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7.21十個月】民政處DQ元朗區議會「721工作小組」 稱「超出職能、妨礙司法公正」 區議員擬另聘法律顧問


 

7.21事件10個月。元朗區議會換屆後首要工作,是成立工作小組調查去年7.21襲擊事件,由1月初通過動議,至今仍未能成立。民政事務處以「超出區議會職能、妨礙司法公正之嫌」為由,DQ工作小組。在上周的會議上,元朗民政專員袁嘉諾更表明,秘書處不會為小組提供服務,「政府人員相信包括警方,不會出席相關會議。」、「工作小組討論時,無非都會涉及一單警方執法事件,討論字眼可能包括還原真相、追究、審視、調查報告,都與地區需要無關。」

翻查《區議會條例》,區議會其中一項職能,是可就影響區內市民的福利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見。經歷「無警時份」的元朗,治安、人身安全,可就是元朗居民的福利?

工作小組主席、元朗元龍區議員張秀賢透露,一班區議員計劃另聘法律顧問,確保在不影響司法程序下跟進7.21事件,但涉及開支等細節有待商討。他說,若然民政處再有後著,不批出開支、不承認外間法律意見的話,「唯有法庭見。」

7.21當晚,白衣人在警員面前跑過時,警員並未追趕或截停他們。圖片來源:港鐵閉路電視片段

1月通過動議

7.21事件後,早在去年9月3日,當時仍屬建制派主導的元朗區議會,不論黨派,都有議員提出成立與7.21相關的工作小組。民主黨黃偉賢和建制派李月民,分別提出成立7.21獨立調查委員會、檢討7.21元朗西鐵站暴力事件等小組。雖然3個動議全遭否決,但當時秘書處未有反對。

今屆區議會變天,一班民主派區議員未上任,已經提出要成立「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根據會議紀錄,民政處在新任區議員未履新前,曾主動了解各個小組,並代為聯絡各個政府部門。

今年1月7日,元朗區議會首次大會後舉行特別會議,在33票贊成、0票反對及棄權下,正式通過成立「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動議,民主派的張秀賢及伍健偉當選小組正副主席。該次會議上,民政處秘書在席,有提供影印、錄音等服務,並有聯絡政府部門。元朗區議會主席黃偉賢曾邀請警方出席首次大會,雖然警方最終未有派員出席,但都有發函回應工作小組動議,和交代7.21元朗案的進展。

警方1月初發函回應元朗區議會7.21工作小組動議。

直至1月23日元朗區議會第二次大會,當會上討論到7.21工作小組的職權範圍,字眼為「根據《區議會條例》,跟進去年7月21日於元朗發生的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時,元朗民政事務專員袁嘉諾開腔指出,即使7.21事件發生在元朗,但並不代表工作小組提供的意見,必定與《區議會條例》第61(a)載有的職能有關,而小組的討論方向涉及警權、警方執法的表現,並非地區服務需要,「除非工作小組能解釋與元朗地區的關聯,否則不能符合區議會的職能」。

袁嘉諾稱,小組職權範圍的「跟進」二字,與區議會職能沒有關係,更有機會超越職能,「如果跟進、了解真相、寫報告,其實好大機會證人唔能參與」,認為工作小組或會影響司法程序。他當時表明,政府不能為工作小組提供秘書處服務,如果小組要撰寫報告或需由其他人協助。黃偉賢要求議員就職權範圍表決,袁即說「唔方便留喺度」,然後所有官員和秘書處職員全體離開會議廳。

在此之前,開會期間拉隊離場,先後在大埔區議會(1月15日)和中西區區議會(1月16日)出現,兩者分別討論有關入境及政制事宜、譴責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動議。

民政專員、秘書處及各部門官員,因不滿721工作小組職權而拉隊離場。區議員陳樹暉圖片
元朗民政事務專員袁嘉諾,2018年DQ朱凱廸參加八鄉元崗新村村代表選舉。網上圖片

之後疫情爆發。最近一次、上周二(5月12日)的元朗區議會大會上,再次提及7.21工作小組。袁嘉諾再次重申:「工作小組的職權範圍,超出區議會的職能61(a)條,秘書處不會提供服務,政府人員相信包括警方,是不會出席相關會議。」黃偉賢表明完全不同意小組「跟進」是抵觸區議會條例,但提議字眼改為「就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進行討論,並向有關政府部門提出意見」,再問有沒有抵觸區議會條例?

袁嘉諾說:「工作小組討論時,無非都會涉及一單警方執法事件,討論字眼可能包括還原真相、追究、審視、調查報告,都與地區需要無關。」他又指:「事件已有司法程序,如果有進一步的討論,具體人和事,可能會影響刑事調查、司法覆核,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有持分者會受損害,包括不能接受公平聆訊的權利,令到有些證據在刑事調查中不能被法庭接納。我們的立場,就算改了字眼,民政處的立場都是一樣。」

黃偉賢批評,袁的說法是「僭建、加建你們以為的內容,我的職權範圍沒有你說的內容。」黃再問,如果工作小組有法律顧問,經過法律意見下,避開涉及司法程序的部分討論7.21,情況如同到立法會答辯的做法,是否可行?袁當時未有回答。

民主派區議員早在去年12月上任前夕,已提出要成立「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工作小組」。

民政處劃紅線

根據本港法例第547章《區議會條例》第61(a)條,列明區議會的職能,可就以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包括(一)影響有關區內人的福利事宜;(二)有關區內公共設施及服務的提供和使用;(三)政府為有關地方制訂的計劃是否足夠及施行的先後次序;(四)為進行地區公共工程和舉辦社區活動而撥給有關地方的公帑運用。

爭議點一:區議會職能?

工作小組主席張秀賢解釋,7.21事件涉及區內治安問題,尤其他當選的元龍選區,即是Yoho商場、鳳攸北街、雞地一帶,正是當日白衣人聚集、襲擊事件的核心地帶,對當區居民來說,7.21留下很大創傷。上任前,早有居民向他反映,希望透過區議會調查整件事的始末,並在會內質詢警方為何當日遲遲未有。他認同,這關乎區議會職能提及的「影響區內人的福利事宜」。

爭議點二:妨礙司法公正?

民政事務專員袁嘉諾在區議會指出:「事件已有司法程序,如果有進一步的討論,具體人和事,可能會影響刑事調查、司法覆核,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如果按專員說法,進一步的討論都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的話,監警會針對7.21發表長達122頁的報告、具體列明當晚事情發展、官員到立法會回答7.21質詢,難道也有妨礙司法公正之嫌?如果沒有,為何可到立法會進一步討論,卻不能在事發地區的議會討論?這是張秀賢的疑問。張說,上述質疑曾跟民政處提出過,但對方「唔聽、唔接納」。

張秀賢說,選民會見到議員有沒有盡力,更重要是,關鍵時刻,有沒有出賣他們。區議員張秀賢圖片

選民在意關鍵時刻有否被出賣

成立小組的進度暫時未有進展,加上「限聚令」又再延長至6月4日,即使民政處不提供場地,區議員另找地方開會,也有困難。但他透露,元朗區議員計劃另聘法律顧問,因為政府的法律顧問「不會講出對政府不利的法律意見,這未必最有利區議會的運作」,但牽涉區議會開支的問題,目前仍有待議員之間商討。

不過,更壞的情況可能是,民政處不批出聘請法律顧問的開支,也不承認外間法律顧問意見,那怎麼辦?他說:「唯有法庭見。」他透露,區議會將在6月大會後召開特別會議,再討論7.21小組、監警會報告提及7.21的問題。

上任差不多半年,掣肘處處。最令張秀賢耿耿於懷的,是新任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形容區議會是「一個好好玩的遊樂場,只要大家遵守規矩,就會玩得好開心。」張秀賢感嘆,原來官員視民選機制為「遊樂場」,毋須真正做事,反映的是他們沒有將區議員放在心上,他們沒有下放應有的區政權力予區議員。

民間說的「光復區議會」,還有沒有意義?「仍然有的,起碼政權無法以少數派民意,來定調這場運動、來打壓我們。」

特首林鄭月娥形容:「新一屆區議會沒有任何具建設性的成果」。在「光復」和「架空」之間,張秀賢認為:「不是說要做到啲咩,而係唔好畀佢做到啲咩。」

除政治制度外,修橋鋪路其實都是做到的。就好似派口罩,他說在新上任的素人當中,他算是有多一點人脈,也有些企業、NGO主動捐贈口罩給他,再派發給街坊,抗疫一戰幸不成問題。有沒有塾支?他說:「塾支了少少……大約五位數字」有無得claim?「無啊!都話區議員不可以是全職,我也要找份part time,區議員真的不可只當是一份工。」

還有,元朗區議會和元朗區警署達成共識,容許區議員進入警署陪同被捕者,「這是其他地區未必有的。」他說,選民會見到議員有沒有盡力,更重要是,關鍵時刻,有沒有出賣他們。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