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滯留尼泊爾港人】旅行社安排「特別航班」返港機票先到先得 港媽買不到批政府拒派專機、婦孺老弱不能優先


 

疫情全球蔓延多國封城,不少港人滯留外地未能回家,特區政府先後派專機到巴基斯坦及印度接載滯留港人,但專機服務不包括尼泊爾。政府周日宣布,已協調尼泊爾駐港總領事館及當地航空公司,安排兩班「特別航班」於昨天 (6月1日)接載香港居民由首都加德滿都出發飛回香港,預計共接載約330名乘客回港,今日(2日)凌晨抵港。據香港國際機場網頁及旅遊公司透露,凌晨將有3班從加德滿都飛抵香港的航班。入境處早前接獲1300名滯留尼泊爾港人求助,估計至今尚有數百至近千人在該國。

滯留尼泊爾港人,乘坐尼泊爾航空今晨抵港。網上圖片。

這種「特別航班」服務與政府專機不同,是由一間香港旅遊公司與尼泊爾航空公司安排,向熟客以先到先得方式售賣機票。而政府以往派專機的做法,是由政府與航空公司接洽,再安排港人乘搭返港,過程中會考慮優先協助有特殊需要人士,包括病患、孕婦、小孩和長者等先上機,坐專機者須付款。

眾新聞接觸到一位滯留在尼泊爾小鎮的香港媽媽,他的兒子身上出了紅疹未退,希望能及早回港求醫。她曾向入境處求助,獲入境處轉介與安排特別航班的旅遊公司聯絡,但獲告知機票已售罄,而她目前回港無期。這位港媽質疑,無何港府不派專機,由港府聯絡及安排滯留港人返港,而要由旅遊公司去做,以致他們要搶機位,有急切需要者、婦孺老弱卻未能及早回來。

香港國際機場網頁顯示,6月2日凌晨3時許,有3班從加德滿都回港的航班。

滯留尼泊爾的港媽P小姐,曾多次向入境處求助,最早在4月27日聯絡。她在5月初聽聞會有航班回港,兩度向入境處查詢消息是否真確,獲告知「不是政府的包機,入境處沒有資料,如果選擇乘坐,就要自己承受風險。」其後,P小姐在5月18日自行向尼泊爾中介公司購買回港機票,成人每張約4500港元。但最後航班未能起飛,錢也未有退回。

P小姐接獲入境處電郵通知,指她可以聯繫香港的旅遊公司Sunrise Travel(日昇旅遊)協助購買回港機票。網上圖片

5月20日,P小姐接獲入境處電郵通知,指她可以聯繫香港的旅遊公司Sunrise Travel(日昇旅遊)協助購買回港機票。P小姐於是向Sunrise Travel查詢機位,但獲告知機票已售罄。

眾新聞記者致電位於尖沙咀的Sunrise Travel查詢,員工表示,早在3月初已接獲客人查詢,可否安排飛機回港。「當時有熟客向我們查詢,我們才開始爭取籌備包機回港。今天(6月1日)330名乘坐特別航班的乘客,有九成多都是我們的熟客,他們一早聯絡我們,我們按照排隊的先後次序安排機票。」Sunrise Travel員工續稱,每張機票賣價約6580元,Sunrise Travel在5月15日通知入境處包機很大機會可以起行,並將乘客資料轉交給入境處,「我們沒有跟入境處說會接受其他客人。我們沒有准許入境處人員可以這樣做。」Sunrise Travel東主向記者稱,6580元是指定劃一機票價格;旅行社2002年起至今,經營尼泊爾旅行團。

P小姐獲入境處告知可向Sunrise Travel查詢返港機票詳情;但Sunrise Travel卻稱「沒有跟入境處說會接受其他客人」。那為何入境處會將P小姐轉介?政府周日發新聞稿又稱「已協調尼泊爾駐港總領事館及當地航空公司,安排兩班『特別航班』」,究竟政府在今次航班安排中有何角色?

記者向入境處查詢P小姐個案,入境處回覆指:「今日由加德滿都出發接載香港居民回港的兩班航班,是由政府與尼泊爾駐港總領事館及當地航空公司協調而安排的特別航班。乘搭特別航班的費用由乘客支付 。」據了解,入境處收到有航班從加德滿都回港的消息後,將資料發給滯留當地港人,但機位的主導權是航空公司決定,政府未知是按緊急程度,抑或以先到先得作決定。

假如政府派專機的話,可考慮到滯留者的需要而優先安排機位,P小姐有小孩需求診,理論上可獲優先上機。今次由私人公司安排「特別航班」,有別於政府派專機接載巴基斯坦、印度滯留港人的做法。眾新聞記者向保安局查詢,為何不安排專機接滯留尼泊爾港人。保安局回覆指:「至於是否有需要安排特別航班或專機接載滯留港人回港,要視乎多方面的考慮,例如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當地的實際情況,包括其陸空交通和疫情等;相關香港居民人數、所在的地點、是否有特別需要;航空公司行動的可行性;以至在整體疫情防控的考慮,包括相關港人回港後的防疫安排及香港方面的承受能力等。而且有關事宜往往涉及與其他政府協調和配合。一待確定任何具體安排,政府會盡快作出公布。」保安局未有進一步解釋人數、地點等的具體考慮是甚麼。

政府發言人指,截至5月30日,入境處累計接獲約1300名滯留尼泊爾的香港居民有關返港行程的求助,現時身處尼泊爾的求助人大部分集中於尼泊爾中部的巴格馬蒂省及甘達基省。至於早前入境處成功聯絡到滯留在巴基斯坦及印度的港人數目,分別為2000人及3200人。

至於330名今晨從尼泊爾抵港的乘客,衛生處回覆指,他們會前往衛生署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臨時樣本採集中心接受強制2019冠狀病毒病測試。在收集深喉唾液樣本後,他們會乘坐專車前往火炭駿洋邨的檢疫中心進行14天強制檢疫。

P小姐滯留於尼泊爾奇旺(距離加德滿都4小時車程的小鎮)。網上圖片

 P小姐說:「感覺好像我們被遺忘了。政府好像沒有想過要考慮安排包機給我們,不知他們如何分次序,為何巴基斯坦的人可以先走,在尼泊爾的人要放後面。以防疫角度看,香港很多人都擔心在外地回港者,令輸入個案增加。尼泊爾比鄰國的巴基斯坦和印度都少很多,他們都有幾萬宗,尼泊爾暫時只有1000宗,之前的確診數字更少,政府為什麼不先處理我們,為何一直都對我們沒有幫助。」
 
P小姐的丈夫是尼泊爾人,居港多年。2月中,P小姐的老爺在尼泊爾奇旺(距離首都加德滿都4小時車程的小鎮)病重,P小姐和丈夫,帶同未滿2歲的兒子一家三口由香港飛到尼泊爾。「我老爺病重,一家人來這裡見他最後一面,直至4月中老爺過身,完成喪事後,打算買機票回港。但尼泊爾政府3月中因疫情開始封城,不准外出,沒有公共交通工具,也沒有任何航班。」

計劃趕不上變化。原本為兒子準備了2個月奶粉,但因為滯留關係,帶過去的奶粉5月初已經喝完了。「雖然已經準備了2個多月的奶粉,但都不夠飲。這邊的奶粉只有一個牌子,試過買當地牌子的奶粉,但兒子喝完後就肚屙,所以他不能喝奶粉。雖然22個月的孩子並非一定要喝奶粉,但其實奶粉很有營養,現在都沒有奶粉的選擇。」沒有適合奶粉下,P小姐改為給固體食物兒子吃。 

「最壞打算,是可能要在這邊留到年底,一想到這樣很絕望。」P小姐無奈地說。

P小姐22個月大的兒子出紅疹。P小姐提供圖片

兩周前,P小姐22個月大的兒子更出紅疹,「他不停地搲,甚至出膿。我們一直以為食物敏感,在當地買了一些敏感藥、止痕膏和敏感膏,但都沒有幫助,兒子晚上完全睡不著覺,不停哭,哭到聲音都沙,又不肯吃東西,整個人都變瘦了。」

「很無助,在這邊找不到適當的藥物,在香港會有很多好用的藥膏,但現在這邊封城,很多舖頭不開,好的藥物要去城市買,但因封城沒有交通,現時只可以用一些劣質的藥物,但他情況一直沒有好轉。」

P小姐曾與香港入境處職員聯絡,告訴他們兒子的狀況。她說,入境處有安排醫管局醫生給意見,「醫生從照片判斷說似乎是對環境有敏感,應該不是食物,是外在因素例如蚊蟲問題。我們住的地方旁邊有很多農作物,可能也是一些花草敏感。」
 
P小姐一度想為兒子轉換環境,但問過附近酒店都沒有開。「我的兒子一直住在這裡,他就會一直敏感下去。」作為父母,眼見孩子受苦,十分難受。
 
她感嘆,多次與入境處人員聯絡,但安排回港的問題始終解決不了,「其實我很感激部門同事,他們很有心盡量幫忙,但解決不了最重要問題,就是回來香港。」

「假如有包機,政府會先安排有需要的人上機,但特別航班不會有優先次序。希望政府知道我們這幫人是需要幫助。希望還希望,實際上我相信要自己拿錢買六合彩般,向中介公司購買機票。假如政府一直不派包機,我們是否一直等到2046年?」據旅遊公司透露,6月內應可以再安排特別航班讓港人回家。不過,可會再一票難求卻是疑問。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