛達電子公司的時候,面對的壓力也很大,因為它是六七十年代香港最大規模的電子廠,員工數目很多,而且當時的高級職位都是由美國人擔任的。我不久便被差派到台灣會見蔣經國,洽談投資設廠的事宜。這項任務令年輕的我感受到一定的壓力,但我亦盡量處之泰然。我一向做事都以人為本,明白到人與人之間關係的重要性。當時我公司的員工有三千至四千人,僱主僱員之間的關係非常好。我要求廠房環境要美觀清潔,讓員工為自己所屬的公司感到自豪,上班的時候感到舒服。我請了一班工人每天到公司來打蠟,所以連廠房的走廊也是亮晶晶的。我相信當年的港督麥理浩,一定是看過我的工廠才來找我當議員的。」

時任港督麥理浩曾參觀安培泛達電子廠,由李鵬飛接待,之後1978年李鵬飛獲港督麥理浩委任進入立法局。但早在遇上麥理浩之前,當年的工總主席、人稱「大Sir」的鍾士元,已在業界活動中認識李鵬飛,再於政圈中為李鵬飛穿針引線,兩人關係一直亦師亦友,至鍾士元2018年離世前,兩人每周都有聚會。

立法局議員李鵬飛。網上圖片

李鵬飛1985年獲港督尤德委任為行政局議員, 1988年獲港督衛奕信委任為立法局首席議員。

1983年5月3日,當年42歲的李鵬飛,應新華社之邀組織「青年才俊團」到北京與領導人談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他是青年才俊團的團長,團員還有李柱銘、李國能、周梁淑怡、何承天、張鑑泉、當時的醫學會會長阮中鎏、《遠東經濟評論》李丁金、永安集團的郭志權和郭志匡、金鉅集團的梁國光和商人梁家鏘共12人。青年才俊團獲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的習仲勛接見(習近平父親),談及香港前途問題三小時。李柱銘記得,當年12人上京前夕,曾花多個周六下午傾談向北京表達什麼。

李鵬飛與鍾士元商量後,上京時向北京要求「主權換治權」,即中國名義上擁有香港主權,但英國繼續管治香港,惟被北京拒絕。鍾士元的回憶錄《香港回歸歷程》,提到青年才俊團向北京提交的意見書,曾一度考慮建議延長香港過渡期,指由於香港與內地的制度和措施很不同,若把期限延長,可以排除1997年陰影的威脅。不過,當時的中方官員不認為香港有信心危機,也不想在跟英方談判時,就這項建議表態。

八九六四之後,李鵬飛曾與當時的兩局議員,向英國爭取港人居英權。1991年,李鵬飛與張鑑泉和周梁淑怡等人,成立啟聯資源中心,以商界力量抗衡港同盟(民主黨前身)在立法局的影響力。彭定康1992年出任港督後,李鵬飛辭去行政局議員職務,1993年他創辦自由黨,成為創黨主席。之後,他在過渡期獲中方委任為港事顧問、臨時立法會議員。1995年挑戰新界東直選勝出,但在1998年再戰時落敗,自由黨亦在該次選舉大敗,李鵬飛辭任自由黨主席。

李鵬飛在1998年至2008年獲委任全國人大代表。2004年在商台節目《風波裡的茶杯》擔任主持,同年5月,他出席立法會特別會議時,表示接獲一位叫「陳壽山」的退休內地高官來電,引述對方指李的「太太很賢淑、女兒很漂亮」,李鵬飛有感受壓辭去節目主持一職。事後,前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成綬三表示,他就是「陳壽山」,致電李鵬飛目的為敍舊,否認由中央指派。但李鵬飛指他根本不認識成綬三,認為是中央派人向他施壓。其後,他替港台主持節目《議事論事》,並出任時事評論員。

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網上圖片

除了在政圈的壓力,李鵬飛也提到他遇過的難關,反映他如何做領袖、管理和處世之道:

「一九七三至七四年期間發生了石油危機,當時失業率高企,香港人感到十分恐慌。我收到美國總公司(安培泛達電子公司)主席的指示,由於訂單減少,需要裁員二千人,這約佔公司人手的一半。這項任務為我帶來沈重的壓力,我須要決定解僱某些人。結果,一個星期過去了,我還是按兵不動。總公司的主席表示,如果我不動手,他們就得解僱我了。我想不到辦法,又不能跟任何人商量對策,最後,我便召開一次員工大會,把實際的情況告知員工,並提出兩個解決問題的方案:其一是解僱一半的員工;其二是保留全體員工,但每人的薪金削減一半。不消五分鐘,與會人士一致選擇了第二個方案,共渡時艱。能夠將問題解決,我感到很高興。四個月後,訂單數目再次回升,我知道我們當時作了明智的決定。這次事件使我深深體會到僱主跟員工之間的關係,最重要是彼此要有溝通。」

「劉千石先生曾向我要求,為我公司的員工組織工會,但遭員工拒絕。因為他所提出的『集體談判』不為他們接納,員工們還是選擇和我直接對話,作為解決問題的最佳途徑。我亦主動吩咐同事在工廠裡掛起一些勵志的標語,主題不單鼓勵他們要工作勤奮,還提醒他們要家庭融洽,愛護子女。每當安培泛達刊登招聘廣告,應徵人數必定逾千。我們支付的工資亦比其他公司的略高,為的是要提高員工士氣,從而提升生產力。我認為僱主要做到員工尊重自己,但不可嚴苛,因為一個令下屬害怕的僱主是不會聽到員工的真心話的。只要僱主和員工的關係好,無論遇到什麼問題,都可以轉危為機的。」

「有一次,我為一位開設工廠的朋友簽了五百萬元的銀行擔保,後來他的工廠面臨倒閉,銀行追討我這個擔保人,若還不到錢便要到法庭告我。幸好最後和銀行協商後,雙方同意把我手上所有美國公司的股票賣掉,以償還一半的債務;另一半則由我分五年償還。結果,那五年便成為我人生中最辛苦的五年。從那次起,我便不再為任何人簽財務擔保了。」

你們無論遇到什麼壓力,如果你們下定決心要把它克服的話,一定會有成功的一天。所以,做人要樂觀一點,不要悲觀,凡事處之泰然。此外,要做個成功的人,必須抓緊自己做人的宗旨,善用在世上的時間,多做點事情。我再給大家一句:我們每天的生活,都離不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此,把人際關係處理得好的人,一定會活得更開心,生命亦會更有意義。
李鵬飛2017年接受眾新聞訪問。眾新聞記者攝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