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5.27旺角街頭】中五女生拒復課:唔好以為整場肺炎出嚟,我哋就會放棄


讀中五的JK(左),今日拋棄純白色校裙,穿上black bloc上街。曾港深攝

2020年5月27日,立法會恢復國歌法二讀,也是中學生自疫症爆發後,復課的日子。

9月升讀中六的JK(化名),拋棄純白色的校裙,選擇穿上black bloc上街,反對國歌法及港版國安法,因為她認為有些事情比起返學更重要,例如言論自由。「我覺得國歌法就等同於壓制香港嘅言論自由,逼使個個人都一定要尊重首國歌,唔可以有反對聲音。但我哋係唔鍾意就唔鍾意架啦,你點逼我哋都冇用。」JK認為,香港一向是有言論自由的地方,若訂立國歌法,就會變得非常諷刺。

至於港版國安法,她指,當政府非由民主選舉產生,恐怕國安法只會淪為政府鉗制人民的工具,所謂「一國兩制」亦從此成為歷史科教科書的紙上談兵內容。JK笑着補充:「唔係喎,諗諗吓可能連歷史科嘅內容,都唔俾擺入去喎!因為『一國兩制』應該都會傷害到國民嘅感情,哈哈!」

JK指,她的學校是「紅底」,所以在學校不能提及太多政治,特別是反政府的新聞。關於港版國安法的弊處,她也是從網上討論區得知。她特別提到,上年反修例運動時,曾一度希望在學校成立「反送中關注小組」協助同學表達訴求及處理罷課的問題,結果只有極少數人響應,而且更被學校秋後算帳,不但通知家長,而且紀過處分。

雖然JK很討厭她的學校,但在停課的日子,她一直都冀昐着復課來臨,她解釋:「主要係掛住班Friend啫,同埋基本上日日都只可以留喺屋企,又要被迫對住我嘅藍絲老母,雞同鴨講,我會寧願返學囉!」

當國歌法遇上復課日,JK果斷地決定放棄後者。「學就幾時都有得返,但民主同自由係要靠自己爭取返嚟。萬一國歌法同港版國安法正式立法,而我卻冇為呢樣嘢表達過反對嘅決心同訴求的話,我相信自己必定會後悔。」所以,她決定要請一日假,嘗試盡自己能力,為這個社會帶來丁點兒改變,至少盡過力,才對得住其他一直為抗爭而努力的手足。

JK認為,以雜物堵路極其量只算是「輕量版勇武」(相中人非受訪者)。 曾港深攝

記者見到JK在旺角以純熟的技巧,推跌一些障礙物堵路,詢問她為何選擇勇武抗爭。她非常詫異地反問記者:「咁都叫勇武?過咗成年,我呢啲好明顯已經好和理非架啦,所有嘢都一路成長緊,無論係行動上,還是心態上。」JK補充指,警方過去一年拘捕了超過8000名抗爭者,她相信前線勇武的手足很多都被捕,更可能要面對十年刑期的無形恐懼,相比起她這種「輕量版勇武」,她有感自己的貢獻其實非常渺小。

她雖是一般人稱呼的「勇武派」,但她強調勇武顯然是被迫出來的,因為本身就不是一種她喜歡的抗爭方式,但過去一年的社會事件卻令她深切體會到,「原來和平示威是沒有用的。」她認為,在無可奈何之下,抗爭者才用雨傘陣、保鮮紙、普通豬嘴及眼罩等簡陋裝備,去對付擁有胡椒噴劑、催淚彈、水炮車等頂級裝備,甚至手持致命武器的警察。她一本正經地說:「就算我哋同班狗嘅武力差距有幾大都好,我哋都要繼續企出嚟。因為我哋要話俾個政權知道,唔好以為整場肺炎出嚟,我哋就唔會繼續抗爭,香港人喺過去一年已經覺醒咗。」

JK認為,抗爭者在無可奈何之下,才用雨傘陣、保鮮紙、普通豬嘴及眼罩等簡陋裝備去對付警察(圖中非受訪者)。曾港深攝

JK對於今天網民發起的「大三罷」及「圍堵立法會」沒有太多人響應,不置可否。她認為,警方前一晚已駐重兵在港島區戒備,「假若今日大家硬係要去港島嘅話,同送頭係冇分別。留番條命先可以做更多嘅嘢,過唔到海喺九龍搞一樣都得㗎!」她引用梁天琦的說話,在抗爭路上切勿「教條主義」,邁向「光復」的道路從來都不只有一條,只要能夠憾動這個政權,所有方法都可以嘗試。

她對比星期日在銅鑼灣舉辦的反國安法大遊行,認為今日出動的前線手足明顯比當天多,她相信612一周年時,「勇武會全面歸隊」,雖然預計警方將會出重兵,但她相信只要香港人齊心協力,和勇不分,齊上齊落,612的人海定必再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