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頭條新聞》諷刺時弊 港台抗辯政治諷刺乃言論自由核心 通訊局裁決避回應


香港電台節目《頭條新聞》因諷刺警方遭通訊事務管理局警告,播出本季餘下五集後將暫停並作內部檢討。據了解,港台在抗辯理據中,多次強調《頭條》本質是針砭時弊的娛樂節目,不能套用一般個人意見電視節目中對查證事實、呈現多方面意見的法定要求,並多番表示《基本法》保障言論自由,理應容許幽默甚至冒犯權貴的言論。但港台的抗辯未為通訊局接納,對言論自由的觀點,通訊局更完全沒有回應。是次裁決影響深遠,除《頭條新聞》要「暫停檢討」外,學者擔心通訊局硬將「個人意見節目」的要求套用在諷刺節目上,會扼殺這類節目的發展。

通訊局周二公布,收到超過3300個針對今年二月十四日《頭條新聞》的投訴,調查後認為節目污衊及侮辱警方、資料不準確、未能表達多方面意見,裁定投訴成立並向港台發出警告。通訊局在裁決中指出,港台多年來在節目片頭標示為個人意見節目,並認為是反映「節目編劇的個人意見」,所以節目應遵守《電視節目守則》中個人意見節目的規定,包括尊重事實、盡量讓多方面意見表達。

通訊局今年三月初致函港台,通知就該集《頭條新聞》收到超過3300宗投訴並要求港台回應四大範疇、共40個細項的指控(見另稿)。

據了解,港台在在回應中反駁指控毫無基礎,強調《頭條》是一個娛樂節目,有別於時事節目中嘉賓對談或者訪問市民,可能隱含價值判斷及意見。該節目純粹為了挑戰觀眾批評現象,不等於節目本身、主持或嘉賓表達了自己個人意見。投訴正好顯示《驚方訊息》可刺激公眾對政府及警隊思考、討論、異議及對話,「節目可能尖銳,但無惡意」。

港台又引述《基本法》、《人權法》及歐洲人權法庭案例,強調諷刺、尤其是政治諷刺(political satire)是言論自由的核心,政府應對批評持開放意見,是否冒犯官員及警隊高層屬編輯考量尺度之內。

對於港台提出「言論自由」這個抗辯理據,通訊局完全沒有回應,在最後的裁決中,通訊局堅持不論節目的表達形式,《頭條新聞》都屬個人意見節目,仍需查證事實,而港台無法查證警方獲政府分配較多的口罩及個人防護裝備,或警方是否完全取消巡邏。

通訊局指出,雖然政治諷刺需要較大尺度去表達對時事觀點,但「仍然預期要反映一定不同觀點,令節目內的觀點不會一面倒」。雖然《頭條》有播出特首林鄭月娥、政府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片段,但通訊局在裁決中認為是有如揶揄不同意見,「不免令人懷疑是否真正履行須讓多方面意見得以表達的責任」。

是次裁決的另一關鍵,是用什麼標準衡量「仇警」,當中源於通訊局引用《電視節目守則》第三章第2(b)段,指任何電視節目不得加入「可能導致任何人士或羣體基於民族、國籍、種族、性別、性取向、宗教、年齡、社會地位、身體或心智不健全等原因,而遭人憎恨或畏懼或受到污蔑或侮辱的材料」。

港台在抗辯中質疑,警隊職位本身並非《守則》中提及的社會地位(social status),認為警方不應該獲特殊保障,如果通訊局的觀點成立,會窒礙言論自由及民主問責的原則。

據了解,通訊局在初步裁決中,曾引述過去兩宗裁決,指過去曾裁決部分言論是針對警員的「社會地位」。其一是2003年4月,主持人陶傑在商業電台《光明頂》談及一句「好仔唔當差」,事後通訊局裁定投訴成立,向商台發出強烈勸諭。眾新聞翻查資料,當時的本地督察協會主席廖潔明及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劉錦華異口同聲說,有關言論無損警隊形象、「好濕碎」,廖更說前廣管局毋須小題大做。

第二宗個案,是港台《左右紅藍綠》去年十一月播出教育大學講師蔡俊威個人意見環節,當中蔡批評警方包圍理工大學有如恐怖份子,事後通訊局裁定《左右紅藍綠》產生對警員此「社會地位」的憎恨。

不過,在最終公布的裁決中,通訊局並沒有再提及上述兩宗裁決。通訊局雖然繼續引述《電視節目守則》第三章第2(b)段同一條條文,但未直接提及警員的「社會地位」一詞,只批評王喜在《驚方訊息》環節「旨在污衊整個警隊作爲一個社會群體」。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表示,《頭條》本身是諷刺時弊的娛樂節目,難免基於事實借題發揮諷刺,不能強求個人意見節目下做到持平或要求被批評者回應。他舉例說,《頭條》有如政治漫畫,「是有些事實根據,某些地方放大、誇大,就好似尊子漫畫,佢唔會完全作,但漫畫表達會誇大某些部分,highlight某些荒謬的地方。」

李立峯指出,目前《電視節目守則》未特別界定諷刺性質節目,現在硬性將個人意見節目要求套用在諷刺節目上,要加入持平、找警方回應等,幾乎等同扼殺節目內容。「(《頭條》)要找警方回應,邊有諷刺節目會這樣做?」李立峯反問。「港台有個節目叫《警訊》,又使唔使叫批評警察的人來回應?」

李強調,每個節目不同型態,要視乎節目本身型態,不能強求每個節目甚至每個時段都持平。「例如Jimmy KimmelJimmy Fallon諷刺Trump,之後20秒播Trump回應,那20秒大家都當笑話喇!」

另一名中大新傳學院教授梁麗娟表示,諷刺節目本身視乎當地文化,是對公權力檢查、民意的表現,但當言論空間收窄,則會變成禁忌和紅線。

「其實政府是一個宣示和表態,很明確告訴外界政府立場,及樹立特區政府威信。」梁麗娟說:「不只是港台,一如教育政策,要求(文憑試)試題要改就改,警隊作為執法部門要保障他們的聲譽、完全不能侵犯,是將事件抬高到這個地位。」

李立峯補充,事件對言論自由是打擊,令節目監製、製作人員等蒙受壓力,因為當局執行策略時,「想鬆就鬆,想緊就緊」。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