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劉文成自傳之6:回想入黨過程及期待


回想起當時約1952-1953年,由於參與工會工作十分積極,致令原來被國民黨控制的工會,通過集體發展團結工作轉變成為左派工會,不久就被發展成為黨員。還記得當時是在中環街市電車路對面(現在是翠華冰室對面),一間叫威靈頓餐室內宣誓入黨,約定時間在枱面放一本書做暗號,叫一杯奶茶,來人見到就在對面坐下,問:劉文成?點頭就開始。手踭擱在枱上,揸實拳,他講一句,就跟住讀一句:劉文成,自願參加中國共產黨成為黨員,服從黨章,遵守黨紀律,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後握手稱劉文成同志。後來約兩星期定在上環添男茶樓繼續見面,談的都是:當前國際形勢和我們的任務,及討論廠內的工作安排,學習國內文章,毛選及講話等。過一段時,就有換領導人,原的交待一句密碼,應如何回答,就成功換了。因為換了好幾次,有的是中資單位來的,亦有本工會內的,其中一個是黃埔船塢來的。

黃埔船塢。網絡照片

在整個組織生活過和中,都可以說問題多多,原因如下:

最初入黨是技工,相處得相當正常,工作學習都非常積極,推動工友參加工會工作,成績向好發展,但有時對工作安排亦有意見相左,由於他不是在本行業工作,對我們日常面對的問題有時作出不當的決定,而發生不同意見,例如有一次,廠方為了與我們爭群眾,經常發動工友給予津貼搞旅行,他提出堅決抵制,不讓我們工友參加,理由是怕工友被吸引而離開我們;但我提議派一、兩個比較堅定的工友參加,以便了解廠方在旅行中做法怎樣和講了什麼,有什麼目
的,他反對,認為我不對。後來服從他們決定不派工人參加,但我請他讀一下列寧的「論共產主義運動中左派幼稚病」及探討一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真正意義。

升級後已逐漸發現不被信任,因他認為我已是資產階級或是港英的人,心中很是難過,亦不便與太太商量,只有心中暗自抑鬱,經常想著自己有什麼做錯,只有從書中找尋,但事實日益惡化,組織生活漸漸不按時,一兩個月才一次,討論內容簡化了,後來沒有了,只有在公開的工會工作中共同參與。到最後,一個來自黃埔船塢的工人(見他手很粗,是一對拿工具的手)與他多數在家見面,當時孩子年紀小,都說:「叔叔來了」。討論的內容與以往一樣。過了一個時期,他說要離開,留下密碼「劉先生叫我來取一張帆布床,我應說……… 」,從那天起再沒有來人了,等等等等了一兩年心中想著的落空,更希望快些問個究竟。

約 1963 年,好幾次一早六時起身過九龍,當時坐天星小輪到紅磡碼頭,行路至黃埔船塢入口處對面左近,八時入閘前,逐個觀看入閘工友,希望見到他就問他為什麼沒有人來接頭,但如是者幾次都不得要領,還要快快回灣仔上班。兩年後有一次在波斯富街左右工人診療所看病,卻見他入了一間診症房,我對負責人區波說想入該房與一個舊工友談兩句,他便帶我入該房,我問他為什麼沒有人來接頭,他說他已很久沒有做那些事了。

從那時起已認定無可能重新有人接上了,那時是 1964、65 年了。工會工作照做,心中時常都想一個問題: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對以致有今天?不論怎樣,工會工作照跟著做,到罷工前一刻,仍信自己以往沒有做錯,為了表明我是一個愛國者,在那火紅年代,只能參加罷工才能表白真心。

作為一種「團結及發展」手段,吸引年青又低文化水平的工人,當時這種現象很普遍,因國民黨正處於劣勢,很多很有名的知識份子也上了當,跟隨它,後來都沒有好結果,但當時的國際潮流是這樣,以為共產主義會統治全世界,全人類將會「解放」。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