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未被記錄的Ta們


【撰文:未被記錄的Ta們】

這是一份中國版的疫情訃告。與《紐約時報》版不同的是,名單中的逝者都沒有被統計在官方疫情通報的死亡病例中,Ta們有著新冠病毒感染症狀,卻因醫療資源緊張等原因,其死亡證只能以「重度肺炎」、「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等死因歸檔。Ta們不在官方的哀悼話語內,因此更需要我們去記錄、書寫。銘記,是為了不重蹈覆轍。
 
另外,逝者名單仍在收集中,請大家幫忙分享海報至牆內平台,感謝!

「未被記錄的Ta們」目前正在蒐集官方新冠疫情統計數據外的死亡案例,希望瞭解的朋友能點擊以下連結、填寫問卷:https://bit.ly/31upyus,讓亡者不被遺忘。更多內容請瀏覽「未被記錄的Ta們」網頁。

*點擊此處下載高清海報 

曉魚爺爺,「在醫院的最後七天也沒能確診。」

曾少山,85歲,「病重的他對孫女說,你真有孝心就不要來看我。」

俞關榮,71歲,「從長江中挽救了700多條生命的救援隊隊長。」
 
孟珍桂,83歲,「這輩子,再也看不到老太婆了。」
 
方春艷的父親,「全家感染,只能躺家中床上互相叫喚。」
 
鄒元江妻子,「帕金森老人的唯一照顧者。」
 
劉華中的父親,90多歲,「響應國家呼籲沒有與老人家團聚,就此永別。」
 
文禮國,「兩歲女孩最疼愛的外公。」
 
萬曉鳳,76歲,「我這一輩子最幸福的事就是遇到你,你漂亮、乾淨、能幹又善良,我很喜歡你。」
 
吳楚和,「一家四口同日確診。」
 
郭凱梅,81歲,「抗美援越的老戰士。」
 
李顯輝,「我希望我還是那個擁有爸爸的幸福女孩,我不太願意承認家裡只剩下三個人了,而不在的那個卻是我最愛最愛最愛的人。」
 
楊志偉,62歲,「肺部感染的心臟病人,被心臟病醫院拒收。」
 
楊蓬的父親,「死於沒有醫生、沒有治療措施的隔離點。」
 
張金寶的丈夫,70多歲,「上樓時突然喘不過氣暈倒,呼吸窒息而死。」
 
陳漢銀,62歲,「對太太無微不至的好丈夫。」
 
張正惠,76歲,「在家嚥下最後一口氣,救護車都沒有到。」
 
盤耀文,「至死只是疑似。」
 
徐兵,「雲夢縣實驗中學初中物理老師。」
 
楊暘的父親,「清晨逝世,遺體在家裡躺了一天,近晚上8點才有人來送走。」
 
潘藝菲外婆,「因醫院無床位收治,大年初一逝世。」
 
謝炎的外公,「一個靠透析維持生命的80歲老人,因疑似感染,不讓做透析。」
 
沈俊莉及她的丈夫,72歲,「她照顧了感染住院的他十天,然後就跟著他走了。」
 
@愛y的蘇小喵的外公,90多歲,「發燒8天後在家去世。」
 
周建尤的妻子,「得知這個消息親人們都不能去安慰他,只有他一個人留在家裡等待殯儀館的人員過來處理。」
 
張蕾的婆婆,「就在電話打了幾十個中,也在社區及120的推諉中,我婆婆走了。」
 
蕭金良,65歲,「醫院說必須社區安排,醫院自己不能收。」
 
羅先敏,49歲,「感染後得不到救治,絶望下割腕自殺。」
 
@陳花花花花花花兒的爺爺,「我是醫務人員卻沒有辦法救您,不敢想您在最後的時候沒有家人在身邊有多麼的無助和害怕。」
 
黃臘生,68歲,「一次能跳100次跳繩的老人。」
 
王守澤,82歲,「直到去世也沒能排上核酸檢測。」
 
鄭誠,「家裡物資不足,僅存的一點大米和麵條,每日都得計劃著吃,沒有補充營養。」
 
吳忠澤,50歲,「他每天不停的奔波在一線,為醫護人員提供後勤保障工作,送吃的,喝的,直到累倒在崗位上。」
 
龍健的母親,「智障患兒的母親。」
 
劉章建,75歲,「每天只能醫院打完針回家交叉感染。」
 
余德才的妻子,「因為她的突然去世,全家人才發現事情嚴重。」
 
余德才,86歲,「在急診室坐了幾天後去世。」
 
王貞靜,99歲,「兒子病逝,親人隔離,老人沒人照顧,幾天沒有進食。」
 
陳光秋,58歲,「58歲的年紀了還要在一線抗擊疫情。」
 
胡榮芳,85歲,「為舅婆遺體能夠被火化,家人被迫簽署了自然死亡授權委託書,甚至連發燒兩字都不讓寫。」
 
陳四保的妻子,「因沒有核酸試劑盒檢測,無法住院治療,一家三代感染。」
 
許武棟,65歲, 「方艙退回,醫院又不收。」
 
樊友強,「咳血、靠呼吸機渡日,卻沒有一家醫院願意收。」
 
劉章英的妻子,「母親走了,孩子照顧母親也得病。」
 
彭運國的丈母娘,「社區說核酸不是陽性不能上報。」
 
萬某,72歲,「和兒子一同因新冠肺炎逝世。」
 
李某,79歲,「姑姑曾經是大學女子排球隊的,陽光,開朗,一點都不倚老賣老。」
 
劉梅的婆婆,73歲,輾轉數家醫院未被住院收治,在家自我隔離直至去世。
 
楊暘父親,不明,發病一週後獲得核酸檢測機會,在預定檢測前一天去世。
 
陳力的奶奶,不明,在漢口醫院的門診大廳坐了三天,最後沒有撐住,搶救無效去世。
 
某日本男子,60多歲,官方死因為重症肺炎。
 
魏玲,64歲,1月13日,醫院床位滿了,老人只能每天醫院家裡兩頭跑,一邊打針,一邊輸氧。
 
戴某,80歲,161醫院說你在哪裡看的就回哪個醫院。
 
魏某,52歲,縣級醫院條件有限,未能獲得檢測機會。
 
李順,67歲,其女兒、女婿及妹妹後確證病毒性肺炎。
 
朱萍母親,不明,自己、母親還有妹妹全部被感染,已無法照顧兩位小孩。
 
徐陶然,29歲,死於家中,官方死因為流感。
 
劉鶯,中年,因排不到試劑盒,病情加重後一直得不到救治,最後在家去世。
 
徐大鵬,75歲,插管、心臟起搏、整個過程持續了四五十分鐘,沒能搶救成功。
 
徐大鵬妻子,72歲,走的太早,沒有等到檢測工具的普及。
 
張玫影,70多歲,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李獻,70多歲,官方死因為肺炎。
 
陳偉榕,20多歲,官方死因為肺炎。
 
彭瑞珉,69歲,求助時出現呼吸困難現象。
 
陳某,70歲,肺部出現炎症,1月29日死於家中。
 
張玉婷,30多歲,官方死因為器官衰竭。
 
二爺爺,70多歲,去醫院途中去世。
 
姥姥,80多歲,ct顯示肺部感染,但無法確診,無法入院。
 
戴心悅,20多歲,死於學校,官方死因為器官衰竭。
 
鄒永發,90多歲,官方死因為心肌梗塞。
 
童博驕,20多歲,官方死因為重症肺炎。
 
紫某舅,80多歲,已有五位接觸者確診。
 
張友芝,70多歲,官方死因為重度肺炎。
 
李宗山,70多歲,從醫院回家後不久突然病發離世,直到最後也沒有做上核酸檢測。
 
劉佳超,25,官方死因為呼吸衰竭。
 
劉衛東,50多歲,核酸送檢,未等到結果即死於家中。
 
黃麗華,70多歲,被醫院告知「不病危住不了院」。
 
陳敏,60多歲,死者於發熱門診診療,病患、家屬無任何隔離防護措施。
 
譚若明,68歲,官方死因為病毒性肺炎。
 
葉某,83歲,無床位無法收治,在家因無力行走跌倒數次,最後搶救無效離世。
 
魯祖厚,67歲,醫院均因核酸結果未出拒收,直至無法行動,在家中去世。
 
彭逢麗的丈夫,不明,病程第9天去世,去世前一直未得到有效確診和治療。
 
@師兄想騎D輪 的父親,不明,120說所有定點醫院都不收了,送過去也沒床。
 
尚滿慶的舅媽,63歲,初以為是普通感冒要求住院治療,醫院以床位緊張拒絶。
 
干章勛,72歲,官方死因為重症肺炎。
 
小雨奶奶,62歲,120說整個漢口區派不出一輛救護車,要求自行送醫院。
 
彭安東,59歲,救護車來了,沒有人幫忙抬車上,都怕感染。
 
陳昆父親,不明,未能確診,在家隔離,不能入院救治。
 
趙雅清,86歲,因為沒有交通工具,每天走近3公里去醫院治療。
 
劉然公公,70多歲,醫院說是沒有物資,只能幹等。
 
劉然婆婆,76歲,CT報告顯示為病毒性肺炎。
 
林紅軍,不明,在醫院急症留觀室過了兩天後去世,雙肺全白。
 
劉方偉,20歲,官方死因:流感。
 
李繼春,70歲,臨死前最後一天到醫院排隊打針,從早上九點一直排到下午兩點半,沒有打成。
 
李響雲,63歲,愛人也出現新冠病毒症狀。
 
閔立志,80歲,沒有一家醫院可收治,迫不得送回家,2月10日微博求助,2月12日去世。
 
張洪貴妻子,不明,核酸檢測需排隊,當時已重度昏迷。
 
陳瑾的父親,不明,全家感染,去世後,妻女均被確診新冠肺炎。
 
@劉一帆的親,50歲,核酸檢測陰性,但CT檢查結果為疑似。
 
死者A,27歲,病情發展過快,來不及檢測。
 
死者B,92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死者C,89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死者D,93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死者E,79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呼吸衰竭。
 
死者F,88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感染性休克。
 
死者G,92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H,86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I,83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K,84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L,84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急性心肌梗死。
 
死者M,87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猝死。
 
死者N,89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猝死。
 
死者O,87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死者P,85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心律失常。
 
死者Q,90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死者R,86歲,同一福利院15人死亡,不少有發燒症狀,此死者官方死因為肺部感染。
 
陳祖幸的母親,不明,丈夫2月19日雙肺感染。
 
夏國民,68歲,多次上報請求轉院均被打回(據說因年過65),呼吸困難,但醫院沒有呼吸機。
 
胡環清的妻子,不明,上報社區請求安排住院,未有回應。
 
潘瓊革,45歲,社區讓找120,120不接診。後進入社區隔離點,想轉移方艙被退回,說病情太重,不能收治。
 
陳昆父親,70歲,妻兒感染。
 
劉鶯,不明,因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短缺,未能獲得檢測機會。
 
朱薇奶奶,94歲,丈夫確診。
 
馮望之,71歲,因新型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短缺,未能獲得檢測機會。
 
王詩俊,76歲,妻子感染。
 
劉華中父親,90+,妻兒感染。
 
羅華僑,84歲,子女確診感染,老伴病危。
 
姚某,84歲,妻子、女婿、妹夫確診。
 
李學著,54歲,呼吸困難,一天跑了三趟醫院都沒法住院,檢測也沒有做。
 
@朱瑩forever的大姨爹,不明,妻子感染去世,二姨感染。
 
@朱瑩forever的大姨媽,不明,丈夫感染去世,二姨感染。
 
@瑩兒小丫頭的祖母,90歲,博主公公去世,婆婆患病。
 
陳仕保,79歲,博主外婆確診。
 
@用戶7385370211的母親,不明,博主哥哥疑似感染。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