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人的第三選項 國際特設城市出路   


 

 

 

上一代香港人絕大部分是逃離大陸的難民。我家的兩位叔叔就是六七十年偷渡來港的青年。我親耳聽過他們多次講述驚心動魄,冒著生命危險的經歷。當年的他們,通常三三兩兩十多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選擇冬天最冷的幾天,大陸邊防人員最鬆懈的日子,幾個人一齊徒手游水偷渡來港。聽說他們有同伴途中體力不支,有抽筋游不下去,也有被鯊魚襲擊,命喪途中。有更多被邊防人員捉回大陸,勞改數月變成瘦骨嶙峋。但是他們投奔自由香港的意志很堅定,勞改之後他們沒有一刻放棄鍛鍊身體,努力操水,不斷再嘗試偷渡。最後,來到香港之後,就是投靠親戚。工作幾年,就在山邊買間木屋,等幾年清拆上樓。他們的世界觀很單純,只有一個信念,就是寧願甘冒葬身大海的風險也要追求香港的自由生活。他們堅信,只要來到香港,努力工作,就可以憑自己一己之力謀生,建立家庭,追求自己嚮往的生活。他們來港之前大概早已經從香港親友那裡知道,在香港生活是不受政府約束和干預,也不會受到政治運動影響,更絕對不可能因為家庭政治成份影響自己工作或前途。總而言之,到了香港,人就有希望。
 
這是香港人的由來,亦是我們的本質。香港人對自由有著一種就是連性命也可以犠牲的執著。對於生活,我們有自己嚮往的生活方式:就是努力工作,改善生活,自由自在。這樣的執著和對生活方式的響往,是在國內生活的人所不能理解甚至不相信。
 
香港人的由來決定了我們的集體性格,共同價值觀。我們的上一兩代本來就不是逆來順受的順民。他們當年因為不滿大陸的生活環境,或者不喜歡甚或懼怕共產黨的統治而離鄉別井,身無分文,甚至冒死偷渡來港。因此,我們就是這一代有勇氣、有膽色、有行動、不怕艱辛、甘於冒險,為自己尋求環境改變的人的後代。在我們的血液裡流著的就這種略帶反叛,有小我理想,有冒險精神的DNA。雖然經過幾十年的繁榮安穩生活,但一講到思想同行為自由,想也不用想我們會聽從那個組織的話,更沒可能按照那個領䄂的意思去做人。

從太平山觀看香港景緻。美聯社

我們的上一兩代人,當年鼓起勇氣,偷渡逃難投奔自由的香港。他們的努力,將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的製造業打造出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之後我們這一代接力,亦成功將香港轉型成為全球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之一。今天,我們面對同上一代同一樣的政權,在全面管治的壓迫下,我們亦可以像他們一樣,為追求自由民主,在海外再次創造經濟奇蹟,為我們的下一代締造自己的環境。
 
經過過去整整一年的急劇轉差的社會和政治環境,很多香港人已經大致明白,香港從此不一樣,整個社會環境和管治已經面目全非,回不去也找不回昔日的法治和自由,更不用奢望真正的民主普選。根據去年十月的中文大學亞太硏究所的電話調查結果顯示,42%受訪者表示,如果有機會的話,會選擇離開香港。而自去年十月至今香港社會形勢不單未有好轉,反而愈變愈惡劣。到了今天香港政府管治已經完全失效敗壞,加上警察對示威者尤其是年輕人明顯是以敵視的態度執法,肆無忌憚的濫捕威嚇、隨便施用暴力,成為家常便飯。大家心知肚明,一個管治認受性是負數的管治班子,之所以仍然可以留下來,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將要執行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近期的全方位攻勢,在在顯示未來的社會鬥爭只有愈來愈激烈,法治自由空間將會進一步被壓縮。取消參選資格、DQ當選議員、通識教育國教化、通過23條大幅度收緊各種自由,甚至泛民如果佔立法會大多數時解散立法會都是司馬昭之心。(編者按:全國人大會議今天納入議程,準備制訂「港版國安法」,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在港實施。)
 
面對急劇惡化的環境,和預計生存空間將進一步被擠壓,選擇留下來,無論什麼原因,固然可以,因為這是我們的家,天經地義。移民離開香港一段長時間,等他日香港同大陸環境變化再考慮回來,也可以是一個選擇。不過,今天的香港人離開香港可以不用像上一代逃難或者偷渡,我們可以組織集體移民,在海外建立新城市,一起重新共建屬於自己的家園。 

Charter of Plymouth的城市約章。照片來源:https://archive.org
 

在過去大半年我和沈旭輝及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數十名志願者,開始推動在海外建立國際特設城市(International Charter City,以下簡稱ICC),為香港人尋找合適的國家和地點。我們所要建設的ICC將以自由、民主、多元、國際化、環境可持續性、家庭友善、先進型城市作為城市約章(City Charter)。其中一個我們已經與相關官員磋商的目標國家是愛爾蘭。愛爾蘭是英語國家、普通法制度、又是歐盟成員國,亦是一個自由民主而充滿活力的年輕國家。由於當地的公司稅率是歐盟中最低,只有12·5%,所以近年很多全球頂尖的科技公司在愛爾蘭設立歐洲總部。而更有趣的是根據他們今年初公佈的國家規劃大綱(National Planning Framework),他們預計到2040年,人口將由現時的490萬增加100萬到590萬。另外,規劃大綱內其中一個重要發展策略,就是要在都柏林以外六個區域,發展一些新城市,以減輕都柏林的發展壓力,將增加的人口在全國範圍比較平均地分佈。還有一點對香港金融人才比較吸引,是愛爾蘭在英國脫歐之後,肯定可以從離開英國的金融業中分一杯羹,而該國的資產管理資格似乎亦有機會同香港的資格互認。當然,我們還不想像香港過去那麼單一的發展,希望能把香港的製造業、醫療健康、科技等行業引領過去,在我們的ICC內發展工業園區、醫療和科技園區等產業。

照片來源:http://npf.ie

要像電子遊戲Sim City由零開始發展新城市,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我們相信其中一定可以帶來大量的就業和投資機會,甚至為當地帶來經濟新動力。同時,如果這些國際特設城市內有超過一半是香港人,大家有共同信念,互相照應,香港過去幾十年的經濟奇蹟,兩次超乎想像的成功轉型,我們都是有機會重新創造。當年香港之所以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我們的上一代都是單獨逃難偷渡來香港,但來到這個小城市之後,大家卻形成生命共同體,相互照應,彼此介紹工作,發揮集體智慧,合力解決各種生活和謀生上的問題。
 
五年前經歷雨傘運動和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人已經與國際社會緊密連結起來,充分展現了香港人的軟實力,更建立了香港人自己的品牌、形象和國際網絡。相信很多國家對香港人有一定程度的認同和接受。而我們發展的ICC除了可以創造一個信念相同的群居效果之外,亦會藉著各方對國際特設城市的投入和資源形成協同效應,幫助其他未符條件的香港人移居。
 
這就是香港人的第三選項。除了愛爾蘭之外,我們還在推動在另外兩個歐美國家發展國際特設城市,目標在今年內可以落實其中一個ICC,到時候再同大家分享。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