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去年六四,我在曼谷


【撰文:AT】

7年前寫了 〈去年六四,我在上海〉 分享上海的經歷,希望喚醒更多香港人發聲行動爭取民主自由。可惜最近幾年香港情況急轉直下,今再分享去年六四的經歷⋯⋯

去年六四,需要到曼谷出差,不能參加六四集會,幸得一位校友,一位上海做生意的好友(甲),特意回港一天參加維園六四晚會。由於人在泰國,心在香港,我叫好友分享/直播當晚情景,一起悼念。我們於微信有一大群,來自香港及上海的校友及各方好友,大都開明,無所不談,包括政治。(其實每年五月,大陸對媒體都監控都好厲害,上篇文章也分享了一二,好多國內各大學校友的微信號及群主都失蹤。)當天晚上,微信基本上照片都不能傳,我好友就聲音直播,上台發言、唱歌等,我如親臨其境。

去年六四30年維園燭光晚會。周滿鏗攝
去年的維園燭海,今年因限聚令的實施,將不再出現。美聯社

第二天,好友飛回上海,我仍在曼谷。到晚上,我另一好友(乙)突然打長途電話來,說好友甲「俾公安捉了,依家唔知於哪派出所」。我好擔心,7年前文章寫的經歷,歷歷在目⋯⋯雖然我運用一些關係嘗試找尋好友甲的下落,都不果。到深夜,好友乙打來說甲暫時安全,有律師保釋。之後幾天大家都回來香港,我們還一起參加6月9日反送中遊行......

怎知道,原來好友甲因為身體原因,保外就醫,但事情仍未解決。當晚審問好友的,是國安人員,「國安」,我相信今日的香港人無人未聽過吧!國安人員一入房,就帶著一叠厚厚文件,紀錄了群內幾萬個對話,逐一惡意審問。最重要的就是六四當晚的留言錄音!過程中,國安人員說這是顛覆國家罪,需要深入調查!

之後大半年,老友甲出入各地拘留所(包括拘留銅鑼灣書店桂民海的地方),當局嘗試以各種的罪行控告他⋯⋯由於事件仍未完結,不能多談。我想表達的,是未有國安法前,一個普通香港人都受到共產黨如此對待。是他、也是你和我。我敢肯定,30多年來香港的六四集會(全球最多華人能夠悼念六四的集會),之後再辦都會是違反國家安全。

香港人,過去幾年香港情況急轉直下,我們只可以做的,就是用盡各樣自己的方法,繼續抗爭吧!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