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肥佬黎竟說出這樣的話來?


肥佬黎是生意人,是傳媒老闆,但言行越來越顯出靈性和信仰的深度。某某某是大主教,是宗教代表,但越來越油頭粉面,像個滑頭生意人,甚至看起來像個黨員。
 
大家都知道,肥佬一早已發達,承受這樣大的政治壓力,他絕對有理由像林行止和更早年的金庸一樣把自己創辦的報紙賣盤,但他一直堅持到今天。跟幾年前相比,現在已不只是生意能否轉虧為盈的問題,而是連人身安全也受到嚴重威脅。國安法一旦通過,這個一直被中共指為受外國勢力利用的人,又怎能逃過厄運?到時除了星夜逃亡,還能怎樣?面對這種處境,一個最普通正常的反應就是:變賣所有,遠走他方。但看來肥佬並不普通,也不正常,他日前在推特(Twitter)表明心跡,指今日台灣的民主與自由是用血淚和犧牲換來的,他續說:

我們在香港正面臨同樣狀況。是時候犧牲了。我們準備好為未來的自由做血淚犧牲嗎?我準備好了。
照片來源:《蘋果日報》

聽到這段說話,我呆了一陣,真的沒想過這段帶著殉道者精神的說話會出自他口中。坦白說,莫說是生意人,即使年年月月都把犧牲掛在口邊的教會領袖和資深信徒,能有這樣心志的又有幾人?而於特區政府中身居高位的基督徒,助紂為虐,指鹿為馬的倒是不少。肥佬這段說話,又讓我想起那段有關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的往事。1939年6月,潘受邀前往紐約教學,美國友人都力勸他留下來,但潘在給著名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的信中寫道:

我必須在國家最艱困的時候跟德國同胞一起。若我不跟他們同經這些熬鍊,我就斷無資格跟他們一起重建戰後的基督徒生活。
德國神學家潘霍華

後來潘霍華趕上最後一班從美赴德的船回國,照他在信中所說的,投入那洪洪烈火中。他後來被納粹關進監牢,最後於1945年4月9日於浮生堡(Flossenbürg)集中營被處決,距離盟軍解放該營只差兩週。
 
肥佬將來的路的怎樣,只有上帝知道,但跟潘霍華一樣,在他最愛的地方淪喪之時,他毅然選擇留下來,跟這土地上的人共同進退,為真理和公義貢獻自己,即使犧牲,在所不計。肥佬是好人,我願好人一生平安!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