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5.27街頭二三事】抗爭情侶、傷兵獨戰、罷工「我們仨」


國歌法恢復二讀,網民發起各區開花抗爭。昨清早的地鐵如常運作,匆匆忙忙的上班族,不會在金鐘站逗留,但一對穿著黑衫,手持雨傘的年輕情侶,卻默默坐在電梯口。

他們跟記者閒聊,說著說著說到移民,Jack的態度堅定表示:「家人呢幾年將移民台灣,但我不會跟,一定留喺香港。」

Jack是大專院校二年級生,上身T恤、下身綿質短褲,身上有個大背包,踩著一對運動鞋。他說,本來今天一早出門,打算阻塞地鐵,但未見有其他人配合,所以唯有先在月台等候,再決定下一步行動。

網上有人呼籲阻塞交通,但周三早上地鐵運作大致暢順。黎卓欣攝

警察不時在月台巡邏,Jack感嘆:「不論警力還是抗爭模式,同上年比相差太遠。」他記得,去年6.12包圍立法會,很多人一呼百應。如今警方一早高調佈防,加上不斷大搜捕,相信不少人因害怕而不願再出來。

Jack承認,曾經憧憬勇武抗爭模式,能逼使政權退讓,故他不時衝到前線,怎料卻面臨更強的打壓威脅。國安法訂立在即,未來自由空間或進一步壓縮。Jack的家境不俗,持有台灣護照。他透露,爸爸處理好資產後,3、4年內將舉家移民到台灣居住。

說到移民,Jack的態度堅定:

家人呢幾年將移民台灣,但我不會跟,一定留係香港。

他說,即使有得選擇,仍想留守香港到最後一刻,指家人會尊重其決定。

在他身旁的,是從中學認識至今,拍拖3年的女友。她抱著電腦袋,牛仔長闊褲捲了邊,穿著一對流行但不便奔跑的帆布鞋。Jack說,他和女友有共識,會一起參加較安全的集會遊行,但風險較高的行動,他會獨自上陣。

女友聽話嗎?Jack搖搖頭,「有一次死裡逃生後,以為女友在家看直播,但她當時原來亦在附近。」自運動起,女友便成為男友的緊急聯絡人。女生卻毫不猶豫地說,即使擔心男友有被捕風險,仍支持他去做想做的事。「如果我有佢咁好體能及轉數快,都會繼續抗爭。」說畢與男友對望一下,不忘補多句:「佢轉數真係好快好勁。」

如果有一天情況變壞,Jack決定要跟隨家人移民到台灣,她會跟隨嗎?

女生捏捏口罩,打趣說:「啊......到時未散再算啦!」

獨身上戰場的傷兵

銅鑼灣昨中午開始有人群聚集,不時高呼口號,與警方多次發生衝突。防暴警察於希慎廣場附近的內街左穿右插,又忽然從小巷湧出驅散群眾。

防暴警魚鯽般衝過馬路,一位高大男子,雙手撐著拐杖,衣服被汗水弄濕了一大片,停在行人路上喘息。黎先生說,幾星期前做了十字韌帶手術,請了好一段時間的病假,如今左腳仍須保護著,每兩日去醫院做物理治療。

「痛㗎、企唔穩㗎。好似啱啱咁,都差啲跌。」雖然負傷上陣,但他說不能接受只坐在家中,不做任何事。

撐著拐杖,行動不便的黎先生。黎卓欣攝
防暴警察於銅鑼灣希慎廣場一帶進行驅散。黎卓欣攝

行動不便,黎先生卻不擔心會被捕:「如果班警察係都要撞埋嚟拉我,我咪當幫其他人拖延時間囉。」

獨自上陣,原來是不想成為朋友的負累。自受傷後,他不再與朋友結伴遊行示威,

Touchwood有啲乜事,唔想佢哋因為救我而被捕。

齊罷工的我們仨.....

有人響應三罷行動,選擇罷工並到銅鑼灣希慎廣場聚集。他們表示,因為立法會附近警察佈防嚴密,不打算到金鐘。

穿恤衫的潘先生、簡先生、王先生響應網上呼籲參與罷工。黎卓欣攝

做社福工作的王先生認為,罷工是表態多於實際作用,因為現在疫情下不少行業仍是Home Office。於中資發展商工作的潘先生則說,整間公司曾因疫情停工一星期,但對運作毫無影響,更何況只是一、兩天的罷工。

罷工既然對公司影響有限,卻會影響個人前途,為何響應?坐在中間,同樣任職中資公司的簡先生,馬上反問道:「為何要計較有無用才做?今天出來未必能阻止國歌法通過,不如說是向國際表態。」他認為,香港人往往太重視眼前果效,但整場運動應該是以長線量度,「甚至10年起跳,也不足為奇。」

回歸前出生的他們,紛紛表示:「無諗過移民就呃你嘅。」但考慮到要重新適應新環境,又要放下香港的一切,就覺得「生於斯應長於斯」。他們指,除非香港真的變成了連基本自由也沒有的地方,否則不會離開。

簡先生又補充,即使最後選擇移民,亦不代表停止抗爭。他相信,香港人會努力於世界各地成立不同的海外組織,如台灣的「保護傘」,等待重歸家園的一天。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