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美國警暴】《紐時》重組過程 弗洛伊德不足5分鐘至少16次喊「我不能呼吸」


《紐約時報》調查組記者根據目擊者拍攝的片段、保安電視片段,以及官方文件,重組5月25日弗洛伊德(George Floyd )被警員跪壓8分46秒間由生至死的過程。《紐時》這一段長逾九分鐘的重組事件過程影片顯示,手無寸鐵的弗洛伊德被警員壓着頸部時現場有四名警員,而弗洛伊德在少於5分鐘內至少16次喊叫「我不能呼吸」。該報取得的明尼阿波里斯巿警方內部指引,對疑犯施以頸部制壓(Conscious Neck Restraint)時,對方須是「強烈反抗」(actively resisting)。

事件由上周一說起,在明尼蘇達州的明尼阿波里斯巿,46歲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疑被警察膝跪頸部致死。警察濫用暴力觸發全國怒火,民眾大規模上街抗議要求公義。《紐時》說,弗洛伊德在最近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失去在餐館的工作。

對於弗洛伊德之死,《紐時》通過整合店舖閉路電視和旁人拍下的片段、官方記錄文件以及專家意見,仔細重整他在短短8分46秒間由生至死的過程。其間,他在不足5分鐘裏,至少16次痛苦地向警察喊叫「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路人也替他求救,但警察無動於衷,繼續跪着他的頸。《紐時》說,片段顯示,案中警察採取連串違反警局政策的動作,結果造成這次致命事件。

《紐時》重組過程的影片一開始,根據Cup Foods便利店的閉路電視片段顯示,7:57pm(片段時間比實際時間快24分鐘),便利店兩名店員走向泊在對街的藍色SUV車,其中一人上前與坐在司機位的弗洛伊德發生爭執。據店員指,弗洛伊德用20美元偽鈔,從店中買了一包煙。店員要求他交還香煙才能走,但無功而還。4分鐘後,店員報警。

911報案中心記錄文件顯示,警方引述店員說:弗洛伊德「給我們偽鈔」(give us fake bills),我們要他交還煙才能回家,他不肯,「他坐在自己車內,因為他太醉了,並且不能自制(he is awfully drunk and not in control of himself)」。

便利店閉路電視片段顯示,不久,首輛警車載着警察萊恩(Thomas Lane)和庫力(Alexander Kueng)到場,兩人下車走向藍色SUV。幾秒後,萊恩不知甚麼原因拔出手槍,他下令弗洛伊德把雙方放在軚盤上。之後萊恩把槍放回槍袋,與弗洛伊德來來回回19秒後,將他拉出車廂。

泊在藍色SUV後面的車輛錄影片段顯示,萊恩將弗洛伊德雙手銬在身後,之後要他靠牆坐在行人路上。據911報案中心記錄,直至此時,三個重要事實是:一、警察相信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失控的醉漢;二、《紐時》指,「看不到弗洛伊德有粗暴行為」;三、這時,弗洛伊德看來已很痛苦。幾分鐘後,兩警察將弗洛伊德帶回警車,之後見到他跌倒地上。

根據後來對警察沙文(Derek Chauvin,即跪在弗洛伊德頸上的警察)的刑事起訴書,弗洛伊德扭到腳踝跌倒,他拒絕上警車,掙扎期間多次用頭撞警察,又曾對警察說不能呼吸。

8:17pm,這時調查了9分鐘,第三輛警車到場,上面載着警察沙文和杜滔(Tou Thao)。兩名警察都曾多次被投訴,杜滔6次,包括2017年將一名男子推落地及毆打,被控警暴;沙文17次,3次涉及警察開槍,其中一次致命。

Cup Foods閉路電視片段顯示,沙文與弗洛伊德在警車後車廂糾纏,之後不知為何,把他拉出車廂推落地上。這時,弗洛伊德臉朝地伏在行人路上,《紐時》的記者說,不知是什麼原因。

這時,有兩名目擊證人幾乎在同一時間拍攝。第一個的片段顯示,三名警察圍住弗洛伊德,他們是沙文、庫力和萊恩,杜滔站在一旁看着。這是首次清楚可見三名警察用力壓着弗洛伊德的頸、身軀和腳。

8:20pm,首次可聽見弗洛伊德的聲音。他哀求說:「我不能呼吸,老兄。求求你!」(I can't breathe, man. Please), 「我不能呼吸」。他痛苦地呻吟着,直至萊恩叫拍錄的人走開,片段結束。

接下來,據記錄文件,警察用無線電召喚緊急醫療救援:「我們能有二級緊急醫療服務嗎?」(Can we get EMS code 2?)「有人在吐血。」(We got bleeding from the mouth)。之後的部分召喚內容難以聽到,只知緊急醫療救援瞬間就升至三級。

另一個目擊證人從另一角度拍錄的片段顯示,儘管已召喚緊急醫療救援,警員沙文仍繼續跪着弗洛伊德的頸7分鐘,但看不到警員庫力是否仍壓着他的身軀。其間,錄得一名警察和弗洛伊德的對答:

警察問:「你想怎麼樣?」(What do you want?)弗洛伊德答:「我不能呼吸。求求你,膝蓋跪在我頸上。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 Please, the knees in my neck—I can't breathe)。

警察說:「那麼起來上車,老兄。」(Well get up and get in the car, man)。 

弗洛伊德説:「我會。」(I will)。 

警察:「起來上車。」(Get up and get in the car)。

弗洛伊德:「我動彈不得。」(I can't move)。 

警察:「起來上車。」

弗洛伊德大叫:「媽媽⋯⋯」(Mama—)

警察:「起來上車。」

弗洛伊德:「媽媽⋯⋯我不能。」(Mama—I can't.)

在兩名目擊證人的片段中,短短不到5分鐘,弗洛伊德至少說了至少16遍:「我不能呼吸。」

8:25pm,弗洛伊德眼睛閉上,似乎已失去知覺,但沙文依然跪着他的頸。旁人説「現在放開他好了」(Get off him now)。另一人詰問警察「你們搞甚麼鬼」(What's wrong with y'all)。之後有人說「噢,他一動也不動了」(Oh, he is not moving),「他們殺了他嗎?」(Did they kill him?)沙文從褲袋拿出了一支噴劑搖晃。

據醫學和警察專家,警察採取的連串動作違反了警方政策,而在這個案中更是致命的:警察要弗洛伊德臉朝下伏地,並且用力跪着他至少5分鐘,這些動作令他胸腔受壓,根本不能呼吸。而沙文跪着他的頸的動作,很多警局都禁止,明尼阿波里斯巿警方更說明,唯有遇到某人激烈反抗(actively resisting),警察才能跪頸予以制服。

即使召喚了緊急醫療救援,四名警察沒有給弗洛伊德即時施救,沙文繼續跪着他的頸。旁人拿着手機拍錄,一名白人女子和一名非裔男子輪流向杜滔説:

「檢查一下他的脈搏」(Check his pulse)。

「現在就檢查一下」(Check it right now)。 

「那男子不動了,老哥」(The man ain't moved yet, bro)。

根據對警察沙文的起訴書,萊恩曾兩次問沙文「我們應將他翻側身嗎?」(should we roll him on his side?」,他說「不用」。

8:27pm,救䕶車到場,救護人員替弗洛伊德檢查脈搏。沙文繼續跪着他的頸,直至一名救護人員要求,他才鬆開腳。據起訴書指,沙文鬆開腳時是8:27:24pm,至此他已跪着弗洛伊德的頸共8分鐘46秒,而在最後2分鐘53秒,弗洛伊德已毫無反應。

救護人員把弗洛伊洛伊德翻轉抬上擔架,再送上救䕶車。可能由於人群聚集,救䕶車駛離現場,但救䕶人員同時請求消防局提供額外醫療支援。

8:32pm,一輛消防車抵達現場。據消防局就事件的報告,警察告訴消防救援人員不淸楚弗洛伊德在哪裡,這耽誤了消防給醫䕶人員的支援。同時間弗洛伊德心臟病發,消防車用了5分鐘,才能駛至支援救護人員,搶救他。不久,附近一家醫院宣布弗洛伊德死亡,死亡時間是9:25pm。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