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原罪犯


年輕人拿著標語到商場喊口號和你Sing。

一年前,香港的年輕人喜歡週末逛萬象城;一年後,他們拿著旗幟去到海港城和又一城。

一年前,喜茶每次在香港開分店都會大排長龍;一年後,喜茶在香港只剩下兩間分店,年輕人選擇去唇茶或賞茶。

一年前,太二酸菜魚是年輕人趨之若鶩的食店; 一年後年輕人寧可幫襯龍門冰室。

一年前,參加遊行示威會被認為是行禮如儀;一年後,一次又一次過百萬人的示威出現了。

一年前,對黑警的認知來自無間道,還有之後大量粗製濫造的電影和劇集;一年後黑警和三萬thanks劃上了等號。

有人說,是因為外部勢力干預,但參與示威的年輕人根本沒有外國護照,擁有外國護照的是權貴後人。況且特朗普是商人,只顧怎樣打好經濟戰,香港人的民主自由從來並不是他關心的事。至於英國呢?首相約翰遜大病初癒,況且英國早就自顧不暇,怎會有時間關心香港人的前途問題?

泛民連九龍西立法會補選都輸

有人說是因為泛民主派,但在九龍西立法會補選,泛民主派的票數不足一半,在單議席單票制的情況下也失利。況且,當日民主黨曾經走入中聯辦密室談判,黃碧雲也曾經說過青年新政是共青年新政。

一年前的香港,中港融合正在慢慢進行,香港根本沒有所謂的危害國家安全問題,也沒有迫切需要為23條立法或者推行國安法。香港的年青人會吃太二酸菜魚,會喝喜茶,港女怎會走人光榮冰室或龍門冰室吃麻甩的茶餐?老一輩不再到羅湖商業城飲茶然後買窗簾,因為他們更喜愛每位一百九十九元的兩日一夜五星級食足八餐惠州美食團。年輕的會到深圳的文青cafe打卡呃like。本來溫水煮蛙的行動非常成功,香港人其實正在慢慢被同化。但因為一個人,最後要全香港人付上沉重的代價。陳同佳當然有罪,也應該受到法律制裁。但制裁陳同佳有很多方法,選擇一個台灣不承認,香港人不接受的方法,等同打開潘朵拉的盒子,讓中共多年來的工作付諸流水。曾幾何時香港人不太喜歡政治,因為政治都是污穢的東西。但因為一個錯誤決定,香港人沒法不關心政治,這個決定就是逃犯條例修訂。林鄭月娥的官到無求膽自大,實際上應該叫做大膽妄為。如果不是林鄭月娥這個錯誤的決定,香港繼續可以馬照跑舞照跳。上年區議會選舉,民建聯應該大獲全勝。今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爭取的並不是35+,而是保住關鍵少數派的否決權,繼續希望香港人含淚投票。

中央根本不希望透過人大通過香港版國安法,因為中央付出的代價不會比香港人損失的少。中央希望香港有一天在建制派取得壟斷地位的時候,可以名正言順地為23條立法,然後大家生活如常,太陽繼續從東邊升起。恆指不會大跌1300點,也許跌了二三百點後,午市跌幅收窄,最後甚至倒升收市。

原罪犯叫做林鄭月娥,又名「攬炒之母」。EYEPRESS照片

這個原罪犯叫做林鄭月娥。當天堅決推行比起文憑試試題更具爭議性的逃犯條例修訂,甚至不理會商界的反對,一意孤行,最後不但攬炒了香港人,中共也要身受其害。當內地醫藥B股炒得熱哄哄,中概股準備強勢回歸的時候,林鄭月娥打亂了所有部署,熱捧新股開拓藥業本來應該一上市就大升五成甚至是一倍,但最後只能夠微升6%。說好的京東強勢登陸港股呢?現在計劃恐怕要暫緩了。其他中概股呢?想回歸香港恐怕有點難度。沒有林鄭月娥的大膽妄為,恐怕喜茶也準備在香港上市了,太二酸菜魚早就在香港開了幾間分店。

一個人的錯,攬炒了全香港,也要更多人受害。中聯辦和港澳辦也要換人,中港融合變得遙遙無期,美心集團變成了年輕人唾棄的藍店,本來奄奄一息的泛民主派也被成功搶救。

最好的國民教育其實不是從書本中教導的。過去幾年在文化上的中港融合其實漸見成果,民主派不需被打壓和DQ也自然慢慢地被年輕一代鄙視。十年後或許香港人會爭取 中港兩地放寬關卡,方便香港人隨時到深圳吃喝玩樂;無綫電視也不會再有自家製劇集,全城熱捧延禧攻略;韓國瑜甚至已經成為了台灣總統,然後兩岸暗地裏其實已經統一了,只是還未名正言順而已。但這些準備發生的事情,因為林鄭月娥一個人犯的錯,全部變成了不可能。一切問題的原罪犯就是林鄭月娥。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