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說

疫情下安排強制入院更要三思


網絡照片

上星期因工作需要,陪同年過八旬的案主到醫院覆診,原本的計劃,是要安排伯伯到精神科病房接受禁閉治療,到最後因為伯伯堅決拒絕,再加上沒有子女肯孭飛簽同意書,主診醫生以增加藥物為處理方法,期望能夠紓緩伯伯極度抑鬱的狀況。
 
這次的工作體驗,為自己帶來很好的反思。事實上,即使筆者也算得上是身經百戰,然而,在是否送案主入院的問題上,每次都要經過一番的思想掙扎。
 
禁閉式治療事涉案主的人身自由,強制入院更屬違反他們的意願,牴觸「自主自決」這項至關重大的社會工作原則。作為擁抱「人本主義」社工,筆者固然很難像一些行家那樣,高舉「寧枉勿縱」的旗幟,總之「有少少蛛絲馬跡便送咗案主入院先」,以為這樣做便最穩妥,同時兼顧案主與家人的福𧘲。
 
筆者於之前的文章中,已曾多次提及強制入院可能對個人構成的情感傷害。社工或醫護行家們尤其要注意的是,自今年初疫情爆發以來,公立醫院所有病房全部是謝絕探訪。換言之,關在裡面的病人,有一段時間無法與親友接觸。在考慮安排病人入院時,更須小心衡量當中的利弊,想一想入院會否令他們更感孤單寂寞。
 
筆者這次處理的個案中,年老的伯伯因為與家人的爭拗,慨嘆仔女們都不生性,抑鬱的狀況進一步惡化,甚至有厭世的想法。不過,他並沒有具體的自殺方法及計劃,也常常嚷著要討回公道(向仔女們),由此可見求生意志尚在。
 
令筆者及社康護士更關注的,反而是他與同住女婿之間的積怨,之前曾發生過幾次肢體衝突,以伯伯的年紀與身體狀況,每次衝突都存在傷亡風險。另一方面,女兒似乎未能為伯伯作出穩妥的照顧,從家訪中發現,後者未有依照醫生的指示服食情緒藥物。
 
筆者與社康護士的盤算,是讓伯伯入院「校藥」,希望藥物可協助他改善情緒;另一方面,與女婿分開也可暫保伯伯的安全。入院後,筆者也可與駐院社工商討安排後續的照顧方案,同一時間解決照顧不足的問題。

事後回想,動粗的不是伯伯,要他入院避開女婿確是說不過去。雖然,我們同樣找不到一個方法,強制女婿離開處所,或確保伯伯依足醫生的處方服藥。
 
坦白說,當醫生最終無強迫案主入院,筆者也舒一口氣,因筆者也無法想像,要伯伯跟外間隔絕一段時間,他會否感到更抑鬱,覺得被遺棄。(在沒有疫情的日子,筆者與伯伯的家人尚可經常到醫院探望他)當然,伯伯繼續留在家中,我們便得加一把勁,更緊密的跟進他們一家的狀況,減少家暴的風險。如此一來,工作量難免是增加了。
 
本專欄逢星期三更新。如想了解更多有關精神健康的故事或資訊,歡迎到壹元坊面書專頁瀏覽 。 

延伸閱讀:

強制入院「後遺症」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