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四大美國學者斥北京損港自治 戴雅門促制裁中港官員及家人


全國人大提出港版《國安法》直接在香港頒布實施,將禁止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等四類行為。四名美國知名政治及法律學者孔傑榮、戴雅門、黎安友及戴大為接受眾新聞訪問時,異口同聲批評北京強推《國安法》,形容北京代香港立法有損香港高度自治,從根本上改變「一國兩制」。當中,長期關注中國法治的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形容是對「一國兩制」造成致命傷。

學者指出,英美等民主國家應該譴責中國破壞香港自治及《中英聯合聲明》。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戴雅門(Larry Diamond)表示,由於中國及香港政府踐踏《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承諾,強烈贊成在不影響一般大陸人及香港人情況下,以取消簽證及經濟制裁方式,懲罰有份斷送香港自治及自由的中港官員及其家人。

「他們不能兩者兼得,不能一方面送家人(來美國)讀書及生活、買樓及獲財富、囤積及洗白資產,另一方面踐踏香港人的自由。所以我強烈贊成採取針對性的簽證及經濟制裁。」戴雅門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說。

北京領導人及他們在香港的棋子已經踏上了不歸路,我們(美國)需要顯示事情發生根本性改變,及採取行動。(The Beijing leaders and their pawns in the HKSAR are now crossing a rubicon. We need to show we understand that things have changed in a fundamental way, and act on that.)
孔傑榮(左上)、戴雅門(右上)、黎安友(左下)及戴大為(右下)等四名學者批評北京損害高度自治。眾新聞製圖

四名教授在書面訪問中,直言北京採取有別過去的強硬手法,在香港產生的反彈亦無可避免增加。他們對局勢相當悲觀,認為中國打壓香港已成定局,難以挽回。

孔傑榮表示,由北京代香港訂立《國安法》,顯示北京去到孤注一擲(mark of desperation)地步。因為經過2003年《基本法》23條未能成功立法,以及可見將來亦未能立法,北京表面上看似聰明一着,但無可避免激發比過去人大釋法更大的不信任,中央及港人同樣付出非常高的政治代價。

問答全文:The acceleration of Hong Kong into“another Chinese city”- Prof. Jerome Cohen

孔傑榮說:

這個未是「一國兩制」的終結,但肯定是對很多人誤信有期望的制度的一個致命傷口。(This will not be the formal end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but it is surely a mortal wound to the living, meaningful system that many had been misled into hoping for.)
事件的「解決方法」是遠遠未到2047年,香港已經加速成為「另一個中國城市」,我不認為北京會釋出任何良好意願。

他又引述《香港維護國安法》草案第四段,提及中央可以在港成立國家安全機關,「香港要準備迎接北京擅長的任意關押」。

專門研究全球民主化的戴雅門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批評北京過去擔心香港影響整個大陸,只是「循序漸進邁向『一國一制』」,但今次不等到2047年直接粉碎香港自由,直接施行獨裁統治。

問答全文:‘Beijing leaders and pawns in Hong Kong now crossing a rubicon’ - Larry Diamond

戴雅門直言:

我們已經見到「一國兩制」之死。("..we are indeed seeing the death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現在已經無即時方法在香港推進民主,這根本不會發生,除非中國共產黨倒台,或至少有遠見的改革派掌權,將整個中國制度改往政治開明路線。("There is no imminent way forward to democracy in Hong Kong. It isn't going to happen until Communist rule collapses in China, or at least a visionary reformist leader takes the helm and moves the entire Chinese system in the direction of political liberalization.")

另一名知名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表示,北京已經無信心可以控制立法會,所以才會直接訂立相當看重的《國安法》。

黎安友說:「這從根本上改變先前對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的理解。這不是北京直接介入日常運作,但這表示北京已經認為再無約束,可逼香港做北京認為重要的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教授戴大為(Michael Davis)分析,北京預計建制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表現差,所以選擇繞過《基本法》23條自行立法規定,直接在港實施新的《國安法》。他指出,去年幾乎所有香港示威都是抗議北京干預,但北京卻沒有聽到港人的聲音,卻一如過去反其道而行之,激發更多人上街示威。

孔傑榮呼籲,美英及民主國家應強烈反應,至於華府可能採取立法方式反制,孔傑榮希望不會直接懲罰已身在苦困中的港人,而應針對越來越獨裁的政權。

黎安友及戴大為未直接談及美國制裁中國的效用。黎安友認為,香港本地層面而言,由於中央在法律層面制訂遊戲規則,港人難以實際上阻攔,北京掌握之後事情的發展。

至於美國等介入,黎安友坦言,即使美國發聲譴責都難以阻止北京,反而加深北京認為香港是中美角力的一部分,而且要決絕行動制止對中國安全威脅。即使如此,黎安友說,美國、英國及其他地區仍然應譴責中國破壞香港自治,維護人權、法治及尊重國際條約。

戴雅門表示,在短期策略而言,香港需要避免無謂刺激北京,同時提升中國及香港領導人打壓香港僅餘自治的成本。他續指,公民抗命有機會令當權者提升管治成本,但必須有創意及靈活。「街頭示威只是其中一種公民抗命。在疫情的年代,示威更加困難,而政權亦學懂怎樣去管控示威活動。」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