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請教羅天才


來自工聯會的前立法會議員何啟明,周一(6月1日)正式接任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並舉行記者會,與局長羅致光一同會見傳媒。羅致光表示何啟明擁有長時間工會及地區經驗,能夠與未曾擔任區議員的自己互補不足,更表示自己就是選擇讓何啟明擔任副局長的人。究竟何啟明有什麼過人之處,能夠吸引羅致光委他作為副局長,只有羅致光自己一個才有答案。但這一刻,筆者想向羅致光請教一下,為何曾經是民主黨黨員甚至被稱為民主黨大腦的羅致光,竟然會選擇當年政界敵人工聯會成員擔任副局長,而不是同樣有工會經驗,甚至有區議會及立法會民選議員經驗的職工盟、工黨或者街工成員擔任副局長。

羅致光說是他挑選何啟明做副局長,能與他互補不足,你信嗎?香港電台直播影片截圖

羅致光是民主黨創黨成員,也曾經擔任立法局及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羅致光辭任立法會議員的2004年,何啟明只有19歲。何啟明2016年才首次擔任立法會議員,羅致光就在2017年才擔任局長。何啟明和羅致光真正在立法會交手不超過三年,但在這一刻,羅致光放棄了曾經和自己合作無間的民主派工會成員,選擇多年來和自己黨友會唇槍舌劍的工聯會成員擔任副局長,背後有什麼原因呢?

過去幾年,何啟明的豐功偉績寥寥可數。2019年區議會選舉落選,今年更加做出一件傷害了全香港七百萬人感情的事件,嚴重程度比起歷史科試題問究竟在1900至1945年日本對中國的影響是利多於弊更嚴重。這件事就是何啟明今年3月在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上質問沙士是否應該加上「香港」兩個字上去。當年18歲的何啟明應該經歷過恐怖的沙士,但竟然在武漢肺炎大爆發的時候,在全香港七百萬人的傷口上灑鹽。如此質素的議員竟然可以升職加薪擔任副局長,羅致光使用什麼邏輯去作出判斷?

其實這條問題的答案很明顯,就是羅致光自從離開民主黨,加入政府擔任局長一刻開始,已經決定了投共。羅致光絕對不是唯一一個投共的人。過去多年來背棄理想、出賣同路人的人比比皆是,人人原因不同。有人是因為利慾薰心,有人是因為有痛腳在手。至於羅致光的原因,筆者沒有興趣研究了,希望羅致光不是因為與其他投共者一樣,曾經在雪廠街流淚吧!過去多年來羅致光與泛民主派工會人士合作無間,但在委任副局長的一刻,羅致光眼中只有當年的政敵──工聯會代表,明明職工盟、工黨、街工,甚至是民主黨和民協也可能有適當人選,但他們已經被選擇投共的羅致光忘記了。如果何啟明真的是羅致光委任,而不是被林鄭月娥或者中聯辦欽點的話。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