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事實不容歪曲 求真勿淪空話——駁5‧17《明報》社評


【撰文:一群《明報》員工】

要再次在公開輿論「自拆招牌」,並非明報人所願。去年6月17日,我們批評過「6.13社評」對6.12衝突雙方的雙重標準,及如何偏頗地選取、評論事件的不同面向。該篇社評見報後,同事、工會與高層對當日文章以至內部溝通如何改善,有過一番討論。遺憾如今社評再度令讀者失望,明報人扼腕。文章之過,不止在立論,更在論證之粗疏淺薄、偏頗片面,甚至故意曲解、抹黑,並非以事實為基礎。5月17日〈年輕人國民意識取態 政府教育界責無旁貸〉不幸又成一例。

評論試題偷換概念
誤導只問侵華利弊

明報社評曾在反修例風波時引起社會爭議,總編輯其後在編輯室手記寫道:「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這是我們一向信奉的圭臬。」惟這篇「例外」社評並未嚴格遵守。主筆於社評中多番偷換概念,以誅心而非論理去量度歷史科試卷擬題者及審題委員會,誤導讀者以為試卷是在問日本侵華是否利多於弊。主筆不是不知,試卷問的是「1900-1945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是否)利多於弊」,問的是45年間的歷史,社評開首有提及,中段再三提及,但主筆明知有這脈絡,仍要偷換概念。

以上批評不是無的放矢,且看主筆以下兩句:

飽含血與淚的歷史,只能說明一個事實:日本侵略中國是不公義的。既然這是人類最高層次的公義問題,而且無可爭議的,為何還要去分析其利弊呢?
就正如在以色列的任何考試中,不可能會出現要求考生分析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利與弊一樣。

如此論述難免令人質疑有歪曲事實,甚至公然誣衊之嫌。明明問45年歷史,為何寫成只問日本侵華是否利多於弊,試圖用納粹屠猶類比?

更令人費解的是,社評立在道德高地上說「不能從陰謀論懷疑寫手動機」,但偏偏給讀者看到的,是臆測他人想法,從他人的「可能」之中,無限上綱上線,目的是否要借題發揮,說自己想說的東西?社評主筆說,「可能委員覺得日本對中國包括侵華真的可能有利有弊」、「對於這些出題人和審題人來說,可能都只是『他國』」云云,再問道「難道有些人對於這樣敏感的問題會完全不考慮到祖輩的感受,更不能想像他們對中華民族的苦難遭遇無動於中」,然後順勢將話題論及「一國」、香港的「國民意識」、「一國兩制」。主筆固然可論及該等議題,但如此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是否公允?一道考題,主筆竟可參透出人家不愛國、沒有一國觀念?而當話題進入「一國」,搬出經濟發展、事業規劃,就更令人不明所以:難道主筆認為歷史科的教學考核,要考慮這些因素嗎?民族主義就可以遏制教學及思想辯論的空間?

「無從申辯」指控霸道
「有弊無利」輕率論史

主筆說考題「違反教育宗旨,恐怕無從申辯」,一篇面向社會、提倡交流討論的社評何以霸道如此?難道我們亦可說,這篇社評明顯違反「意見大可自由,事實不容歪曲」的宗旨,「恐怕無從申辯」嗎?既然這般水平的社評可以(被視為言之成理)刊出,按主筆語調及說法,我們是否要這樣問:一篇社評要經過「社評委員會」討論,委員的背景有多個部組的主管、高層等等,而且文章必經多名高層審閱、把關才能定稿,為什麼眾多「有識之士」,能夠讓這篇社評順利通過呢?他們當中,如果沒有一人對這篇社評的合理性提出過質疑,那就可能是一眾委員都覺得這篇社評真的是建基於事實,沒有偷換概念了——但如果是根本不應該通過呢?明報可有勇氣拒登一篇不合格社評?

反對考題的設計不是問題,但當看到主筆寫道「就請考評局公開該道題的評分標準,讓社會大眾來評一評那45年日本究竟對中國利在何處」,附和教育主事官員「只有弊,沒有利」的腔調,就明白這已不純然是觀點爭鋒層面的問題,不禁擔心中學生讀者也會對主筆的學識及主觀判斷,或者下筆寫評的態度有所質疑。

至於前數句「憑考試答案的得分來判別成績高低,必然會導致學生順應考題的標準答案作為思考的模式,這道考題恰恰會給學生立下一個極壞的標準,這正是為何不應該讓學生去分析日本對華利與弊的核心所在」,不讀書,起碼要讀報,不應為服務立場而偏聽。早前本報報道,有教師指出,不論從作答技巧及史實基礎層面上,均為「弊多於利」,「試題的資料好像支持命題,但學生可輕易透過自己所學反駁,如第二項資料提及日本資助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學生可反駁稱所謂資金援助反映出日方的不良動機,試圖介入中國事務」。對此無論認同與否,也大可以理服人,為何會覺得考生必然會正立考題表面上的說法?

試場非課堂,試卷非課本,試題附上的資料,在篇幅、選材上必有取捨,點到即止,因考驗的正是學生的知識、分析。是次附加資料的選材,側重於清末民初日對華的援助,表面看似偏頗,實質不然,因試題考問範圍涵蓋「1900-1945年」,正正要求學生「就其所知」,援引資料所缺的史實作答。日本侵華,耳熟能詳,更是歷史科必修部分,若考生未能援引該事,答案自然難成上品。社評論述大篇幅訴諸情感,卻未對受撤題之爭所困但要繼續應考的莘莘學子,展現出任何關懷。至於5月19日社評是否足以「亡羊補牢」,交由讀者判斷。

扯遠一點,在本報攝記被警察暴力對待後幾天不發一言(雖然讀者最少自2019年6月起已不抱期望),「對(同事、同業,以至港人)苦難遭遇無動於中」的帽子,可以原封不動歸還社評房。一隻手指指人,三隻手指指住自己,是評論者應該緊記的。

誠如11個月前所言,「我們理解報社有其制度,編、採、攝以至社評主筆各司其職……主筆先生執筆時不需要聽我們的見解,我們也不會要求社評依循特定立場,但文章見報後,所有讀者有權發表意見,包括本報同事」。這篇回應有我們對所論之事的看法,但更重要的是想指出,一如2019年7月8日一篇題為〈社評所為何事〉的文章,明報主筆寫道——「我們也相信,社評應以事實理據而非政治立場評價對錯」。

是次試題爭議,可論之事極廣,如「考題有否傷害某些人的感情?考題是否符合考評局準則?考題是否符合教育課程?考題應否取消?」等,故分析要嚴謹,不能偷換概念、混各事為一談。遺憾是讀者讀到的,似乎只是一篇歪曲事實、猜度他人的文章。

新聞報道需要求真,社評亦然。

我們是傳媒界基層。然而基層也有基層的聲音。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