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最後一根稻草


【撰文:衛庭官】

這兩個禮拜來發生的荒誕事實在太多,對一個智力正常的香港律師,每一件都實在是一個挑戰,挑戰我們對香港將來的信心。

上上星期五發生的事情,於我來說,已經是最後一根稻草,已經是明顯擺明車馬,要直接接管香港。所以到北京說要直接引入國安法到香港,我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立法會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欽點陳健波,操刀「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美聯社

首先是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即使使用了御用及資深大律師余若海的法律意見,來凌駕立法會法律顧問的意見,夾硬把舊主席李慧琼說成仍有權力處理通過積壓議程,但卻仍然認為不夠;還特別再尋求英國御用大律師的意見,即使已經沒有議程延誤的風險,都務必要選出新主席。

這一切當然都是北京的指示,由港澳辦及中聯辦突然就香港這些內部事務亂發炮,指郭榮鏗及民主派違反誓言及犯下刑事罪行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後開始。

當然,大家當日對於港澳辦及中聯辦公然干預香港自治範圍的事務,仍然是很敏感的,因為明顯違反基本法第22條的規定。之前沒熟讀基本法,被「將軍」後沒法自圓其說,索性說兩辦是代表中央執行監督權,等同中央,不屬於「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不受第22條規管。但狗急跳牆,都還沒有夾定口供,出現港府一晚三改立場的笑話。

再被追問中聯辦在香港要守香港法律的理據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竟然說不知以往政府文件立場,只知現在說法就是正確,但依賴的卻不是基本法條文,而是《憲法》第5條和一份國務院國函!鄭司長亂扭六壬和面皮之厚,作為香港律師看到真的嘆為觀止。若果《憲法》第5條已足夠規管內地駐港機構,基本法第22條又何必仔細列出這規定呢?

監警會

已經沒有期望的濫警會報告,內容是令人更加失望。EYEPRESS照片

再來就是監警會的報告。當然,看看林鄭委任哪些人士當監警會委員,再看5位國際專家竟然要跳船,大家對這份「無調查」的報告都不會有什麼期望。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這份報告竟然不是監察警方有否過失或濫用暴力,而是指責有人於721濫打999、批評示威者於地鐵扮市民、警察慘被起底所以可以毋須展示警員編號。

林鄭和官媒隨即大肆讚揚這報告客觀全面,還剎有介事地說要打擊網上假消息。但最諷刺的是報告竟然用上藍色頻道的假圖。林鄭之前一直強調「行之有效」的監警制度,還讓大家看清楚是如此無稽。

其實任何人只要曾經嘗試投訴警察,你會發現由你踏入警署的一刻開始,整個警隊根本已經在敵視你。投訴警察課的全部警員,每過幾年都會調任其他警隊崗位。你覺得他們真的不怕得罪其他兄弟手足,認真調查、幫你討回公道?

考評局

DSE歷史科第2題(c)部被上綱上線,大批文革批鬥。

最後是黨報官媒帶頭炮轟考評局歷史科考試的一條思辨式的試題,指不能問是否同意1900-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再加上兩名考評局經理於面書的兩篇模稜兩可的私人短句,便假借日本侵華的民族慘史,上綱上線翻天覆地大搞文革式的批鬥,又「冇掩雞籠」,又「刮骨療毒」等。

教育局就不管考生利益,只管政治正確,一時說傷害國民感情,一時說這題目沒有討論空間,要求考評局必須撤銷題目。當大家質疑為何教育局可以指令法定獨立的考試局時,政府搬出特首無上的權力,聲言可以指令考評局。然後特首竟然跑出來扮好人,說沒有使用這權力。

當考評局說要開會討論,官媒竟然再炮轟說考評局態度傲慢!彷彿香港所有程序都不用跟從,只需跟從北京指示;不需要獨立思考,最緊要政治正確!

香港所謂「行之有效」的當然不是監警會,而是強調程序公義的法治!但這些以往香港賴以成功的元素都不再被重視了,只問是否政治正確。正如周庭和劉小麗的DQ案,選舉主任皆沒有給予解釋的機會便將她們DQ,法庭皆指這是違反程序公義。

現在不要說公義,連開會的程序都被指為傲慢!

國安法

北京直接把國安法引入香港,林鄭班子擁抱支持。美聯社

北京現在直接把國安法引入香港,也不管基本法第23條規定要特區「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與外國政團聯繫」等行為。表面上說為保障國家安全、防止外國勢力干預。事實上我們的國家安全這麼脆弱嗎?何況香港的法律明顯能處理任何暴力的案件。實際上梁振英6年前信誓旦旦說會披露外國勢力煽動佔領運動的證據,現在證據在哪呢?

香港前路?

北京鐵腕治港,當然不是因為治安,而是因為心知民心遠去,深怕9月後失去立法會的控制權。

既然擺明車馬直接接管香港,當然是會直接清洗各重要界別。北京認定教育界要首先「刮骨療毒」,下一步自然是要清洗傳媒界,法律界等眼中釘。

教育界是香港的橋頭堡。北京要全面改變香港的意識形態,要談「愛國」,只須服從,不需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我們一定要留意自己的母校,仔女的學校有否異樣,適時支持我們的校長和老師。

至於媒體,君可見港台遇到的風暴,及全國政協副主席每天狙擊蘋果的廣告商(但官媒卻不批評這為妨礙自由市場)。在監警會的報告及國安法引入下,更要留意網上言論自由是否會被收窄。

法律界呢?法治是否已死這問題已經過時了。北京已明刀明槍把基本法丟在一旁,基本法為兩制之間的分野規範化的第22和23條被肆意扭曲,法治被演繹為「以法治國」。我們有理想的同仁一定會在僅有的空間繼續努力,但明顯地,空間只會越來越窄。

那在這個已經禮崩樂壞的香港,被大石砸死蟹的香港人應何去何從?

尤幸大部分香港人在大是大非面前,都是以良心先行,仍然有獨立思考和批判能力。我們每個愛香港的人,要在自己的崗位繼續努力,互相支持,尤其留意以上重要的界別,不單是黃色消費圈,更要繼續站出來發聲。

香港人,是時候選擇做奴隸,還是做一個自由的人了!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