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我的人生已變成一部恐怖片


1976年拍的《兇兆》(The Omen)可能是眾多恐怖片裡最恐怖的其中一套,該電影𥚃最恐怖的一幕可能是這一段:男主角懷疑他領養回來的小孩是撒旦,他要找到小孩已死去的生母的屍骸,才能核實小孩的身份。他在黑夜裡跑到一個在羅馬郊區的荒蕪墳場,在那𥚃找到小孩生母的墳墓。他趕快挖掘墳墓 - 𥚃面躺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只狼的骨頭!這個時候,他抬頭一看,發覺一大群黑狗正在圍着墓地,要把他咬死,他好不容易才越過鐵欄逃出生天。

作為身在香港的雙語作家,我覺得這幕戲就是我當下人生的寫照。我在大陸工作過10年,比一般香港人(和西方人)更了解中國國情;我過去也看過一些關於中共歷史的書,所以平日看香港的時政新聞,能自然把這些事和中共以往的作為聯繫起來,能把中共的意圖看得更清晰。當然,敢不敢寫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過去一年,反送中讓我把中共看得更透徹,但每次我坐在電腦前,我就感到我是《兇兆》的男主角,我可以把課題挖得更深,但我所寫的每一個字都可能被中共的走狗監視著。我可以不寫,但這樣其實更糟糕,因這代表我沒盡知識分子的責任,我會24/7被這種罪疚感深深地折磨著,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我有訂閱 Telegram上幾個應該是勇武派看的channel。我平日在大街上會看到他們,但我是個內向的人,一般不會主動跟陌生人說話,我想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只能看Telegram。5月27日傍晚,年輕人在旺角被警察圍堵,我在Telegram 上看到他們跟同輩這樣溝通(看附件):

這段年輕人在險境中給其他年輕人的勸誡,讓我很無地自容。從這些勸誡的字𥚃行間,能感到他們的恐懼,但他們還是站出來。我憑什麽不履行我崗位上的職責,憑什麽因害怕中共而縮在一個角落?本來我最恨的對象應該是中共,但我不作為,我最恨的人就變成是自己了。現在香港的危難又上了一個新台階,我如果不rise to the occasion,這代表在我人生最大的考驗面前,我得到是零分。

吳若琦的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吳若琦的博客:https://michellengwritings.co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