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港版國安法vs23條 審訊及執法成疑 葉劉嘆當年諮詢做足晒


全國人大擬授權人大常委會制訂《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並直接在港頒布實施,被國際社會及大律師公會質疑無權代港立法,更連基本問題如是否香港法庭審訊、中央國安機構有權執法都未定案;反觀十八年前,政府根據《基本法》23條推動《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清楚由香港法庭負責、香港警察執法,諮詢期到提交立法會程序將近一年。

當時「23條關注組」成員、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梁家傑表示,當年至少與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到大學辯論、立法會舉辦聽證會等,批評現在全部由全國人大「黑箱作業」代港立法。

葉劉則直言當年《國安法》本地立法諮詢「做足晒」,只是香港二十三年來一直未立法,「係香港欠咗中央」。她和另一名行會成員湯家驊均認為,目前絕大部分案件都可在香港法庭審訊,香港也不需要根據澳門做法,規定由中國國籍法官審理國家安全相關案件。

眾新聞整理2003年23條立法,及相對今次《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在香港法庭司法管轄權、執法權及諮詢程序的差異及不確定性。

湯家驊等多名法律界人士組成23條關注組,右為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眾新聞製圖

背景:

中共中央四中全會在去年十月反修例風波期間公布,「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半年下來,全國人大在幾乎無預兆下出手,提出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訂立《國家安全法》。

根據人大決定的草案,人大常委會將代港立法,禁止分裂國家、顛覆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行為,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活動。

按人大立法程序,人大常委會最快可在8月例會通過法案,之前則須徵詢特區政府及基本法委員會。

對比一:國家安全案件,香港法庭審訊?

《基本法》23條規定由香港「自行立法」,不過全國人大及港府表示,國家安全屬於中央立法權力,香港仍同時需要進行23條立法。港版國安法眾多細節未定,其中包括是否香港法院全權負責國家安全的案件。

特首林鄭月娥在周五聲明及同日見記者時,只是強調人大決定不影響司法獨立及終審權,其他細節則有待人大常委立法。路透社昨引述消息人士說,中央可能沿用澳門模式,規定外籍法官不能參與國家安全案件。

港區人大代表、民建聯陳曼琪建議,設立特別國家安全法庭,審案的法官沒有外國居留權,並在國務院副總理韓正會見港區人大時提議。有關建議與澳門2018年修改《司法組織綱要法》雷同,當時遭澳門律師公會強烈反對。

被問及香港法院管轄權、會否表明不跟隨澳門模式,律政司發言人以「沒有補充」回覆查詢。

值得留意的是,《基本法》第19條列明香港法院對所有香港案件有審判權,但對國家行為無管轄權。當國家安全被裁定中央權力下,會否由中央說了算?暫時都未有答案。

回帶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幾乎沒有爭議過法庭權限,正反雙方都認同由香港法庭處理,甚至在特殊情況下,探討是否缺席審訊。

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2003年二讀《國安法》草案時解釋,「為進一步保障市民的權益,條例草案訂明被控干犯最高刑罰達終身監禁的叛國、分裂國家或顛覆罪的人士必須透過陪審團審訊」。其他刑罰較輕的煽動叛亂或非法披露罪行,除了在裁判法院審訊,也可以「自行選擇在原訟法庭進行陪審團審訊」,並繼續採用裁判法院量刑門檻。

葉劉淑儀昨接受查詢時說,沒有聽說設立特別法庭,認為會繼續採用普通一貫屬地原則,在香港發生的都是香港法院審訊。「我們是普通法制度,不是大陸法制度,國家安全仍是刑事罪行,只是比較嚴重的。」

另一名行會成員湯家驊說,為了對香港制度衝擊減到最低,港版國安法應沿用普通法制度,「不論由拘捕、檢控到審訊,所有普通法對法人的保障,審訊都應該由我們的法庭審理」。

至於是否仿效澳門排拒外籍法官處理,湯家驊說:「我唔覺得針對外籍法官,中國籍法官都可以好黃,外籍法官都有好藍。」這位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說,頂多可以接受,是行政上方便將國家安全案件交給一兩名法官處理,但如果排拒外籍法官,甚至深圳派法官來港,則是衝擊本港制度。

梁家傑則批評,一旦排拒外籍法官則等同直接叫終審庭外籍法官「執包袱」,「香港根本就是一直有外籍法官,終審法院有英聯邦及普通法世界顯赫的法官,就是叫他們不用審啦。陳曼琪提出的(方案),就是撕破臉皮,中共正式收回香港」。

對比二:國家安全案件,香港警察執法?

全國人大在《國安法》決定草案中,破天荒提出如果有需要的話,中央可以在港成立國家安全機構,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具體決定,仍然有待人大常委會敲定法案內容。

不過對比2003年立法,內地機構可能派駐香港甚至執法,是聞所未聞。當時政府官方推介單張中表示,「所有法例將按香港行之已久的普通法制度,由香港的法院詮釋。建議絕不會將內地的法律概念或執法模式伸延至香港」。

湯家驊及葉劉淑儀均認為,內地派駐香港機構未必一定需要執法,可以純粹指導、或分享資訊給香港執法機構。

葉劉淑儀說:「情報這個的確香港的短板,警隊唔係(英國)MI5、MI6,監警會都批評警隊6.12、七一五情報,可能中央就有必要在香港加強搜集情報」。

她補充,如果中央根據《基本法》22條成立新部門,則要諮詢特區,同時所有派駐人員,仍要遵守香港法律。

對比三:諮詢公眾、立法會?

特首林鄭月娥表明,由於港版國安法的性質,將不會有公眾諮詢。而根據程序人大常委會,在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前,要「徵詢」(consult)港府及基本法委員會。

在十八年前,保安局在2002年公布諮詢文件,先諮詢公眾,翌年2月提交將草案提交立法會,直至七一遊行及自由黨田北俊轉軚,同年七月先擱置再撤回。

在1999年,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孫明揚回應立法會質詢時更曾表示,「日後,如有任何擬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的全國性法律對香港有實質影響,我們會把有關事宜提交立法會有關事務委員會討論」。

政府當時書面回覆補充,會同時「諮詢法律界或其他有關人士」。「若經研究和討論後,認為某條全國性法律不應列入《基本法》附件三, 特區政府會把有關意見交予人大常委。」

梁家傑表示,2003年時本地立法,當時以大律師公會主席身分「同葉劉淑儀個個星期去大學、教會論壇」,及有立法會草案三讀程序保障。梁家傑慨嘆:「起碼當年我哋爭取到bills committee有落record,將來解釋23條都可以根據法律原則看hansard(逐字紀錄),宜家han你條命!人民代表大會中黑箱造作,人大常委中,只得一名姓譚名耀宗。」「而家直情係(主權移交)二十三年後要重新收回香港,中共flexing muscle,展示肌肉。」

梁家傑更爆料說,有基本法委員透露,並無看過港版國安法的文件,不只文本欠奉,「連口頭諮詢都無,無人漏過半點風聲」。

葉劉淑儀也直言,當年跟足程序諮詢立法會,透明度高,如今看來,她認為當年國安法草案版本很溫和,包括最後關頭應傳媒要求加入公眾利益辯解等。不過多年未能完成立法,加上去年示威更激烈,目前本港《聯合國(反恐)條例》只能根據聯合國安理會處理,處理不了「本土恐怖組織」,所以有目前中央自己出手。

湯家驊當年爭取政府無立場的白紙草案重新諮詢,如今看《國安法》,他有如此見解:「國家安全是全世界國家應有的責任,去諮詢的話如果九成人反對,不代表不應該做,所以諮詢的用處未必很大。」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