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新聞 Logo
眾新聞 CitizenNews
眾聞

包致金:今日獨排眾議 放眼他日糾正過錯


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包致金(Kemal Bokhary)廣為法律界稱許,是香港其中一名最開明及重視人權的法官。有人戲稱叫他「包拗頸」,原因是包致金時與多數法官持不同看法,頒布異議裁決(dissenting judgement),有時公眾關注他的裁決,甚於多數裁決本身。

包致金接受眾新聞書面訪問時說,從未對少數意見感到挫敗或灰心,因為「異議裁決從來放眼未來」(Dissents look to the future)。

相關新聞:
包致金:法治風暴全面爆發 法庭以良知維護人權自由

Dissents look to the future, says leading judge Kemal Bokhary

包致金2004年出席港大講座,旁為時任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港大法律學院圖片

巴基斯坦裔的包致金1947年在香港出世,父親Daud Bokhary當時隨英屬印度自由軍來港,首先在九龍倉工作,其後創立經紀行。包致金先在聖芳濟書院就讀,其後轉至英皇佐治五世學校,其後往英國接受法律教育,1970年及1971年分別在英國及香港取得大律師資格。

包致金執業期間,與當時私人執業、回歸後首任終院大法官李國能同在張奧偉大律師事務所( Sir Oswald Cheung QC's chambers)同一個辦公室內共事,兩人曾是庭上對手,包致金擔任法官後,也曾主理過當時私人執業的李國能的案件。在同一事務所,包官遇上當時學徒面試的太太鍾倩薇,後者如今是高等法院原訟庭法官,兩人育有三女及七個孫兒。

執業十三年後,包致金在1983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他1987年成為高等法院暫委法官,當時他太太已加入成為裁判官。1989年,包致金再獲當時首席大法官楊鐵樑邀請擔任高等法院法官,1993年獲委任為上訴庭法官,1997年成為主權移交後的終審法院常任法官,至2012年退休改任非常任法官。

包致金2012年卸任後出版六本著作,如今計劃出版第七本繪本,沿用鱷魚作為主角,取名The Constitutional Crocodile,以香港及外地憲法為主題。圖為他去年1月出版繪本著作。眾新聞資料圖片
 

包致金家族中有多人投身法律界,表表者是其表兄、行政會議前召集人夏佳理(Ronald Arculli)。包官說他之所以選修法律,其一是親戚樹立榜樣,其二,則是從歷史課中意識到法庭對憲法案件的審理,可對社會產生的影響。

包官最喜愛的案例也同出一徹。他說,最喜愛美國法院1803年Marbury v Madison(馬伯利 訴 麥迪遜案),訂明法庭廢除不合憲法律的職責。當時首席大法官馬歇爾(John Marshall)案中確立法院有權宣告國會通過法律違憲,法院也有裁斷憲法最高地位,確立三權分立制度。

包致金在過去的訪問中提及,在英國求學時期,經常到倫敦旁聽以創造性及言詞尖銳判詞見稱的英國當代法學家、上訴庭大法官丹寧男爵(Lord Denning)。

包致金或許正是沿襲丹寧的開明及前瞻性法律思考,頒下的異議判詞份量不亞於主體判詞。

包致金(後排中)與李國能曾在同一個大律師事務所工作,包致金形容李國能工作全情投入、非常能幹,是不把工作做完不休息的人。終審法院圖片
 

港大2012年向頒授榮譽法學博士給包致金,當時法律學院老教授Michael Wilkinson(現已故)形容,包官在終院十五年間,處理95%上訴案件,比任何法官都多,發表的異議判詞同樣比任何人都多。

在2011年「剛果金」案,主流三名法官認為案件屬外交範疇建議提請人大釋法,包官與另一名非常任法官馬天敏(John Mortimer)認為人大釋法並不必要,包官在判詞中強調案件可在普通法下本港法庭獨立處理,「完全不涉及人大釋法」。

雖然當時政府及親北京陣營指香港法庭處理豁免權,會損害中國主權,包致金說法庭慎重考慮類似關注,但「司法獨立及法治同樣要認真看待」。

他在判詞中說:「法律從來不是威脅、反而是服務主權。如果一方面視作(對國家)有任何威脅甚至傷害,另一方面,這正好是清晰且可貴展示一國兩制原則的生命力,中國——包括大陸及香港值得引以為傲。」( The law never threatens, rather does it always serve, Chinese sovereignty. And if some embarrassment or even some prejudice be seen as one side of it, the other side would be a clear and valuable demonstration of the vitality of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principle. It is a principle in which China, both the Mainland and Hong Kong, can take pride.)

2002年,長毛梁國雄、學聯前正副秘書長馮家強及盧偉明等到遮打花園遊行至灣仔警察總部案,遭警方指他們違反《公安條例》未經批准集結。

2005年終審法院駁回上訴,指遊行前事先通知警方的要求合憲。包致金認為雖然通知警方的要求無可厚非,但警務處處長對集會及遊行前施加限制,以及倘若違反限制有刑事後果,則屬不合憲。包官當時指出,警方引用《公安條例》無說明清楚什麼情況施加條件(leave them at large)。

對包官來說,其中一個最深刻印象的異議裁決,是涉及居留權爭議的談雅然案。2001年,終審法院大比數判港人在內地領養的兒童談雅然沒有居港權,包致金是當時五名法官中,唯一判談雅然應獲居港權。

他在判詞分析,《基本法》24(3)條「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可解讀為包含領養父母妻女關係,同時可保障家庭團聚。

談雅然後來獲入境處酌情容許在港居留,並在港大法律學院畢業,現投身保護動物的工作。

回憶起該案,包致金對自己觀點未成為多數裁決感到特別傷感,但強調自己從未因為少數意見而感到挫敗或灰心,反而會正面地思考,他形容作為異議裁決從來都是面向未來。

「今日過錯,即使明日不糾正過來,他日——可能是人的一生期間或超越一生,仍會糾正過來的。」( Today's wrongs, even if not put right tomorrow, may well be put right on the day after tomorrow - perhaps within, or perhaps beyond, one's own lifetime. )
包致金2004年演講,終審法院多名法官罕有齊集,也包括當時仍是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馬道立(右二)。



請加入成為眾新聞的月費訂戶,長期支持我們的工作。所有訂戶都可以收到我們的「每周時事」通訊 。

月費訂戶網址:hkcnews.com/aboutus/#subscribe