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青少年復元人士系列(二)——害怕社交卻又渴望連結


筆者早前撰文提到,青少年復元人士常見自信心及自我價值感不足,影響他們與外界接觸跟日常社交,甚至出現「社交焦慮」或「社交障礙」的狀況。
 
綜合筆者的見聞與體驗,上述的社交焦慮大致可分為兩大類。其中一類,案主非常害怕與陌生人接觸,別說交朋結友,即使置身公眾場所也感到充滿壓力;與別人眼神交流,很容易便以為對方正在嘲笑自己。很多時,他們會發展出一些應對行為(coping behaviors)去紓緩壓力:例如長期低頭、重覆檢查電話、或躲在家人後面等等;旁人看在眼裡會感到古怪。 

網絡插圖

這些案主當中,部分更會發展成為「隱閉青年」:長期躲在家中拒絕與外界接觸,以避免再承受壓力。
 
另一類案主,他們有自己的社交生活,常常與熟悉的臉孔,例如舊同學或其他復元人士同儕外出。不過,當處身於陌生圈子或一些「正式」(formal)場境如工作處所等,他們很自然會緊張起來,感到自卑與不及他人,影響社交與工作表現。
 
別以為這些受到社交焦慮困擾的青少年多數是「讀書不成」,事實上,筆者也曾跟進過一些高學歷的個案,例如正在讀大學或研究院等。只是,當他們被冠上精神病或情緒病的標籤,社交生活自然不及他人順暢。 
 
以上,無論是第一類或第二類的案主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他們的內心深處皆渴望與人連繫。表面上,他們很容易會拒人於千里之外,主要因為自信心不足,害怕不被接納,因此受到情感傷害。
 
所謂「冰涷三尺,非一日之寒」,他們當中,不少曾經在人際關係中遭受挫折,例如被欺凌、摒棄、甚至出賣等。這些事情可能發生在病發前,又或者是導致病發的成因與導火線,而相關的創傷經歷,其影響可以延續下去。
 
事實上,他們選擇留在所謂「安舒區」(comfort zone) ,拒絕與外界溝通,內心其實一點也不舒適;因為他們與其他人一樣,同樣有社交的需要,期望透過與別人連結,感到被愛、尊重、接納與認同,建立並提升自我價值。
 
以筆者近月跟進的一位大學生為例,他在升讀大學初期,常常因為未能融入同學的圈子感到抑鬱孤苦,其後認識了一位理念相近並具有親和力的師兄,對方主動與他攀談,而在對話中他感到被接納與尊重,不用擔心被批判。案主的大學生活,亦因此出現了一線曙光。
 
當然,不是所有青少年復元人士都像這位案主一樣走運,能遇上主動關心自己的朋友。作為社工,我們正好以自身為榜樣,展示接納與關懷,讓案主感受正面的人際關係經驗,增加他們與人接觸的信心。另一方面,我們也要讓身邊的人明白,一些表面「古怪」的行為,不過是案主的應對策略,是他們紓緩緊張與壓力的方法,以促進外界對案主的接納與理解。
 
延伸閱讀:青少年復元人士系列(一)  – 自信心與自我價值感不足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