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香港超限戰——以此紀念天安門大屠殺31年


中美貿易談判在1月15日雙方簽字生效前,中方特意要求附加:「如因自然災害或其它不可抗拒的元素,導致一方延誤,無法及時履行本協議,雙方應進行磋商解決。」
接著是1月23日武漢封城,中國幾十個大城市也相繼封閉,可所有海關卻持續開放多日,任由幾十萬疫區旅客飛往世界各地......這說明中方在簽字前,就已知浩劫將至。
特朗普輸了。在他簽字那一刻,以為贏得了一場史上最大的貿易戰,即使為之捨棄香港,也在所不惜。他被獨裁者騙了,不知一場「生化超限戰」已逼近,規模和影響遠非貿易戰可比擬......——武漢病毒札記

話說香港的今日,不能不話說《習近平和他的情人們》,這是一本政治八卦書,相當於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等之情史之類,過去幾十年,香港出過無數本,知識分子不會感興趣,小市民和陸客買來讀一下,就當茶餘飯後的談資,誰會當真?可這次,皇上當真了,竟然特派間諜,兵分幾路,從泰國、澳門和香港跨境綁架了多名涉案書商,秘密關押審訊數月。瑞典籍主犯桂民海,被兩次「電視認罪」,多次「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一次從瑞典外交官手中強行帶走,最後「自願放棄瑞典國籍」,被判刑9年——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銅鑼灣書店綁架案」。

根據寧波法院公告,桂民海被「自願放棄瑞典國籍」。

公然跨境綁架,在中共建國以來從未有過,即便東西方冷戰時期,也聞所未聞。但是震懾目的達到了:香港出版界噤若寒蟬,人人自危,時政類書籍眨眼絕跡。稍後是雨傘革命失敗,多名運動領袖被逮捕、判刑,接下來才是2019年6月,特首林鄭強推《逃犯送中條例》,要將「跨境綁架」合法化,這才激起傾城公憤,200多萬民眾上街示威。「和理非」與「勇武派」合流。80多歲的老報人李怡説:

過去的一切香港人強忍了。但送中條例告訴我們,香港人除非選擇做奴隸就沒有活路。於是,一場自由對抗奴役的終極之戰就開展了。

2019剛好是天安門大屠殺30周年,所以大家認為香港也會全城戒嚴,被解放軍攻佔。的確,五百多輛軍車挺進到香港邊界待命,而換防武警增加了兩倍,進駐香港五個咽喉地帶,700多萬香港市民都通過滾動電視新聞看到了。
 
然而,幾千抗暴者遇害的六四屠宰之夜沒有重演。可幾百名「自殺者」被陸續發現,許多祼屍,許多女孩被強暴,一個救護女孩的眼睛被打爆,10來歲的孩子和80多歲的老人也被抓。新屋嶺拘留所,強攻大學校園,數千人被捕,數萬人失蹤......暴行是分散的,零星的,沒有你等著觀摩的《舒特拉的名單》那樣的「大製作」,而像網絡時代的新聞,今天的轉眼覆蓋了昨天的,國際關注被解體或稀釋......但是希望還在,希望就是每個人都明白:這是最後的抵抗,失敗了就沒有第二次......

香港的鎮壓和抵抗極其漫長,疫情期間,警方居然又逮捕了15名運動領袖,上周四帝國在昏天黑地中開大會,替香港製作內地模版的《國安法》,令一國一制急速進行——超越戰場、界限、底線、人性和時間,為了取勝不擇手段——這就是中共軍方鼓吹已久的「超限戰」。

 《超限戰》是解放軍空軍少將、國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和空軍大校王湘穗合著的一本軍事著作,意為「超越界限、超越戰場的戰爭」,能夠出奇制勝,改變強弱。比如九一一,弱勢的恐怖分子駕機撞毀紐約雙子樓,造成3000多人死亡,就是典型的改變強弱的「超限戰」。這一舉世震驚的罪行,在獨裁中國煽起一陣陣愛國反美的狂歡,也在軍隊中高層引起一波接一波熱議。少壯主戰派認為,毛澤東「人民戰爭」理論已經過時,未來戰爭沒有主戰場,卻超越了無數戰場;沒有固定的方嚮和形態,卻可以在無數方嚮和形態上推進,比如情報、生化、科技、信息、文化、宣傳等等,都必須視作生死攸關的「超限戰」——總之,拉登和塔利班基地組織的恐怖傑作,令《超限戰》一書,成為繼毛澤東《論持久戰》之後,最熱門的軍人讀物。甚至有官方傳言:《超限戰》驚動了美國五角大樓,被認為是「所有世界上最先進的軍事理論,在前蘇聯解體後,都不約而同遭遇到的首次強力挑戰」。
 
經過長達10年的追捕,拉登被擊斃,但是中共依舊保持與塔利班的密切接觸,在新疆關押100多萬維吾爾人的洗腦集中營曝光之後,2019年6月20日,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塔利班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及幾名助手訪問中國。中方高官與他們就阿富汗「和平和解進程、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國際輿論頓時嘩然,這種對人類道德底線的肆無忌憚的挑釁,也是「超限戰」的一部分,結果「中國贏了」,絕大多數西方國家為了經濟利益而保持沉默,義大利甚至全盤接受「一帶一路」,開始和強盜渡蜜月。接著,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聯合國,都相繼準備和財大氣粗的強盜渡蜜月,在接受華為和5G上,在香港危機上,在新疆和西藏的暴行上,在越來越令人髮指的人權侵犯上,在利用人臉識別和其它互聯網尖端技術進行全民監控上,「超限戰」均得心應手,所向披靡......

中央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兼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賀福初。照片來源:sohu.com

熱衷這個主題的,大部分都是好戰的技術將領,《解放軍報》2015年10月6日版,有 〈生物科技將成為未來軍事革命新的戰略制高點〉 之雄文,進一步拓展了「超限戰」疆域,可謂「技術至上」的理論巔峰。作者之一的賀福初,生物學家、技術少將、中共中央候補委員、中央軍委科學技術委員會副主任兼解放軍軍事科學院副院長。此文結尾寫道:

由於未來生物體武器化將日趨成為現實,非傳統作戰樣式將會登台......由於利用和控制人腦將成為可能,可使作戰領域由物理域、信息域向認知域加快拓展,人腦或將成為繼陸、海、空、天、電、網之後新的作戰空間。未來,甚至會使「腦聯網」成為繼互聯網、物聯網之後的全新型網絡,使得生物智能全面融入並超越現代信息技術。

當今皇上周圍,顯然圍繞著這樣一群高素質的超限戰瘋子,經過新疆100多萬維吾爾人的「腦聯網」集中營試驗,又順利跨越全民信息控制,現在該拿香港來做超限戰實驗了。

香港城市街頭周日催淚煙再起,數千示威者反國歌法和港版國安法再上街頭,防暴警察發射催淚彈驅散。EYEPRESS照片

以下描述出自一位親歷過六四的專家:

六四已經在香港開始了。殺戮在悄悄蔓延。有沒有界限?有沒有那麼一個標誌性事件讓大家意識到六四來到?不會有。這個時代的武裝鎮壓,採取的不會是坦克上街。他們才不會那麼傻。那一刻永遠不會來。但是他們會放武警、會近距離射催淚彈和布袋弹、會無差別、不分地點、不惜力氣往死裡打。所以這個時代的六四,是把一個主要鎮壓事件分散成無數個看似更小的事件。實際上,如果六四的模式是常規戰,是主戰場的硬碰硬,那麼當代的鎮壓,模式就是恐怖主義,就是逐漸升級、分散化。它讓你覺得真正的戰爭好像總在後退,總還沒有來,但每一次升級,其實都是戰爭內在的一部分。你永遠找不到那個「底限」,因為那個「底限」根本是不存在的。香港鎮壓的模式,就是化整為零、逐步升級、大陸援軍。而且需要注意的是:用大陸武警和解放軍,走的不過是帝國鎮壓的老路。而用不同地區、不同族群的人來相互鎮壓,如此才可以讓下手者對對方毫不留情。香港鎮壓反映出的,是當代帝國的策略。分散化、恐怖主義化(無差別襲擊、巷戰、突然衝擊等等,但主要是所謂的「戰爭」和「對抗」被徹底重塑)、主戰場的消失、挑動不同族群的相互仇視,這裡既有老招數,也有新模式。

任何人對壓力的承受都不是無限的,按照中共軍方的「超限戰設計」,危如累卵的香港終將臣服。而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戰也處於膠著狀態,特朗普咄咄逼人,習近平卻拉攏朝鮮金三胖,反複拖延。精疲力竭的雙方終於在1月15日簽字,達成第一階段協議——為了全球化整體利益而犧牲局部,這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已屢見不鮮,當時在歐洲,誰也沒有事先徵求過波蘭、捷克、塞爾維亞等眾多被佔領國人民的意見。

但是,武漢病毒來了,無論是自然還是人工,有意還是無意泄漏,總之,它來了,改變了一切。

上帝看不下去了?這是祂的「超限戰」?不踩緊急剎車,不足以警示全體人類。

上帝庇護之城,東方的耶路撒冷,願榮光歸於您:

    何以 這土地 淚再流
    何以 令眾人 亦憤恨
    昂首 拒默沉 吶喊聲 響透
    盼自由 歸於 這裡

    何以 這恐懼 抹不走
    何以 為信念 從沒退後
    何解 血在流 但邁進聲 響透
    建自由 光輝 香港

    在晚星 墜落 徬徨午夜
    迷霧裡 最遠處吹來 號角聲
    捍自由 來齊集這裡 來全力抗對
    勇氣,智慧 也永不滅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願榮光歸香港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