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不讓自己變麻木,可能已經是成功的一半


網絡照片

曾看過一張在大陸拍的照片:湖邊躺著一具浮屍,兩個老人卻能在離屍體不到六米的距離,氣定神閒地釣魚。照片讓我感到悲傷,這些老人一定是過往目睹過太多不幸的人和事,被無力感擊垮,心理上自我保護起來,要把自己變麻木,才能過每一天。到了一定年紀了,就不用再花力氣去麻痹自己,麻木已自動成為他們的正常狀態,所以老人在屍體旁邊可以若無其事。

這段時間,我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內心悲憤交集。但當我想起那張釣魚照片,我就告訴自己,有情緒,其實是心理還健康的印證;如果香港人對政權所作的荒誕事感到麻木,這反而代表社會沒救,因人民做奴隸已做到沒感覺。

最近中共加速了做荒誕事的速度,就是希望我們盡快能變麻木,這樣香港會少給中央添煩添亂。中共過去70年不就是靠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把人民變馴服。它指望這招在香港人身上用多了,我們就會變得跟大部分大陸人一樣好管。

大陸人「胡紫微」的微博留言。

前幾天在我其中一個社交群,有大陸網友轉發另一個叫「胡紫微」的大陸人的微博,貼文說:「此刻,我以身為中國人卻毫無作為深以為恥。我瞧不起自己。謝謝大家。從此不見。」 網友大讚「胡紫微」有良知,他還說,這貼文在微博出現了不久就被拿下(不知是作者拿下,還是censor拿下)。我想到流亡作家劉賓雁去世前給自己寫的墓志銘:「長眠於此的這個中國人,曾做了他應該做的事,說了他自己應該說的話。」 他的骨灰在他去世五年後才獲准帶回北京埋葬,但中共不准此話刻在他的墓碑上。為什麽在大陸,連死人也不能說句發自內心的話!

昨天遊行,抗爭者在鵝頸橋底留下的塗鴉。
去年同一地點的塗鴉。

昨天遊行期間,有抗爭者在鵝頸橋底寫了「和你抗爭,我很愉快」幾個字;後來,有另一個抗爭者在下面寫「me too :) Thx 手足」。這個地方我經常路過,去年在同一個點,我就看到有抗爭者把習近平畫成曱甴。在兩張鵝頸橋的照片,都能看到塗鴉下面曾有別的抗爭者畫過別的塗鴉,政府曾把那些塗鴉掩蓋,但後來總有別的抗爭者另寫抗爭標語。香港人要堅持,不讓自己變麻木,不要懼怕悲傷情緒,中共已內憂外患,總有一天,致力地抹去抗爭標語的政權會不再存在。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