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中科興業潘焯鴻提司法覆核 推翻沙中線調查報告 指委員會違職權範圍


港鐵沙中線紅磡站紮鐵分判商中科興業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周四(21日)入稟高等法院 ,要求司法覆核沙中線工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裁決,並推翻調查報告。

入稟狀提到,在聆訊期間,有港鐵證人曾表示能辨認出剪斷鋼筋的工人身份,但遭到委員會主席阻止,指調查目的不是要歸咎於刑事或民事責任。潘焯鴻認為,有關裁決沒有跟足訂明的委員會職權範圍,而委員會提交的中期和最終報告,也沒有調查出現哪些違規行為以及未能調查圍繞剪鋼筋的事實和情況。但潘焯鴻直言入稟成功的機會不大,若失敗仍會有後續行動。

潘焯鴻直言入稟成功的機會不大,若失敗仍會有後續行動。潘焯鴻facebook

司法覆核申請人為中科興業,答辯人為沙中線紅磡站擴建部分工程的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調查委員會。入稟狀提到,調查委員會擁有的所有權力均來自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規定的職責範圍,以調查任何公共機構的行為或管理,任何公職人員的行為或他認為的公共重要性。

入稟狀指,委員會拒絕允許中科對證人提出質疑,在聆訊的第30天,中科代表大律師盤問港鐵助理工務監督王繼榮,當時王向中科指出,能夠根據中科提供的照片以及其的照片記錄,得知道照片中正在剪鋼筋的兩個人身份。但當時委員會主席夏正民說:「不,我認為沒有必要。 這次調查的目的不是要歸咎於刑事或民事責任。 」(No, I don’t think that’s necessary. The purpose of this Inquiry is not to apportion blame for criminal conduct, or civil liability. )入稟狀又指,夏正民當時代表委員會裁定了剪鋼筋螺絲紋的工人的身份與委員會無關,委員會只對哪方僱用了剪螺紋鋼筋的工人感興趣。

另外,入稟狀提到,調查委員會去年提交的中期報告當中,信納雖然剪短鋼筋涉及範圍不廣泛亦非有系統地進行,但鋼筋未有完全裝入螺絲帽的情況確有發生,而事件是泛迅的僱員所為;以及今年提交的最終報告當中維持同樣的立場如下:

a. 雖然確有剪短鋼筋的情況,但並不廣泛。證據顯示,不超過 2 %至 3 %的螺紋鋼筋被剪短。剪短鋼筋屬違規行為,但情況不至於令車站箱形構築物的結構不完整。

b. 有數次 (但沒有確實數字),工人是因為沒有A款鋼筋可用, 想把B款鋼筋改為A款,而剪短鋼筋。

c. 禮頓或港鐵公司從未縱容剪短鋼筋的做法。

d. 泛迅建築公司的合約規定由該公司負責紮鐵工程,而剪短鋼筋的人是泛迅的僱員。沒有證據顯示他們獲其僱主批准或受其僱主慫恿進行該等行為。

入稟狀指,無論中期、最終報告及或委員會,都沒在任何地方指出,什麼導致違反沙中線工程合約的條款及違反那些條款。反而是委員會似乎自己創造自己的任務:只關心車站結構是否「安全」。

委員會的職權範圍原包括:

(a)(1)就紅磡站擴建部分的連續牆及月台層板建造工程,

(i)就紥鐵工程(包括但不限於在若干地點進行並自2018年5月以來就其是否安全引起廣泛公眾關注的紥鐵工程)的事實和情況進行調查;

(ii)就引起公眾安全方面的關注的任何其他工程的事實和情況進行調查;以及

(iii)查明上文(1)(i)及(ii)項下的工程是否按合約進行。若否,箇中原因及是否已採取糾正措施;

入稟狀指,根據委員會代表大律師的開案陳詞、中科證人的證供以及主承辦商禮頓傳召的兩名工人證供,可以說明剪鋼筋工人的身份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入稟狀引用委員會代表大律師的開案陳詞,當中提及:「鋼筋上的螺紋是否被切掉? 如果是這樣,它們是被誰切割的......我們將根據事實證據決定有關指控,並在調查中查出與那些事情有關的調查結果。」而委員會既未能調查出現哪些違規行為以及未能調查圍繞剪鋼筋的事實和情況。因為未有確認照片中工人的真實身份,直至今天,委員會對於為何鋼筋螺紋被剪斷沒有任何想法。入稟狀認為,總而言之委員會未能履行職權範圍的授權職責。

負責入稟的中科董事總經理潘焯鴻在高院門外見記者時表明司法覆核是要求推翻報告,並重新調查。但他明言入稟成功的機會不大,若失敗仍會有後續行動。早前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時透露,獲知名人士資助打官司,成功獲批司法覆核的話會做眾籌,估計花費約100萬元。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